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來稿:我的文章是被羅幹氣出來的!
 
小人物
 
2001-12-18
 
【人民報消息】最近,新華社和人民日報以及大陸所有媒體都在黨的領導下,鋪天蓋地的翻炒著兩個血案,一個是11月25日發生在北京的傅怡彬弒父殺妻砍母案,一個是海南邱德豐砍死親叔叔案。之所以翻炒這兩個血案,原因是報上電視上說兩個血案的嫌疑犯都是「法輪功」癡迷者。可是說來說去,都是憑著嘴皮子和筆頭說案犯是癡迷者,根本都沒有給讀者們提供案犯跟法輪功有關係的證據。

話說回來,兩年多來在電視上報紙上看到聽到關於法輪功的各式各類的這個案,那個案,太多了!這類新聞都跟北京和海南這兩個案件一樣,沒有能夠讓咱心服口服的證據。咱這個原本還算聽黨的話的老孩子,變得不想聽黨的話了。黨天天叫全國人民「脫離、脫離」,電視上的主持叫,電臺的主播叫,報紙的記者叫,單位的書記叫,街道的主任叫,居委會的小腳偵探隊老太太叫,連小學校長也在叫,聽著就好像回到文革那陣子,紅衛兵要孩兒們跟被打倒的高幹父母或黑五類、臭老九爹媽脫離關係、叫丈夫妻子脫離夫妻關係似的。其實,剛開始真的被這些個「案」嚇一跳。平時咱在街心公園,天天看見大爺大媽們撐胳膊盤腿,看著挺舒服,那音樂聽著也順耳,而且看他們比我還硬朗的身子,比我還快樂的老是笑瞇瞇的臉,我怎麼就不覺著他們有跳樓跳河的徵兆?兩年多過去了,那些大爺大媽還活得好好地在咱街口買菜買油進進出出,誰也沒有自殺也沒殺人。他們都偷偷在家煉!我對門的老太太一天也不偷懶!

這些新聞看多了後,我就看出門道:要「變天」了。就跟六四前反資產階級自由化那樣。電視上報紙上的那些「案」來「案」去,用來哄到現在還把黨來比媽媽的找不著北的那類人還行,哄我這樣能上海外互聯網溜達的,耳聽八方眼觀七路的福爾摩斯迷,沒門!

本來咱也不想湊熱鬧投什麼稿,一來我天生就是那種叭叭說完就忘了的性子的人,二來咱還不太會在電腦上敲中文字,費眼神兒,容易累著。但這次咱實在憋不住,再累也要敲幾行字來您們人民報上投上一稿——全是因為被那個羅幹給氣的。他凈丟中國人的臉!

今天咱且不談在電視上罵煉法輪功不讓吃藥出問題的,他們也不瞧瞧自己那蠟黃的臉,賊不溜的眼睛,哪點像咱天天照面的煉功李大爺張大媽,紅臉兒,慈眉善眼,扛袋米走得比我還快。咱也不想再提天安門自焚的破爛戲:找個盤標準士兵坐地姿勢的大寬臉來冒充長臉的王進東和黑炭王進東兩腿中間那個燒不爛的依舊碧綠色的雪碧朔料汽水瓶的破綻,也不想說在鏡頭上劉春玲被硬傢伙砸死,(因為被人發現破綻後中央電視臺把這段錄像重新剪輯了,)還有切了氣管還能說話唱歌的可憐的劉思影,還有那個喝了兩瓶汽油進肚子說起話來還能大聲嚷嚷的胖女人。

今個兒咱就說說北京和海南這兩個血案。按照人民日報和新華社的報導,都說在這兩人的家裡找到法輪功的書、畫像和光盤(人民日報12月12日《海南一「法輪功」癡迷者砍死親叔叔》說:「民警們在邱德豐家裡發現了「法輪功」書籍、圖畫和光盤。」;11月26日在《北京一法輪功癡迷者昨砍死家人 慘案仍在調查中》說:「公安人員在傅怡彬的住處,查獲了有「法輪功」內容的錄音帶、錄像帶和日記本。」)可是我在所有的翻炒新聞裡,竟然找不到任何能夠證明這兩個殺人嫌疑犯是煉法輪功的證據,唯一的證據就是電視主持、電臺主播的嘴皮子和報社的記者的筆頭!

北京的傅怡彬案給咱讀者看了血淋淋的恐怖的現場畫面,以及一張「幸福全家照」(缺案犯,案件唯一的活人,傅的媽媽整個臉還被塗模糊了不叫人看見。)唯獨沒有傅怡彬煉法輪功的證據照片;海南的邱德豐更絕,連一張新聞照片都沒有,難道是編出來的不成?這麼轟動的殺親叔叔案,警察又趕在現場沒遭破壞前在現場抓住了殺人嫌疑犯,又說在案犯家找到法輪功的書籍等證據。奇怪的是為什麼公安就拿不出最能證明這兩殺人犯煉功的證據呢!當然,咱的稿子一旦在貴報登出後,沒準公安就會趕緊「安排」證據出場亮相。

電視報紙上的新聞,通篇都是罵法輪功的,可就是擺不出傅、邱二人與法輪功有關係的證據。是上級臨時吩咐所以來不及擺弄,還是根本就想不起來,或者公安壓根兒就把咱十三億人民當傻子耍?

本來嘛,造假就肯定有漏洞,沒想這個洞還是最關鍵的洞——兩場戲全穿幫了!

咱氣就氣在這!江澤民沒臉,不怕丟。雖說咱是小百姓,好歹也是個人,總是要點面子的,對吧。咱那些在美國的親朋好戚都打電話來,說羅幹臭小子把華人的臉都丟盡了!這麼臭的戲還有膽拿到海外來播。親戚說,人家加拿大最高法院都替法輪功做主,下令一家加拿大華人報紙(編者註:該報紙是《華僑時報》)以後不准刊登誣蔑法輪功的文章,聽說下一步還要追究這家報社的責任。咱那八十多歲的姑奶奶還教訓我說:你和大陸人民是納稅人,江澤民羅幹花的吃的用的都是納稅人的血汗錢,整法輪功花掉多少個億都算不清帳,作為中國人,作為納稅人,為什麼不起來替法輪功說句公道話?人家西方白人都到天安門打坐拉橫幅,替法輪功喊冤呢!

咱今天這篇文章,就是被姑奶奶罵出來的,被羅幹氣出來的!

咱在這給大家提個醒:如果哪天看見又有新的「法輪功」癡迷者的案件,而且附上家裡擺放法輪功書籍的照片,那十有八九是假的!因為全中國的法輪功的書、畫,全被公安片警搜精光,居委會的老爺子和老媽子,天天挨戶檢查,隔著窗簾往家家戶戶裡瞅,豎起耳朵聽,誰家被發現有法輪功的書畫和音樂帶,片警就光顧誰家!誰家就遭殃!現在只有公安局裡才有法輪功的書和音樂帶。


右邊那個被稱作傅怡彬母親的臉為什麼被塗成漆黑一團?

新華網寫道:圖為原本幸福美滿的一家:傅怡彬的父親(左)、妻子(中)和母親(右)。新華社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