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集团残害法轮功学员纪实:惨无人道的性虐待
 
2001-6-23
 
【人民报消息】北京麦子地附近的公安分局看守所关押着上千的法轮功学员,公安人员严刑拷打,强行逼迫学员接受“转化”,写骂法轮功及创始人的“悔过”书,利用各种毒辣手段对待坚定的学员,每天都可听到看守所折磨学员的叫骂声。对待年纪大的妇女,看守把老太太的衣服扒光、手脚捆上放在外面冷冻,上刑毒打。对待不转化的未婚女子,看守把女弟子衣服全扒光,手脚绑上,放在外面冷冻,用烟头烧烫女弟子的阴部,惨不忍睹。

济南女子劳教所四个队长经常非人折磨被关的学员,虐待的花样不一而足,例如把她们的手脚从体后绑住,把头按在床上且压上枕头,大热天再盖上被子,只要发现学员有炼功迹象,四位恶徒就会提起八条电棍向她们扑来动刑,直到把八条电棍的电放完为止,十九岁的青岛大学女学生陈丽丽(音),上访被校方除名,后被送此劳教,陈丽丽的两条胳膊被电烂了,在炎热的夏天起满了水泡,可是那几个丧失人性的队长不肯罢手,把她的前胸电烂了。

石家庄南高基大街8号院的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恶警耿行军带领一帮由小偷、流氓、吸毒犯、诈骗犯等劳教犯组成的妖魔班,只要学员背经文、炼功, 他们就蜂拥而至,随即魔性发作,揪头发、扇耳光、用脚踹、拧、掐、撅、扭等,简直成为女魔们天天必用的家常便饭。个别女魔无恶不做,治人的招数连连升级。女犯陈瑞芹、陈容厚颜无耻地掐学员胸部、阴部,用脚踹下身要害部。女犯中最狠毒的恶棍季艺霞手拎一根棍子冲学员乔xx凶吼:“强奸她!强奸她!”

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使用强奸和性污辱来摧残女性法轮功学员。最臭名昭著的一个例子就是发生在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的虐待。马三家劳教所的管理机构经常使用强奸,强奸威胁,电击和性虐待来对付女性法轮功学员。18位女性修炼者被剥光衣服,投入男犯牢房,受到任意的强奸和污辱。


河北学员姐妹的狱中遭遇

河北王姓学员,女,30岁左右,2000年2月份因传看法轮功资料,被警察跟踪至家并逮捕。其姐姐(学员),半年前的一天,在家正干活,一片警过去问她:你对法轮功有何认识?其姐姐说:法轮大法好……。片警说:那好吧,跟我们走一趟。就这样,只因给大法说几句公道话,其姐姐也遭到当地公安的非法逮捕,一关就是半年。姐俩在狱中相见。

关押期间,王姓姐妹遭警察多次毒打,用电棍将其电得浑身多处留下伤疤。有一次,一男警察当着王姓姐姐的面,用电棍电王姓妹妹的阴部,电完之后,警察问其姐姐:我电你妹妹,你有何想法?其姐姐义正严辞的说:你们卑鄙无耻!


河北三河市严菊英被公安迫害的经过

2000年10月6日,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道桥公司法轮功学员严菊英到北京天安门上访,当天被从北京接回燕郊。刚到燕郊公安分局后院没等下车,分队长杨希忠就对她进行拳打脚踢,揪着头发往脸上打嘴巴,用脚猛踢小严下身部位。然后又用手抓住小严后背裤腰带,把小严举在空中往地上猛摔。几分钟后又把她拖到二楼的一个房间里对她进行更惨无人道的折磨。

首先要小严跪在地板上,用木棒往其臀部猛击数百下,臀部肿起有两寸高,像茄子一样,青紫青紫的。然后恶警杨希忠用皮鞭往小严身上抽打无数下,又用电棍电击全身,整个身体被打得体无完肤,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地方。接着杨用一只手揪头发,另外一只手拿拖鞋往小严脸上猛打,嘴被电棍电的肿起老高,脸被打得完全变形了。杨的手打累了,用脚踩小严的脚后跟,往小严脸上吐唾沫。

最后,杨威胁说要用开水浇小严,要小严脱衣服。小严坚决不脱。杨恶狠狠地说:“你不脱,我找几个民工,不管老头、年轻的来强奸你。”

