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重要機密外泄千宗
 
2001-12-11
 
【人民報消息】北京又部署加強保密反敵特

近日,中共召開了中央保密工作會議,產生和調整了中央保密工作委員會的班子。會議披露了自九九年以來─中共機密被竊的情況嚴重─江澤民指出保密工作的漏洞問題。

中央保密工作委員會新班子

「爭鳴」上有一篇署名為嶽山的文章中說,十一月十三日至十四日,在北京國防大廈召開了中央保密工作會議。江澤民、尉健行、遲浩田等出席會議。會上產生和調整了中央保密工作委員會班子:保密委書記尉健行,副書記吳邦國、羅幹、徐才厚,主要成員有.王剛、賈春旺、許永躍、黃晴宜等,隸屬於中央書記處領導。會議還通過決議,在沿海特區城市、工業科技城市、軍事研究和軍工製造城市和地區,都設立保密工作委員會,機構隸屬於當地省一級保密工作機構領導。

江澤民在會上說:保密工作是一項有形和無形的艱鉅、神聖、光榮的工作,要由最優秀的人才、精良技術裝備來武裝。江強調:黨、政和其他機構一律不得干擾保密工作的進行,這是一條規則。

「敵情意識和反間諜責任心薄弱」

江澤民指出:在新時期、新形勢下,保密工作存在和暴露出的問題有.敵情意識和反間諜責任心薄弱;有關規章、制度沒有得到執行,或部分規章、制度已經不完全適用而沒有及時修訂;在監督、管制有關保密方面,都出現了漏洞和松垮問題有關保密工作的幹部,政治素質存在較大問題,有關方面的政審工作不嚴格、不按規定而造成隱患,在新時期,反刺探、反竊取、反間諜的工作力度顯得不足,有關經費、先進技術裝備也嚴重短缺。

江澤民更把保密工作和打擊間諜、敵特和外泄機密的工作,形容為保衛國家的安全、黨的事業的心臟外圍戰斗。

間諜、敵特活動範圍

尉健行在會上列舉了間諜、敵特機構活動的主要範圍,及其接觸、深入的部門、對象:(一)黨政軍和經濟、金融、司法等重要機構和部門;(二)黨政軍和重要部門工作的工作人員及其家屬、子女;(三)高級幹部的家屬、子女、親屬;(四)利用代表團來訪、交流的名義,進行不正當的刺探、收集情報,為情報機構服務;(五)利用駐華使館、商務機構合法地位和外交特權,進行與身份不符的活動,(六)利用宗教交流、傳教活動,搞敵特活動;(七)借兩國、兩地科技、文化交流,搞敵特活動;(八)利用互派留學生、訪問學者,搞收集情報和散布政治謠言;(九)用金錢、外國公民資格、女色等,對我駐外使館人員、商貿人員、外訪代表團等進行收買或策反,為敵特機構服務。

其實哪個國家不這樣搞,江澤民不就利用王永慶急於賺錢的心,把他的大筆資產搞到中國去,為了拆臺灣經濟的臺。

境外情報機構重點竊取的情報

尉建行還在會上列舉了外國敵特機構、臺灣當局情報機構重點要竊取、刺探、收集的情報、資料,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中央黨政軍主要領導人行動計劃情報;中央內部討論的方針、政策和決策的情況;有關軍事演習、軍事布防、高科技軍事裝備試驗和裝備的情況;中國和周邊國家關係的情報;有關經濟、金融政策的資料。

江澤民是最沉不住氣的,別人還沒刺探,他那沒遮掩的漏嘴早就說出去了。本來他的敗死病是國家絕密,可是老江硬是提著褲腳告訴華盛頓郵報的記者。事後非常被動。至於說臺灣收集情報,這和中共天天威脅要「解放臺灣受苦受難的人民」大有關係,臺灣要刺探情報的可能性太大了,誰願意挨打啊!

九九年以來機密文件、資料外泄情況

會議披露了九九年以來,中央、省部發生機密文件、資料外泄、被竊情況:其中,中央一級的絕密文件十一宗,機密級文件六十五宗,秘密級文件一百三十二宗;省、部一級的機密級文件二百七十宗,秘密級文件五百二十一宗。

偵破、查獲盜竊機密文件案,三百五十多宗;以法懲辦了五百二十人,其中境外人士四十八人,正在追緝的有二百多人。據政法部門消息,自九九年至今年九月,已有三十多名處級以上黨政軍幹部被控出賣情報、充當外國情報機構特務罪名遭處決,其中有五名廳級幹部、二名副省(部)級幹部,如:國務院稽察特派員劉XX、中共中央辦公廳二局副局長季XX、國務院秘書長助理吳XX等。

隱藏內部敵人難防

尉健行在會上承認:外敵易防,內敵難防。保密工作上出現問題,導致中央工作被動,影響政局。

會上透露:保密工作面臨著最困擾的內部問題,僅九九年因情報外泄,造成的經濟損失就達七百多億元。國家雖然經濟受損失了,可是那些貪官污吏的腰包都撐破了。

江澤民明著貪,下面的官暗著拿,背著抱著一樣沉,別人為此掉腦袋,那江澤民的頭也得掂量掂量。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