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血案:一张蹊跷的照片
 
青晴
 
2001-12-18
 
【人民报消息】今年春节前,在天安门发生的那起漏洞百出的自焚事件是在事发后一个星期出的录像片,那次是罗干和公安部有准备而来的。此次的京城血案是发生在11月25日的突发刑事犯罪案件。

据「北京青年报」报导:「下午17时55分,北京市公安局“110”报警服务台接到群众报案:在西城区德胜门西大街一幢居民楼中“有人行凶”,公安机关迅速出警,民警赶赴现场的。杀人凶手叫傅怡彬,今年46岁;被害人是他的妻子、父亲和母亲。傅怡彬的妻子和父亲,被他当场杀死;母亲被他砍成重伤,生命垂危,正在医院抢救。案发现场是傅怡彬父母家。同时,公安人员在现场查获了傅怡彬作案使用的菜刀、血衣等证物。」

「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当天就报导了,可京城血案在三个星期以后才由政府激起「民愤高潮」,仅仅只看新华网的报导,似有铺天盖地之势,可是仔细一篇篇看来,竟然没有啥内容只是在滥竽充数而已,有两篇报导寥寥那么几句,文字竟一模一样,照片更编不出花样来,到处都是同样的镜头。看来不是那些记者在消极怠工,而是真的已经弹尽粮绝了。

在新华网上有个滚动新闻,题为「视频:法轮功京城血案激起民愤」,镜头中第一个受访者是个年轻的女孩子,她很紧张地说了半天,也只是说这个杀人犯真残忍,杀了亲人还振振有词。可她没有把这一事件和法轮功连在一起。电视台交代不了,摄影记者只好当镜头切换时,在画面外补上一句对法轮功的评论,可我听得清清楚楚,那不是女孩子的声音而是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新华网 ( 2001-12-17 11:15:53)发表了文章「“法轮功”痴迷者傅怡彬作案现场弑父杀妻砍母邪教"法轮功"又欠血债」,准确地说那不是文章,而是发表了三张照片。第一张是作案现场,看不出所以然,第二张是新华社记者为杀人凶手傅怡彬拍摄的数码传真照片,非常不清晰。

蹊跷的是第三张照片,新华网写道:图为原本幸福美满的一家:傅怡彬的父亲(左)、妻子(中)和母亲(右)。新华社发


右边那个被称作傅怡彬母亲的脸为什么被涂成漆黑一团?


通过官方报导,我们知道这个家庭中唯一活着的受害人是傅怡彬的母亲,如果傅怡彬不是法轮功修炼者,那么她活着对官方就会弊大于利,因为她可能说出真相。如果宣布她死亡,那么就不能利用她的「现身说法」来进一步说服民众。当然还有一条路,那就是让她永远闭住嘴,按法律枪毙凶手,由另一个人来代替她完成这个任务。也许正是出于这个目的,所以照片中两个死者和孩子的面容都很清晰,而单单活着的母亲却被故意涂得面目全非。原因也许是「上头」布置的任务太急,演员尚未找到,想进行照片的换头术来不及?

这不禁让我又一次想起「天安门自焚案」中的王进东。那次中共的败笔就是把真的王进东和自焚中的「王进东」的照片摆在一起,这就不打自招了,原来不是一个人!

这次中共虽然吸取了上次的经验教训,可是怎么又捅出另一个窟窿呢?就这逗小孩玩儿的水平,罗干还想当政治局常委啊?中共还真是没人了?


年青颇瘦的王进东何时变成了肥头大耳的猪头小队长?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