江泽民集团残害法轮功学员纪实:惨无人道的性虐待(二)
 
2001-6-25
 
【人民报消息】编者按:读者朋友,当您看到以下每一个邪恶之徒的罪行时请发正念,法轮功学员们请背诵两个口诀至少三遍。

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使用强奸和性污辱来摧残女性法轮功学员。在全国各地的公安拘留所、劳教所及政府办公室等等地方,江泽民豢养的邪恶之徒,用电棍电、毒打、凌辱、脚镣手铐来对待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威逼学员服从它们的淫威,还采用牲畜不如的下流手段虐待法轮功女学员。

石家庄劳教所

石家庄劳教所打学员嘴巴子、对学员拳打脚踢是每天常有的事,还采用往嘴里塞牙膏、卫生巾、香皂、辣椒、用吐了痰的卫生纸等邪恶行径,学员的嘴都被弄烂了,对女学员还采用抠乳房、阴部、用脚踢肛门及下部等等极其下流的手段摧残。

北京海淀区看守所

在北京海淀区看守所里,一名湖南学员小韩,36岁,被警察骑在身上打,打得她在地上翻滚,浑身青一块,紫一块,警察还对她肆意侮辱,耍流氓;一名黑龙江双城女学员赵xx,46岁,被三名警察拿电棍电了三个多小时,把她电昏过去了才住手,嘴里还说:“你就是年岁大了,不然就给你送进男牢。”

北京朝阳分局第二看守所

北京朝阳分局第二看守所里,毫无人性的管教们指使刑事犯体罚学员,让她们光脚蹲在水泥地上,有的同修来例假都不许穿内裤,学员稍有不从,管教们和刑事犯就立刻毒打,特别邪恶的是他们强行把女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绑在用木板钉的十字架上,一动也动不了,大小便都不允许下来,将裤子全部脱到膝盖以下。这些被绑的法轮功女弟子有的来了例假,血直往下流,警察也不管,有些不知羞耻的男警察还在这些女学员身边旁若无人地走来走去。

北京宣武区看守所

北京宣武区看守所,那里的管教人员惨无人道,恶警把法轮功女学员放在一块木板上,小腹部上边再放一块木板,四个人站到木板上猛踩,被踩的人当时血和尿都流出来了,内脏就被踩坏了。一个未婚女学员被踩昏醒来后还是不说地址,他们就把她的衣服扒光,四名恶警也脱光衣服要轮奸她,女学员被逼无奈说出了姓名和地址。

北京密云县公安局

2000年12月24日下午一时半左右,北京密云县公安局办公室、交通大队和刑警大队某办公室都成了“临时刑讯室”,恶警大发淫威。由于该局已有四名毒打法轮功学员的警察暴死,现在雇用社会流氓恶棍来毒打学员。一个60多岁的男学员,竟被他们连续打了100多个耳光。之后又由四个人踩住他的手脚,由另两个人用警棍毒打,并长达三个小时,有8名法轮功男学员遭到此等凌虐。对法轮功女学员则竭尽毒打、凌辱,有一个女学员被三个恶棍同时毒打,嘴角鲜血直流,之后又让该弟子撅起屁股,用警棍狠打屁股,该学员被打得遍体鳞伤。还有的女学员被他们狠打阴部,使其粪便都拉了一裤子;有的女学员被他们狠踩腹部,把尿都踩了出来。这帮流氓对一个法轮功女学员说:“你知道不,日本人进入东北是怎么对待你们女人的吗?”一边说着一边就抓该女弟子的衣裤欲行奸污,在法轮功学员的严斥下才住手。


山东临沂乡干部的邪恶流氓行径

临沂沂南县某乡一位36岁的法轮功女学员,因修炼法轮功被乡里派出所及乡干部抓到乡办公室进行刑讯。其中一男青年逼她脱光衣服,说要搜查电话本,不脱就打。女学员为了证明身上没有什么,只得违心地脱去所有衣服。谁知恶棍们搜身是假,用流氓手段整人是真。当该学员脱去所有衣物时,那个逼其脱衣物的首恶分子,便将刚冲完电的电棍对着她的阴道戳去,电得她跌倒在地,恶棍继续电,学员疼的在地上打滚,痛苦叫喊。恶棍气急败坏地说:你再喊我就把电棍捅进去。学员昏过去后,几个恶人走出去休息,有一个恶棍留下,在学员的身后用生殖器触其下身,学员及时惊觉,败类的恶行未得逞。
第二天天明前,该法轮功学员逃出来到县政府去哭诉,县领导非但不问青红皂白,反而打电话叫乡里派拖拉机拉走,继续折磨。


