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的小動作
 
張先梁
 
2001年11月19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中共最近有兩項小動作比允許資本家入黨之類更爲耐人尋味。

江澤民的兩項小動作

其一,在辛亥革命90週年前夕,中共陸續擡出花瓶黨掌門人的各類講演和回憶錄,甚至破天荒地安排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主席在北京的辛亥革命90週年紀念大會上,盛讚中共在辛亥革命、北伐戰爭、抗日戰爭中的豐功偉績,以及只有中共才是中山先生三民主義的嫡傳弟子和合法繼承人等等,以示這些花瓶黨經過重新包裝後參政、議政程度的提高。

其二,日前中共在申奧成功和即將加入WTO的情勢下,宣稱將開放監獄供新聞媒體和犯人家屬參觀,並使監獄法和獄中的勞改規則、犯人守則、獎懲條例等法外之法公開化、透明化,使犯人的合法權益得到保障,以利這些犯人在奴工勞動下早日改造成爲新人等等。

浪子回頭?

中共本是一頭牽着不走、打着倒退、又要冷不防地尥蹄子踢人的黔驢。現在,在國際輿論的壓力下,它突然做出一些改過向善的小動作,似乎從今往後不再低頭拉一黨專制和人民民主專政的鉸肉磨子,也要抬頭看看如何走順應世界潮流的正路了。

中國有句俗語謂:「浪子回頭金不換」,殺人放火的強盜想要回頭,哪怕吃着人肉時忽然有了惻隱之心,也是值得不換的。但問題是:中共的這些小動作是真動作乎?假動作乎?

假如江澤民是玩真的……

假如江澤民是玩真的,那麼他就應該率先修改憲法、刑法、取消勞動教養、建立司法獨立、公開庭審和律師自主辯護制度以保障人權。同時,它應該允許國際人權組織和中國人權組織,如國際大赦、人權觀察、中國人權、中國大赦、勞改基金會等,在大陸和港澳地區設立辦事處、觀察站,及時關注和深入了解中國人權問題的走向,檢查申奧時答應改善人權狀況的諾言是否兌現,以及中國政府關於人權狀況的白皮書到底是白皮書還是不折不扣的厚皮書。否則,光蜻蜓點水似地允許新聞媒體採訪一、兩個模範監獄或獲准進入國際上惡名昭著的東北馬三家教養院,仍不免有中共在自編、自導、自演之嫌。

中共還應該允許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回國,包括最近被趕出國的學者何清漣等人。試想:如身在獄外的人,其人權都無法得到保障,所謂「保障犯人的合法權益」當然只能是海內奇談而已。

中共更應該允許民運人士和異見人士依法組建各種合法的在野黨,並參政、議政、立法,起到監督和制衡執政黨的作用,而不是僅有一些花瓶黨來歌功頌德、粉飾太平,把螞蟻誇成大象,死的說成活的。須知,這些花瓶黨的辦公場所、活動經費、甚至祕書、司機、廚師等,全是中共一手安排的。近年又有大量中共地下黨員插入花瓶中,並增加了花瓶黨內的新鮮血液。故要這些兒子黨們對老子黨小罵大幫忙都不敢,又惶論什麼「參政、議政」乎?

「讓人把話講完天不會蹋下來。」

其實,中國共產黨應當頭腦冷靜下來,在某些方面聽老祖宗的話,跟着民意走。中共的祖師爺毛澤東曾經說過:「讓人把話講完天不會蹋下來。」雖然他老人家從來沒有做到過,第三、第四代領導核心則不妨鼓足勇氣,硬着頭皮一試,從此有一套順應潮流的新遊戲規則,於人於己皆有百利而無一弊。

由於風水終會輪流轉,中共如不被徹底消滅,它遲早有一日定會象國民黨一樣痛失政權,淪爲在野黨。那時,中國民運人士、中國民主黨人也將呼籲保障中國共產黨人的人權及其參政、議政、立法的合法地位──你可以反對共產黨、批判共產黨,但卻不可以象共產黨鎮壓民運人士、全面封殺其黨內左派元老鄧立羣等人那樣,去打壓共產黨。

只要中共在樹倒猢猻散後仍跨過法定組黨人數的門檻,只要還有人喝了馬列主義的孟婆湯沒有醒過來,就不能象中共把法輪功打成「邪教」和「恐怖組織」那樣依樣畫葫蘆地把中共定性爲邪教和恐怖組織。

說到底,「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並不是我們所樂見的現象。但我們卻樂見中國人民徹底拋棄中國共產黨併力促其成,九死而不悔。

唯恐這些小動作是欺世盜名的假動作!

動作不論大小,只要有誠意,對於中國政治民主化的作用將無可限量。唯恐江澤民耍小聰明,將小動作變成了欺世盜名的假動作,則既誤國又殃民,既害人又害己。

「狼來了!狼來了!」只能騙人一次。喊多了,哪怕扯破嗓子,別人也只能把你當作穿着大紅唐裝、患有妄想症的老瘋子。


 
分享:
 
人氣:10,532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