小严说:“你这是流氓行为,作为公安执法人员,给政府抹黑。”杨毫不在乎地说:“抹黑怎么啦?”然后强行用手摸小严下身部位。

当时小严被折磨得死去活来。


北京石景山恶警的禽兽行径天理难容

我是2000年12月去北京天安门正法,在天安门广场喊出“法轮大法好”时,当场被暴打,之后被送北京石景山看守所。由于我们不配合邪恶,不报自己的姓名、住址。恶警们就对我们动用各种酷刑,不论男女老少,学员们被折磨的的惨不忍睹。有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女学员,长得非常漂亮,被用刑折磨后,男恶警们还扒光她的衣服把她四肢都分别绑上,然后给她拍裸体照,照后拿着照片给她看,骂她,并扬言把照片拿给世人看……


北京市宣武公安分局兽性残害女学员

北京市公安局宣武分局2001年1月2日至2月8日连续上演了一幕幕残害女法轮功学员的兽行。1月2日,六名男警连续三、四个小时地毒打一不说姓名地址的女学员。警察用皮鞋猛踢她的胸口、阴部。后来竟灭绝人性地把她拉到一男学员面前,要当面脱掉这位男学员的裤子。为了女同修不被侮辱,这位男学员被迫说出了自己的姓名地址。

有一女学员夜间被提审,三名男警察锁上房门,强行扒掉她的衣服,只剩下乳罩,并用最下流的语言侮辱。还威胁说:再不说,扒光衣服投入男号去,把你整死。其中一名警察的警号是028834。

正月初二,警号为028851、028844的警察和一名名叫张斌(音)的警察提审一女学员。他们将她双手反铐坐飞机,先用剪刀剪她头发,又用打火机烧她头发。恶警还用脚猛踢她的胸口、下腹及阴部。叫张斌的一边打一边叫:你没来例假吧?今天给你踢出来,或者拉到男监去,叫犯人给你捅出来。

还有一名姓刘的狱医,极其邪恶,灌食时故意将管子在学员体内拉来拉去,增加痛苦。有的学员不配合用头撞墙,他就揪住头发使劲往墙上撞。手里还拿着死亡通知书叫学员看,嘴里说:死了没事,拉出去扔了就算了。

还有一恶警专门以扒女学员的衣服为乐事,警号为028865。


山东平度市乡政府及派出所的恶行

2000年腊月初九晚上11点左右,平度市两目祝沟乡政府及派出所开始疯狂抓捕学员,他们有的把门砸碎,有的翻墙进去,不管学员穿不穿衣服都强行抓走,共抓十余名学员其中有两名已不炼的,先拉到派出所打完后再集中在乡农机站进行残酷迫害十几天。这些败类用烧红的煤烙学员的脸,把学员绑着,只让穿一件秋衣裤赤脚站在冰雪上再浇上盆冰水,学员脚上的肌肉被冻伤,半月后才能下地走路。

恶徒用煤铣、木板打学员的脸,被打得脸血肉模糊,脸严重变形,用煤钩钩打学员后背和脖子,把学员绑着打倒后用脚踢脸,只要坚定说炼的学员就天天被打、被冻。乡政府干部穆春扬在打学员之前说:"我'阎王爷'又来了。便开始毒打学员并在众人面前污辱女学员,并和一姓潘的毒打一女学员的前胸及乳房,姓潘的用火钩钩学员的阴部。

一政府官员说:"只要你们不炼法轮功,男的去杀人放火,拦路抢劫,女的去卖身都行,政府不管,炼功就不行。" 一工委主席对学员说:"认认我,我姓王,我黑道白道有的是人,我叫你死在哪儿你就死在哪儿,你信不信。"


湖北荆州流氓警察折磨学员扬先凤致残

荆州沙市学员扬先凤、女,于2001年3月在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恶警抓到朝阳派出所。他们把她铐在窗栏上并不断毒打她,逼她交代真相资料的来源。到了晚上,其中一个恶警竟叫来一个妓女,在她面前干着那苟且的邪恶勾当,并逼迫扬先凤看。扬先凤紧闭双眼不去看这恶心的丑恶勾当,流氓恶警就打她,逼她看。

扬先凤坚决不从,又被流氓恶警用被子包起来推倒在地,被他们用铁棍打、踩在她身上跳,当即把她脊柱骨踩断。恶警竟扬言“上面说了,打死算自杀”。扬先凤被送进沙市第一科看守所。看守所恶警把她的右臂扭断,在她痛昏过去的时候,恶警竟又用辣椒水往扬先凤的眼睛里淋、把燃着的烟头塞进她的鼻孔,致使扬先凤的眼睛被弄残。

请立即告诉学员们是有神通的,用神通除恶!不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