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皮──江澤民抬出孫中山爲中共專制遮醜
 
沉默
 
2001-10-12
 
【人民報消息】今年是辛亥革命九十周年,雙十節前海峽兩岸及世界各地華人紛紛舉行各種紀念活動,緬懷國父孫中山及推翻帝制,創建共和的無數革命先烈,特別引人注目的是中共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破天荒地召開了有六千多人參加的紀念大會。黨,政,軍,青,婦,花瓶黨全體出動,盛況空前,長安道一帶車水馬龍,途爲之塞。

江澤民在大會致詞時,竟厚顔無恥地自稱是中囯共產黨忠實地繼承了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繼承了辛亥革命的光榮傳統,並再次呼籲由國父親手締造的中華民國接受中囯共產黨的「一國兩制」,成爲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省,將青天白日旗換成五星紅旗,所有中華民國的國民也全都改換門庭變成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以便在世界各地分享偉大祖國的尊嚴,例如:「六.四」屠城以及赴南韓的大陸偷渡客又在冷凍艙中活活悶死了二十五人,屍體被拋入海中等等。

衆所周知,中共建政後三民主義在大陸不但被打入冷宮,就連孫中山的肖像也鮮有所見,在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土地上,到處是馬,恩,列,斯,毛的肖像,中蘇關係惡化後,就連馬,恩,列,斯的像也不見了。到了全國山河一片紅時,連廁所的牆上都刷滿了偉大舵手的畫像,至於國父孫中山先生,哪裏還有他老人家的容身之處──沒有像他的岳母那樣被紅衛兵小將從宋氏陵園中挖出來,砸棺暴屍,扒光衣服已是大幸!

如果要考一下,不要說是大陸青少年學生,就連上過山,下過鄉,年過半百的老三屆也有很多人不知三民主義爲何物,至於三民主義就是救國主義則更無人知曉了。

中共當局今天忽然興之所來重拾三民主義之大纛。並非這個邪黨真地認識到馬列主義的禍害,共産主義的荒謬與「階級斗爭必須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的凶殘暴虐,願意放下屠刀回頭望岸了。江澤民之所以抬出國父仍是爲了給中共專制獨裁政權遮醜,爲了給窮途末路的中囯共產黨執根救命稻草,其實早在中共中央十五屆六中全會公報中即明白無誤地表明了:中共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堅持中囯共產黨的領導,堅持社會主義制度,堅持人民民主專政---即堅持臭名昭著的「四項基本原則」不變,並加上了鄧小平理論和江酋不倫不類的「三個代表」,搞得更加非驢非馬,不三不四。中國目前其實正處於社會帝國主義的雛形期,與國父孫中山先生所締造的共和性質的中華民國相去甚遠,加料後的「四項基本原則」與三民主義更是南轅北轍。現江澤民居然無視中華民國之存在,公然指鹿爲馬說中囯共產黨才是三民主義的忠實繼承人,信口開河到差點就要把辛亥革命說成是中囯共產黨領導下的新民主主義革命的第一塊裡程碑了。

江主席自知自己的謬論如天方夜譚難以服衆,遂又將中山先生要求中國統一的言論找出來,作爲其強迫臺灣接受「一國兩制」的依據。殊不知中山先生生前雖多次說過中國必須統一的話,但他老人家卻決不會認爲中國必須統一在中囯共產黨一黨專制的暴政下。中共這種顛倒黑白,斷章取義的拙劣手法除了貽笑天下外,還能得到什麼結果呢?

中共既然把自己打扮成三民主義的孝子賢孫和中山先生的嫡系傳人,那爲什麼要改國號爲中華人民共和國?改青天白日旗爲五星紅旗?中囯共產黨似乎忘記了,當年正是他們「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推翻了中華民國在大陸的統治,將中山先生締造的共和體制改成了共産專制體制,使兩岸人民分裂分治五十多年,在「鎮壓反革命運動」中,中共更是下達殺人指標,瘋狂屠殺國民黨人;到了文化大革命中又秋後算帳,掘地三尺,誰如不小心留下一張印有青天白日黨徽的信紙,都要被戴上「現行反革命份子」的帽子,從此墜入阿鼻十八層地獄,全家不得善終。

時至今日,中共仍頑固的死不承認退到臺灣的中華民國合法政權,中共不但竊據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而且在國際上用盡一切手段破壞中華民國的邦交,打壓中華民國的生存空間,中共不管在任何國際場合,只要看到中山先生親自審定的青天白日旗,中共代表便要退場以示抗議。最近甚至有赴臺參加體育比賽的大陸體育代表團在臺灣的體育場看到青天白日旗竟也以罷賽進行抗議,極大地激起了臺灣人民的義憤。這難道也是中囯共產黨繼承辛亥革命光榮傳統,繼承中山先生三民主義的具體表現?

「聊齋志異」中有這麼一則故事,說有一厲鬼每至深夜便往自己臉上貼上畫成美女的皮去欺世惑衆。只要一有人被其美色所惑上了勾,便在同枕時被這厲鬼咬斷喉管吸光身上的血成了具乾屍。有一書生說什麼也不相信如此美艷迷人的尤物是個魔鬼,直至有一晚他從窗戶的破洞中偷窺到這個魔鬼正在修補剛卸下的畫皮時才嚇得屁滾尿流---因爲畫皮只不過是一張假面具而已!

二000年十月十日於芝加哥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