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書記大保玩小姐養情婦者 中共性亂踏入新階段 (圖)
 
2001年12月9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中共最近傳出新論調:包二奶同貪腐是兩碼事。 此話聽起來十分耳熟。仔細一想,找到出處了。文革初期,解放軍總後勤部部長邱會作,因利用其管轄軍隊醫院之便,誘姦了無數小護士,被司機揭發。造反派在鬥爭會上動了武鬥。在他的腿快被打折的一刻,葉羣出來,出示林副主席的指示,將邱解脫。

幾天之後,林彪在一次會議上說:鑑別幹部好壞的標準,主要看他是否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他偷雞摸狗,但他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仍是好乾部。

這恐怕是中共歷史上首次爲幹部搞小姐、養情婦作出的公開權威辯護了。

中共性史的濫、亂現象雖早已存在,但都包著裹著。公開場合都是以正人君子的面孔,施以正言厲色的批判。最典型的是毛澤東在延安羣衆大會上痛斥國民黨有的官員養「小老婆竟有七、八個之多。」 在那種環境 ,中共在這方面的問題的確較少。入城之後,大批幹部掀起棄舊娶新的改組家庭熱潮,也算合法。但偷雞摸狗越來越多了。葉劍英號稱「花帥」;高崗搞女人,位居榜首;毛澤東的特製大床的用途,只宣傳放了很多書籍,其實也放了很多女人。

發展到最近,成績已經是更加卓然可觀了。但當我們說到陳希同有情婦,成克傑有情婦,胡常清有情婦,中共會說:這種現象是個別的,少數的,是支流不是主流,是一個手指和九個手指的關係,如此等等。還會倒打一耙,把提問題的人說成別有用心。

最近的發展說明,中共官員養情婦的狀況,已由量變引爆質變。其標誌可以從三個方面看。

第一是江澤民、曾慶紅等爲保住親信,穩住幫派陣腳,已經像江湖術士一樣,把貪腐標準說「活」,爲養情婦的人提供了鋼鐵擋箭牌。江在北戴河對各省、市委書記、紀委書記說:「根據準則和政策,該要打擊的就要打擊,手不能軟;該挽救的就要挽救,給條出路,改正重新做人;該要保的,能保的,還是要保,不要怕外界誹謗、外界攻擊。」話說得雖圓滑,會聽的一下子就體會到其中的「末端重量」修辭法,關鍵在「保」上。江具體提出九種人要保,頭兩種優先要保的人是:「一、在政治上、路線上、方針政策上能同中央保持一致的;二、在地方、部門不搞拉幫結私、不搞小山頭、不搞宗派活動的」,這就是說,只要高舉江澤民偉大紅旗,其他貪啦,腐啦,養情婦啦,都是小問題。正是在這種林彪「偷雞摸狗小節論」的再版發行中,中央書記處、中紀委、中組部一次就覈定省、部級幹部四十多人要保;副部級、正廳級幹部一百七十多人要保。

第二是廣度、深度的驚人突變。假如說我們過去列舉若干高官養情婦的例子,算是邏輯上的「個別枚舉」法,中共專制制度的辯護士們仍可嘴硬的話,現在呢,中共官方「檢察日報」披露,廣州、深圳、珠海三市102宗貪污受賄案件的涉案官員,100%都包養著情婦!被老百姓稱作「延安第一貪」的延安油礦管理局下屬公司副總經理鄭大平包養情婦38名。當初毛澤東說敵方官員的小老婆竟有七、八個,他是坐井觀天啦!

第三是腐蝕人心的毒菌在社會上傳播的驚人強度。可以說,這種毒菌不是炭疽,卻勝過炭疽。南京奶業集團原總經理金維芝說:「像我這樣級別的領導幹部,誰沒有幾個情人?這不僅是生理的需要,更是身份的象徵,否則,別人會打心眼兒 瞧不起你。這對我們來說,都是小問題。」我佩服此人堪稱痛快人說痛快話,比江澤民坦率多多了!

這三條是玩小姐、養情婦的大勢、大局的成型,也已經在社會上造成了某種麻痹局面,削弱了正義的抵制力量。反過來,抵制力量的削弱又助長了養情婦以及整個貪腐局面的擴展和惡化。惡性循環,伸展不已。這就怪不得南京(哈,又是南京)市政公用局局長朱自強等人在夜總會拉了四個小姐進入包廂非禮,適逢警察干預時,其中的自來水公司辦公室主任陳旭大怒道:「我們要玩小姐,關你警察屁事!你們這樣的小民警,我隨時可以將你的警服剝下來!」他說得太對了,玩小姐,養情婦,並不影響「和黨中央保持一致」,江澤民都不會管,關你警察屁事!據說,在某次國際花卉博覽會上有人點着要玩18歲的小姐,二十歲的都嫌老了,黨的總書記都在幹玩小姐、養情婦的事,警察又敢管誰?!


 
分享:
 
人氣:22,101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