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来稿:我的文章是被罗干气出来的!
 
小人物
 
2001-12-18
 
【人民报消息】最近,新华社和人民日报以及大陆所有媒体都在党的领导下,铺天盖地的翻炒着两个血案,一个是11月25日发生在北京的傅怡彬弑父杀妻砍母案,一个是海南邱德丰砍死亲叔叔案。之所以翻炒这两个血案,原因是报上电视上说两个血案的嫌疑犯都是“法轮功”痴迷者。可是说来说去,都是凭着嘴皮子和笔头说案犯是痴迷者,根本都没有给读者们提供案犯跟法轮功有关系的证据。

话说回来,两年多来在电视上报纸上看到听到关于法轮功的各式各类的这个案,那个案,太多了!这类新闻都跟北京和海南这两个案件一样,没有能够让咱心服口服的证据。咱这个原本还算听党的话的老孩子,变得不想听党的话了。党天天叫全国人民“脱离、脱离”,电视上的主持叫,电台的主播叫,报纸的记者叫,单位的书记叫,街道的主任叫,居委会的小脚侦探队老太太叫,连小学校长也在叫,听着就好像回到文革那阵子,红卫兵要孩儿们跟被打倒的高干父母或黑五类、臭老九爹妈脱离关系、叫丈夫妻子脱离夫妻关系似的。其实,刚开始真的被这些个“案”吓一跳。平时咱在街心公园,天天看见大爷大妈们撑胳膊盘腿,看着挺舒服,那音乐听着也顺耳,而且看他们比我还硬朗的身子,比我还快乐的老是笑眯眯的脸,我怎么就不觉着他们有跳楼跳河的征兆?两年多过去了,那些大爷大妈还活得好好地在咱街口买菜买油进进出出,谁也没有自杀也没杀人。他们都偷偷在家炼!我对门的老太太一天也不偷懒!

这些新闻看多了后,我就看出门道:要“变天”了。就跟六四前反资产阶级自由化那样。电视上报纸上的那些“案”来“案”去,用来哄到现在还把党来比妈妈的找不着北的那类人还行,哄我这样能上海外互联网溜达的,耳听八方眼观七路的福尔摩斯迷,没门!

本来咱也不想凑热闹投什么稿,一来我天生就是那种叭叭说完就忘了的性子的人,二来咱还不太会在电脑上敲中文字,费眼神儿,容易累着。但这次咱实在憋不住,再累也要敲几行字来您们人民报上投上一稿——全是因为被那个罗干给气的。他净丢中国人的脸!

今天咱且不谈在电视上骂炼法轮功不让吃药出问题的,他们也不瞧瞧自己那蜡黄的脸,贼不溜的眼睛,哪点像咱天天照面的炼功李大爷张大妈,红脸儿,慈眉善眼,扛袋米走得比我还快。咱也不想再提天安门自焚的破烂戏:找个盘标准士兵坐地姿势的大宽脸来冒充长脸的王进东和黑炭王进东两腿中间那个烧不烂的依旧碧绿色的雪碧朔料汽水瓶的破绽,也不想说在镜头上刘春玲被硬家伙砸死,(因为被人发现破绽后中央电视台把这段录像重新剪辑了,)还有切了气管还能说话唱歌的可怜的刘思影,还有那个喝了两瓶汽油进肚子说起话来还能大声嚷嚷的胖女人。

今个儿咱就说说北京和海南这两个血案。按照人民日报和新华社的报道,都说在这两人的家里找到法轮功的书、画像和光盘(人民日报12月12日《海南一“法轮功”痴迷者砍死亲叔叔》说:“民警们在邱德丰家里发现了“法轮功”书籍、图画和光盘。”;11月26日在《北京一法轮功痴迷者昨砍死家人 惨案仍在调查中》说:“公安人员在傅怡彬的住处,查获了有“法轮功”内容的录音带、录像带和日记本。”)可是我在所有的翻炒新闻里,竟然找不到任何能够证明这两个杀人嫌疑犯是炼法轮功的证据,唯一的证据就是电视主持、电台主播的嘴皮子和报社的记者的笔头!

北京的傅怡彬案给咱读者看了血淋淋的恐怖的现场画面,以及一张“幸福全家照”(缺案犯,案件唯一的活人,傅的妈妈整个脸还被涂模糊了不叫人看见。)唯独没有傅怡彬炼法轮功的证据照片;海南的邱德丰更绝,连一张新闻照片都没有,难道是编出来的不成?这么轰动的杀亲叔叔案,警察又赶在现场没遭破坏前在现场抓住了杀人嫌疑犯,又说在案犯家找到法轮功的书籍等证据。奇怪的是为什么公安就拿不出最能证明这两杀人犯炼功的证据呢!当然,咱的稿子一旦在贵报登出后,没准公安就会赶紧“安排”证据出场亮相。

电视报纸上的新闻,通篇都是骂法轮功的,可就是摆不出傅、邱二人与法轮功有关系的证据。是上级临时吩咐所以来不及摆弄,还是根本就想不起来,或者公安压根儿就把咱十三亿人民当傻子耍?

本来嘛,造假就肯定有漏洞,没想这个洞还是最关键的洞——两场戏全穿帮了!

咱气就气在这!江泽民没脸,不怕丢。虽说咱是小百姓,好歹也是个人,总是要点面子的,对吧。咱那些在美国的亲朋好戚都打电话来,说罗干臭小子把华人的脸都丢尽了!这么臭的戏还有胆拿到海外来播。亲戚说,人家加拿大最高法院都替法轮功做主,下令一家加拿大华人报纸(编者注:该报纸是《华侨时报》)以后不准刊登诬蔑法轮功的文章,听说下一步还要追究这家报社的责任。咱那八十多岁的姑奶奶还教训我说:你和大陆人民是纳税人,江泽民罗干花的吃的用的都是纳税人的血汗钱,整法轮功花掉多少个亿都算不清帐,作为中国人,作为纳税人,为什么不起来替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人家西方白人都到天安门打坐拉横幅,替法轮功喊冤呢!

咱今天这篇文章,就是被姑奶奶骂出来的,被罗干气出来的!

咱在这给大家提个醒:如果哪天看见又有新的“法轮功”痴迷者的案件,而且附上家里摆放法轮功书籍的照片,那十有八九是假的!因为全中国的法轮功的书、画,全被公安片警搜精光,居委会的老爷子和老妈子,天天挨户检查,隔着窗帘往家家户户里瞅,竖起耳朵听,谁家被发现有法轮功的书画和音乐带,片警就光顾谁家!谁家就遭殃!现在只有公安局里才有法轮功的书和音乐带。


右边那个被称作傅怡彬母亲的脸为什么被涂成漆黑一团?

新华网写道:图为原本幸福美满的一家:傅怡彬的父亲(左)、妻子(中)和母亲(右)。新华社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