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控媒體草木皆兵 江澤民不見棺材不落淚
 
2001-10-19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不會辦報紙,但是很會封報紙,或用各種法西斯手段控制報紙。江澤民獲得中共元老賞識提拔為「核心」,就是因為在八九民運時封掉了當時在全國來說意識形態最開放的上海《世界經濟導報》。雖然後來他也曾誠惶誠恐的向趙紫陽認錯,顯露他的投機取巧面目。

  江澤民上臺以後,嚴控媒體更是他的拿手好戲,除了要營造對他的個人崇拜之外,更要防止「異端」思想的出現。因此這些年來大陸文字獄不斷。例如中共十四大時江澤民的政治報告因為早一天被新華社編輯吳士琛透露給香港記者,吳就被江澤民判處無期徒刑!這些年來先後被捕的還有高瑜、席揚、施濱海等。

  今年以來,在江澤民親自主導下,中共對媒體的管制愈演愈烈。除了有關部門一再下達文件之外,具體是通過以下幾個辦法來對付不太聽話的媒體。

  一,以經濟目的為理由進行吞併。例如組織大媒體集團來應付進如世界貿易組織後的競爭,把一些較小規模,因此也比較出位的媒體吞併來加強管制。例如比較受歡迎的晚報就並入各省市的中共機關報為主的媒體集團。上海、廣州就是這種模式。

  二,明令停辦。如四川的《蜀報》和《商務早報》四月被停刊,前者據說有民營資本進入,後者強調獨家新聞和民間色彩;五月廣西的《廣西商報》被要求並入廣西壯族自治區的中共機關報《廣西日報》,但是在被拒後被下令停辦;六月,南京市的《經濟早報》因為有文章諷刺江澤民也被停刊。

  三,整頓班子。廣州的《南方週末》一向比較敢於揭露社會的陰暗面,雖然廣東省委一直抵制來自中宣部的壓力,但是前年終於還是撤換了總編輯江藝平,但是上頭還不滿意,因此今年五、六月間大改組,又撤換了一批人員,屁股還沒有坐熱的總編輯錢鋼也被迫下臺。《成都商報》被整頓是因為報導一位縣委副書記趕赴「三講」撞死人引起省委書記周永康的不滿而批示曰:「即使在資本主義國家裡,也不會有如此給政府抹黑的新聞自由。」這個周永康是江澤民的親信,作為省委書記,對資本主義和新聞自由竟是如此的無知!

  四,打壓甚至逮捕編采人員。今年三月河南銷量最大的《大河報》副總編輯馬雲龍被撤職,因為發表過有關投資環境差及衛生部門腐敗的報導。江西《都市消息報》新聞部主任姚小紅因為報導五月份該省一宗死刑犯還沒有斷氣就被摘除器官出售引起家屬不滿的消息而被解雇;七月,廣西《南國早報》因為刊登一個私營工廠雇傭數百童工的消息引起南寧市勞工監察大隊的不滿而被審查,有關一度失去人身自由。而觸犯高官的就面臨牢獄之災了。國際保護記者協會公布去年全球有八十一名記者被捕,其中中國大陸就有二十二位,為全球之冠。例如香港《文匯報》前駐北京辦事處主任姜維平因為在香港《前哨》雜誌發表《薄熙來搞廉政抓小放大》,以及瀋陽市和大慶市領導人的腐敗而在去年十二月被捕,面臨重刑;但是這些領導人的腐敗也是中共所無法否認的事實。

  為了明年中共十六大權力接班的平穩進行,在江澤民親自主導下,今年六月中宣部已經下達長約兩千字的文件,列舉了出版物嚴禁刊登的內容,即:揣測黨政領導人職務的變動文章及報導;要求中共十六大實行多黨制或其他政治體制改革的文章及報導;違背馬克思主義基本原則的文章及報導;抵觸黨和國家重要政策的文章及報導;涉及暴力、淫穢的內容;涉及軍事機密及其他國家機密的內容;危害社會穩定或反對中共民族政策的內容;其他捏造事實的文章及報導。文件還禁止媒體集中報導重大貪污腐敗醜聞、重大犯罪案件及各種天災人禍,這類新聞只能採用新華社的消息。

  不久前的一連串的報導,還披露了北京對媒體的多種苛刻要求,計有「三不准」、「四嚴禁」、「八要求」、「十宗罪」等等。

  其中「三不准」就是禁止收集大陸腐敗醜聞、重要犯罪案件和天災人禍。相信是總結了「教訓」才做出這些規定的。例如對遠華集團走私案的報導牽扯出江澤民的親信、現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兼北京市委書記賈慶林,干擾了江澤民的接班大計;而犯罪案件和天災人禍往往也透露出中共內部斗爭和腐敗、顢頇、草菅人命的情況,影響中共英明、偉大的形象而導致人民的不滿。

  而「八要求」更徒顯中共草木皆兵的心理。其中的幾條如:第四條,法輪功創始人生日的五月二十一日要避免在媒體廣告中出現「祝賀生日」等字句。看來凡是這一天生日的中國人都要更改自己的生日日期,免遭無妄之災。第七條,出版社在出古書時,要注意影射現實的傾向。面對浩如煙海的史料和千變萬化的現實,可要難倒編輯了。

  這些中央的文件和通知之類,有些是江澤民親自口述的,並且提醒媒體工作者,一犯錯誤就沒有改正的機會,報刊出版社將永遠關閉而不是「整頓」,意味著整個機構的成員失去「生存權」。這是類似對付法輪功的「連坐法」。那是江澤民對政權感到很深的危機感才會下達上述威嚇性的文件和命令。因為媒體也可以說是維持中共統治的最後一道防線。在這個情況下又怎可期望中共可以開放新聞自由?特別是膚淺、保守的江澤民還在臺上。

  但是,「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川壅而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江澤民不一定不知道中國的這個古訓,然而江澤民為了保護他的特權利益,非得嚴控媒體不可,不見棺材他是不會落淚的。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