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血案照片中的五个疑点
 
李晓
 
2001-12-18
 
【人民报消息】看了新华网上登载的京城血案照片,我觉得疑点很多。


案发现场,新华社记者唐召明摄(数码传真照片)


凶犯傅怡彬,新华社记者唐召明摄(数码传真照片)



不露真相,只缘将用替身?(未署名作品)


我所看到的五个疑点:

1、照片上都印着「xinhua」两个字,表明此「佳作」皆出于新华社摄影记者之手。大家都知道数码照相机拍出的照片是非常清晰的,但新华社这次近距离拍的人物照却离奇的糟。

三张照片中前两张是案发后由新华社记者唐召明拍摄的,而疑点甚多的家庭生活照虽标明是「新华社发」但没有署名,到底是谁拍的呢?是凶犯傅怡彬给拍的?照片上有「xinhua」二字,起码表明照片所有权属新华社。

如果这张照片是凶犯傅怡彬给拍的,那么再“傻瓜”的照相机也不会拍出这么糟糕的照片来。如果这张照片是新华社给翻拍的,那么新华社记者用的都是昂贵的机器,也不会翻拍成这样的效果,除非有其它的目的。

我们发现这张照片中墙和衣服都被用一些色彩涂抹过了,当然主要是凶犯受害的母亲的脸和前臂被故意涂成一团黑,连鼻子、眼睛、嘴都不让读者看见。

2、很多媒体都谈到,有些人在被注射毒品后产生幻觉,不能控制自己的思想和行为。而有些毒品不是立即而是在一定时间内才起作用的。我们看到凶犯的这张照片,确实感到他精神不正常。

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1989年「六四」有报导说,某些执行镇压学生的部队在出发前都被注射了药物,目击者说,这些传闻有相当的可信度,因为有些军人满脸通红,一边扫射无辜群众一边哈哈大笑,象魔鬼一样完全没有了人性。

心理学学者石华就京城血案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利用邪恶的幻觉控制。”难道有人事先安排了这场戏?傅怡彬被注射了什么神经系统的药物?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搀进了迷魂药的饮食和饮料所害?

在新华网上有个滚动新闻,题为「视频:法轮功京城血案激起民愤」,镜头中第一个受访者是个年轻的女孩子,她不可理解这个杀人犯真残忍,杀了亲人还「振振有词」。

有个媒体上报导了这么一段话:「同事对我说:“先不说这则新闻背后有没有政治或其它什么目的,一看那个人就是精神病。不管你信法轮功,或是有其它什么样的信仰,都是教人向善的,可那个人看上去一点儿都不善。一看(这则新闻)就让人觉得不对劲。”」

3、这张照片中有四个人,傅怡彬的父母、妻子和孩子。奇怪的是新华社在照片上只注明了三个大人,而对这个被喂饭的孩子的身份不加置评。新华社写道:「图为原本幸福美满的一家:傅怡彬的父亲(左)、妻子(中)和母亲(右)。」那么既然这是一家,我们相信那个孩子应该是傅怡彬的亲子。这个小孩子事发时在不在现场呢?现在情况如何?

4、这么幼小的孩子失去了亲人,也许将成为孤儿,如此能博人眼泪的题材,如此能让人愤慨的机会,为什么新华社不好好利用呢?

5、新华社文章「法轮功京城酿血案」中说的:「北京市公安局法医中心出具的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尸体检验报告》上的鉴定结论是:傅怡彬的父亲,“系被他人用锐器(菜刀类)反复砍击头面部颈部及双上肢,致急性失血性休克合并颅脑损伤死亡。”他的妻子,“系被他人用锐器(菜刀类)反复砍击头面部及双上肢,致急性失血性休克合并颅脑损伤死亡。”

法医介绍说,这两具尸体遭受的这种反复砍击的力量之大,是非常少见的;尸体的双肢遭砍击的伤非常多,主要是抵抗伤;头面部的砍伤相互交叉,创伤比较深,创口多且密集,这说明凶手用的力量比较大,是反复多次地砍击受害者。在尸体的颅骨上,有多处是在同一个局部砍击六七刀,造成骨片游离。他的妻子头部有一刀从左侧的面颊横过口裂,这一刀痕长达16厘米,牙齿和牙冠被砍掉。用这样的手段杀害亲人,其残忍程度,令人发指。」

如果这个小孩子事发时在现场,他能逃得过去吗?如果照新华社的说法,凶手是「为了让亲人升天」,他怎么能舍得自己去「享福」,让亲骨肉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在地上」呢?

如果孩子事发时不在现场,那么不能自理的幼儿为什么没有跟在妈妈身边?当时他在哪里?是谁事先把他带走了?为什么要带走?这么重要的线索牵扯着凶手作案的动机和背后的复杂因素,至今新华社「忽略」了这个疑点。

这是我在京城血案照片中看到的几个疑点,希望新华社能够立即改正。就象有人提出「天安门自焚案」中刘春玲被警察打倒的镜头和中共自焚宣传的口径不符时,电视台马上虚心地把这个镜头删除了,这就很好嘛。希望CCTV能尽快找到合适的替身,让凶犯「母亲」的脸早点见到天日。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