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不慎渾身瘡包 驅車追捕一命黃泉
 
2001-5-19
 
【人民報消息】我以前曾是一個不相信法輪功的人。今年2月份有一個同志的父親去世,去火葬場火化。回來的路上,看到路邊的樹上掛著紅布上面寫的字:「法輪大法好」。我看見了就跟車上的人說:「現在這個時候了還相信這個,國家都取締了,我才不相信呢」。因為那個環境,車上的人沒人吱聲。我又說:「要讓我相信除非我腦袋長包,臉上長瘡,身上長包,這樣我才相信法輪功是真的。」我連說了兩遍。說著話,車就到了下葬的地方。車停住了,我第一個先下車。車門打開了,我剛把頭伸出去,車門就彈回來了,正好我的頭撞在車門上,當時把我的頭給撞昏了,我趴在車門邊半天才下車。回來的路上我一摸頭,上邊長出個大包來。

回到家,我是滿身長包,渾身刺癢。我愛人問我:你去火葬場帶回什麼好東西,怎麼帶回來滿身是包。我說我可能在車上說法輪功不好遭報應了。第二天我的臉開始浮腫。我去了醫院,大夫問我怎麼得的,我就把我車上的話向他說了一遍。大夫笑了笑沒吱聲。

我回到家,就找到同事的家屬說:給我一本《轉法輪》,我也學法輪大法。我看了三天《轉法輪》,我想這本書真好,不象國家說的。大法叫人做好人,做事先想到別人。

又過了幾天,又一個同事的家屬去世了,我又去了火葬場。下車後,我看見火葬場都是警察,我想警察怎麼上火葬場抓人來了,好奇地走了過去。我問了第一堆警察沒人告訴我。我又問了第二堆警察,我問你們這發生什麼事了。其中有一個警察說:我們是盤錦來的警察,去北京抓法輪功學員去了,走到錦州南102國道上,四個車軲轆全飛了,四個警察當時就死於非命。因盤錦太遠,沒辦法,所以就在錦州火化了。當時我就說一句"現世現報",那個警察說我是精神病。我回來後跟家人講,他們說:「你為什麼不把你的帽子摘下來讓他們看看你頭上的包。」

木禾 2001年3月27日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