来自河北第一劳教所的血泪控诉

河北第一劳教所利用犯人折磨法轮功学员,打人者却被立功和减刑8个月。2000年10至12月间,犯人皮素侠常常施展其脚上功夫,专踢学员的要害部位,踢王玉华胸部使其差点昏过去,踢邱丽英胸口一脚连一脚,使她趴地不起,踢段晶晶阴部,使她阴部肿痛,好长时间小解困难。有一次,皮素侠把一名学员打得承受不住,写了保证,她觉得这招挺灵,想让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过一遍,第二天她还把杨凤琴绑起来,照阴部踢了几脚后,又给扒掉裤子,按倒,让犯人李竣青用带铁头的皮带抽她的臀部,抽了几十下,一个小队长查班,见此情景,吓得尖叫一声,捂着嘴跑掉了。这个邪恶的皮素侠受到减刑三个月的奖励。


北京延庆县看守所

2001年1月2日看守所的恶警对学员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一位法轮功女弟子70多岁,被恶警强行拖到院子里进行殴打,拳脚相加,用警棍击打她的头部,见她还是不说就用电棍电她的阴部等要害处。当时她就被打得脸变了形,脸腮和嘴唇严重臃肿,烧起了四个大泡,身上大面积皮肤都变成了黑色。一位40岁左右的女法轮功学员被毫无人性的恶警折磨得面目皆非,其状惨不忍睹。恶警强迫她脱去外衣只穿着内衣,脱去鞋子,在寒冬腊月,滴水成冰的时候,让她在外边站了近两个小时,从头顶上往她的内衣里灌凉水,对她拳打脚踢,用烟头烧她的脸,把燃烧的烟头塞进她鼻孔里,又用电棍电她的全身,还向她做着猥亵不堪的流氓动作。


天安门公安分局

2000年12月11日,一女学员在北京上访被抓,关进了天安门公安分局地下室的铁笼子里,警察们打骂、搜身,把钱全搜了去,被强行押到了北京大兴县金星派出所。十几个警察采取疲劳战术,对她一人轮番轰炸,威逼利诱逼说出姓名、地址。到晚上他们就三个人一班,三班轮换看着,不准她睡觉。还强迫她脱掉衣服,关到外面冻着。学员刚一闭眼,他们就用电棒猛敲铁门,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警察还不准去厕所,告诉他们憋不住了,警察就气急败坏、骂声连天,强行把她推进了男牢里,还下流地说:“看着你尿,看你尿得出来尿不出来。”还有一个姓吴的警察,竟无耻地谎称他也炼过法轮功,对着这个55岁的老太太说了很多侮辱女性的淫秽下流话。


北京警察当街毒打并强奸法轮功女学员

一位法轮功女学员的自述:

2001年5月14日晚上9点多钟,我一个人沿大北窑至永安里护城河粘贴法轮功真相传单时,被一个巡逻的恶警(他当时穿着便衣)截住了,他声称自己是警察,说着亮了一下他的工作证,要带我去派出所。我给他讲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他根本不听,反而说:“上边有令,抓住法轮功的人,往死里打!”其实这个警察是个十足的流氓,他借搜身之际,竟邪恶地摸我的下身。我不从恶警,挣脱着往马路上跑,恶警随后骑自行车追上来,没头没脸地用胶皮棍狠狠地乱打。我没有还手,只是给他讲:“法轮功叫人重德向善,我们都不是坏人……”,他却打得更疯狂了。我强忍着剧痛,劝他,“你不要这样对待炼法轮功的人,我们讲‘真、善、忍’,这是宇宙的理,你作恶是要报应的。”恶警善恶不分,耀武扬威地说:“上面讲了,抓住法轮功不能放过,(我今天)要么(把你)打死扔护城河里,要么送派出所!”我一直没有仇恨,总是劝善。面对这个流氓恶棍,我想逃出魔掌,但是一直没有成功。

这个恶警30多岁,1米65左右,很有力气,他残暴地打了我一个多小时,把我打得奄奄一息。这期间也有十几个路人过来围观,这个恶警就叫嚷:“她是法轮功,是现行反革命,打死白打!”路人没有一个敢停留,急急忙忙地躲开了。

我曾听警察说,“江泽民有令,打死炼法轮功的人白打,算自杀。”我当时还不敢相信。从我今天的情况来看,这竟是残酷的事实,真是比黑社会还黑!

