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血案:一張蹊蹺的照片
 
青晴
 
2001-12-18
 
【人民報消息】今年春節前,在天安門發生的那起漏洞百出的自焚事件是在事發後一個星期出的錄像片,那次是羅幹和公安部有準備而來的。此次的京城血案是發生在11月25日的突發刑事犯罪案件。

據「北京青年報」報導:「下午17時55分,北京市公安局「110」報警服務臺接到群眾報案:在西城區德勝門西大街一幢居民樓中「有人行兇」,公安機關迅速出警,民警趕赴現場的。殺人兇手叫傅怡彬,今年46歲;被害人是他的妻子、父親和母親。傅怡彬的妻子和父親,被他當場殺死;母親被他砍成重傷,生命垂危,正在醫院搶救。案發現場是傅怡彬父母家。同時,公安人員在現場查獲了傅怡彬作案使用的菜刀、血衣等證物。」

「天安門自焚」事件是當天就報導了,可京城血案在三個星期以後才由政府激起「民憤高潮」,僅僅只看新華網的報導,似有鋪天蓋地之勢,可是仔細一篇篇看來,竟然沒有啥內容只是在濫竽充數而已,有兩篇報導寥寥那麼幾句,文字竟一模一樣,照片更編不出花樣來,到處都是同樣的鏡頭。看來不是那些記者在消極怠工,而是真的已經彈盡糧絕了。

在新華網上有個滾動新聞,題為「視頻:法輪功京城血案激起民憤」,鏡頭中第一個受訪者是個年輕的女孩子,她很緊張地說了半天,也只是說這個殺人犯真殘忍,殺了親人還振振有詞。可她沒有把這一事件和法輪功連在一起。電視臺交代不了,攝影記者只好當鏡頭切換時,在畫面外補上一句對法輪功的評論,可我聽得清清楚楚,那不是女孩子的聲音而是個中年婦女的聲音。

新華網 ( 2001-12-17 11:15:53)發表了文章「「法輪功」癡迷者傅怡彬作案現場弒父殺妻砍母邪教"法輪功"又欠血債」,準確地說那不是文章,而是發表了三張照片。第一張是作案現場,看不出所以然,第二張是新華社記者為殺人兇手傅怡彬拍攝的數碼傳真照片,非常不清晰。

蹊蹺的是第三張照片,新華網寫道:圖為原本幸福美滿的一家:傅怡彬的父親(左)、妻子(中)和母親(右)。新華社發


右邊那個被稱作傅怡彬母親的臉為什麼被塗成漆黑一團?


通過官方報導,我們知道這個家庭中唯一活著的受害人是傅怡彬的母親,如果傅怡彬不是法輪功修煉者,那麼她活著對官方就會弊大於利,因為她可能說出真相。如果宣布她死亡,那麼就不能利用她的「現身說法」來進一步說服民眾。當然還有一條路,那就是讓她永遠閉住嘴,按法律槍斃兇手,由另一個人來代替她完成這個任務。也許正是出於這個目的,所以照片中兩個死者和孩子的面容都很清晰,而單單活著的母親卻被故意塗得面目全非。原因也許是「上頭」布置的任務太急,演員尚未找到,想進行照片的換頭術來不及?

這不禁讓我又一次想起「天安門自焚案」中的王進東。那次中共的敗筆就是把真的王進東和自焚中的「王進東」的照片擺在一起,這就不打自招了,原來不是一個人!

這次中共雖然吸取了上次的經驗教訓,可是怎麼又捅出另一個窟窿呢?就這逗小孩玩兒的水平,羅幹還想當政治局常委啊?中共還真是沒人了?


年青頗瘦的王進東何時變成了肥頭大耳的豬頭小隊長?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