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血案照片中的五個疑點
 
李曉
 
2001-12-18
 
【人民報消息】看了新華網上登載的京城血案照片,我覺得疑點很多。


案發現場,新華社記者唐召明攝(數碼傳真照片)


兇犯傅怡彬,新華社記者唐召明攝(數碼傳真照片)



不露真相,只緣將用替身?(未署名作品)


我所看到的五個疑點:

1、照片上都印著「xinhua」兩個字,表明此「佳作」皆出於新華社攝影記者之手。大家都知道數碼照相機拍出的照片是非常清晰的,但新華社這次近距離拍的人物照卻離奇的糟。

三張照片中前兩張是案發後由新華社記者唐召明拍攝的,而疑點甚多的家庭生活照雖標明是「新華社發」但沒有署名,到底是誰拍的呢?是兇犯傅怡彬給拍的?照片上有「xinhua」二字,起碼表明照片所有權屬新華社。

如果這張照片是兇犯傅怡彬給拍的,那麼再「傻瓜」的照相機也不會拍出這麼糟糕的照片來。如果這張照片是新華社給翻拍的,那麼新華社記者用的都是昂貴的機器,也不會翻拍成這樣的效果,除非有其它的目的。

我們發現這張照片中墻和衣服都被用一些色彩塗抹過了,當然主要是兇犯受害的母親的臉和前臂被故意塗成一團黑,連鼻子、眼睛、嘴都不讓讀者看見。

2、很多媒體都談到,有些人在被注射毒品後產生幻覺,不能控制自己的思想和行為。而有些毒品不是立即而是在一定時間內才起作用的。我們看到兇犯的這張照片,確實感到他精神不正常。

不知大家是否還記得,1989年「六四」有報導說,某些執行鎮壓學生的部隊在出發前都被注射了藥物,目擊者說,這些傳聞有相當的可信度,因為有些軍人滿臉通紅,一邊掃射無辜群眾一邊哈哈大笑,象魔鬼一樣完全沒有了人性。

心理學學者石華就京城血案接受記者採訪時說:「利用邪惡的幻覺控制。」難道有人事先安排了這場戲?傅怡彬被注射了什麼神經系統的藥物?或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攙進了迷魂藥的飲食和飲料所害?

在新華網上有個滾動新聞,題為「視頻:法輪功京城血案激起民憤」,鏡頭中第一個受訪者是個年輕的女孩子,她不可理解這個殺人犯真殘忍,殺了親人還「振振有詞」。

有個媒體上報導了這麼一段話:「同事對我說:「先不說這則新聞背後有沒有政治或其它什麼目的,一看那個人就是精神病。不管你信法輪功,或是有其它什麼樣的信仰,都是教人向善的,可那個人看上去一點兒都不善。一看(這則新聞)就讓人覺得不對勁。」」

3、這張照片中有四個人,傅怡彬的父母、妻子和孩子。奇怪的是新華社在照片上只註明瞭三個大人,而對這個被餵飯的孩子的身份不加置評。新華社寫道:「圖為原本幸福美滿的一家:傅怡彬的父親(左)、妻子(中)和母親(右)。」那麼既然這是一家,我們相信那個孩子應該是傅怡彬的親子。這個小孩子事發時在不在現場呢?現在情況如何?

4、這麼幼小的孩子失去了親人,也許將成為孤兒,如此能博人眼淚的題材,如此能讓人憤慨的機會,為什麼新華社不好好利用呢?

5、新華社文章「法輪功京城釀血案」中說的:「北京市公安局法醫中心出具的刑事科學技術鑒定書《屍體檢驗報告》上的鑒定結論是:傅怡彬的父親,「系被他人用銳器(菜刀類)反覆砍擊頭面部頸部及雙上肢,致急性失血性休克合併顱腦損傷死亡。」他的妻子,「系被他人用銳器(菜刀類)反覆砍擊頭面部及雙上肢,致急性失血性休克合併顱腦損傷死亡。」

法醫介紹說,這兩具屍體遭受的這種反覆砍擊的力量之大,是非常少見的;屍體的雙肢遭砍擊的傷非常多,主要是抵抗傷;頭面部的砍傷相互交叉,創傷比較深,創口多且密集,這說明兇手用的力量比較大,是反覆多次地砍擊受害者。在屍體的顱骨上,有多處是在同一個局部砍擊六七刀,造成骨片游離。他的妻子頭部有一刀從左側的面頰橫過口裂,這一刀痕長達16厘米,牙齒和牙冠被砍掉。用這樣的手段殺害親人,其殘忍程度,令人髮指。」

如果這個小孩子事發時在現場,他能逃得過去嗎?如果照新華社的說法,兇手是「為了讓親人升天」,他怎麼能捨得自己去「享福」,讓親骨肉一個人孤零零地「留在地上」呢?

如果孩子事發時不在現場,那麼不能自理的幼兒為什麼沒有跟在媽媽身邊?當時他在哪裏?是誰事先把他帶走了?為什麼要帶走?這麼重要的線索牽扯著兇手作案的動機和背後的複雜因素,至今新華社「忽略」了這個疑點。

這是我在京城血案照片中看到的幾個疑點,希望新華社能夠立即改正。就像有人提出「天安門自焚案」中劉春玲被警察打倒的鏡頭和中共自焚宣傳的口徑不符時,電視臺馬上虛心地把這個鏡頭刪除了,這就很好嘛。希望CCTV能盡快找到合適的替身,讓兇犯「母親」的臉早點見到天日。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