最后我被打倒在地难以爬起,门牙被打掉了两颗,头部多处被击伤,浑身肿胀发紫,骨头像散了架一样,但这个恶警竟然兽性大发,又朝我右耳及太阳穴处猛击一棍,将我打昏,在我昏迷的时候,这个禽兽不如的恶徒竟然将我拖到桥下,撕开我的裤子,将我强奸。而后更全无人性地把胶皮棍猛劲插入我的阴道里,他却骑到我身上。等我缓过点劲,能喊出声的时候,我竭力地呼喊:“救人哪!抓流氓!”这个恶徒却仍有恃无恐。直到我声明要去派出所告他,他才慌了,丢下我骑车逃跑了。


北京宣武区公安分局

一法轮功女学员的自述:

2001年元月1日上午11点左右我到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刚一进入广场就被一女警察拦住,第二天上午9:30我们被强行送到宣武区公安分局,门口操场上已蹲着很多学员。他们要我也蹲下,一个女警察见我不理睬,用脚踢我叫我蹲下,我想我不是犯人,就不配合他们。他们就扑上来四五个人强拉我去提审,快到预审科门口时,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四、五个人拉着我往科里一推,又有五、六个人象恶狼一般扑上来,一个抓住我的双手反扭到身后,其余的拳打脚踢,这时我被他们打倒在地,他们用脚踢我的头,踩我的胸,又踢我的背,拳脚雨点般落到我身上,最后打得我不能动弹,也没力气吱声。

两个穿制服的警察叫我站起来,问我:“你是从哪儿来的?”,我都没说,又问:“你来这里干什么?”我说:“证实法。”我讲地方话他们听不懂,以为我在骂他们,立即威胁说,要吊我,脱光衣服打,还要判几年刑,这一次提审持续到中午。接着他们拉我到外面操场上,只见有四五个全身布满白色泡沫的功友特别显眼,听说是被邪恶的警察用灭火器喷成这样的。中午他们吃完饭后,一个叫阿龙的穿便服的人把我带到11科,有个人(看象个负责人)问我有无身份证及其他证件,我讲我身上只有一些钱。没多久,那个叫阿龙的抓住我在走廊里与另一个警察要搜我的身,我坚决不肯,并说你们怎么能随便搜女人身呢,我已经被你们搜过身了。他们不肯罢休,叫我自己脱,我不肯,那两个邪恶警察在走廊上动手就要脱我衣服,还说我一定是南方人,南方人就怕脱衣服。由于我双手紧紧抱在一起,他们没能得逞,便恼羞成怒,抓住我的裤腰带,拎起我转了两圈。在此同时,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随后强拉我到一墙角,拿起垃圾砸我的头。砸完后,他们又把我往第六室带,当经过第六室旁边的厕所时,我看到一男功友被扒得只剩裤头,一邪恶警察正用冷水从头往下淋。警察抓着我的衣服,把我往第六室推,并邪恶地说:“把那淋水的男的带进来,扒光了让你们炼功的对看。”

后来在会议室他们又威逼我脱衣服,我对他们讲:“你家里也有妻子儿女,你要给他们留一点福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国家法律现在虽然不惩罚你们,可天理不容,你们也得给自己一个生命摆放位置的地方。”听完这番话,他们好大一会儿没吱声。

随后阿龙又把我带到外面对我讲不要太硬了,我们这里打死人不负责任,又威胁要扔到男牢房里。见我不动心,又威胁要脱光我的衣服扔到男牢房里强奸。他说:“你好好想一想吧”,然后让我独自站在走廊里,他自己走了。

我在走廊站了一会儿,一个穿便衣的把我领到一间办公室里面。有三个穿便衣的,其中有阿龙。他们问我说不说姓名、住址,不说就脱光衣服,边说边卷起袖子。我坐在地上不理他们,恶徒们动手脱我的鞋,用电棍击我的脚心,看老大一会儿不起作用,又取冷水来淋在脚上,再用电棍电击,看还不起作用,又脱我的另一只鞋,我使劲反抗,嘴里反复喊“法轮大法好”、“清除邪恶”、“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恶徒们用拖地布捆住我的嘴,我还要喊,他们又找来剪刀剪我的衣服、裤腰带,并准备脱我的裤子,有的抓住我的手,有的按住我,另两个往下脱裤子,此时我感觉裤子已脱到大腿,羞辱使我想到撞墙,转念一想,自杀也有罪啊,不行,那遭到侮辱怎么办。此时一个念头在心里升起,连死都不怕的人还怕羞辱吗?最后他们停手不脱了,说:“李洪志收的这个徒弟真行,不错,今天就这个最硬,不审了,去吧,我们没办法”。在路上还说要把我放进男牢房。

后来,他们把我关到宣武区公安分局看守所,给我的编号是0102131。进到牢房管教吩咐牢头“好好关照”,说我今天“太硬”。于是警匪配合默契,对我又一顿饱打。在被关押15天期间,我坚持绝食,出现呕吐,量血压,最后发现心脏有问题,我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他们认为我活不了了,才放人。

在江泽民为首的流氓中共的指挥下,全国各地的恶警已经失去人性,丧尽天良。这样的党是地地道道的流氓党,这样的国家是彻彻底底的流氓国家,这样的恶警是完完全全的魔鬼转世。对它们有一丝半毫的手软都是对人民的犯罪,只有发正念,除邪恶,让它们现世现报!现世现报!!现世现报!!!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