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打一場摧毀專制的第三次世界大戰(下)
 
曹長青
 
2001-9-23
 
【人民報消息】據最新一期《時代周刊》介紹,賓.拉登的父親和沙特阿拉伯建國之父有私交,因而獲得經商特權而發了財,其總資產達50億美元。老拉登有4個妻子,52個子女,去世後遺產主要分給了20個兒子,那時賓.拉登13歲,分到了8,000萬美元,從此小拉登成為阿拉伯世界的大富豪。

雖然賓.拉登把8千萬遺產通過生意滾成了2億5千萬美元,但拉登組織恐怖主義活動花費巨大,他在阿富汗可能就有5,000名追隨者,在全球60多個國家有分支組織,還要購買大量武器彈藥。按照他的組織和活動規模,他的2億半美元在過去十年中早該花光了,但拉登總有花不完的錢,顯然很可能來自其他渠道。

拉登曾多年在蘇丹居住(蘇丹近年一直為穆斯林原教旨主義勢力掌控),1996年蘇丹在美國壓力下讓拉登離開。拉登乘坐包機,帶著他的3個妻子和50個保鏢去了阿富汗,不久就成了塔列班政權的座上客。一位原蘇丹官員在美國作證說,拉登在蘇丹的恐怖份子訓練基地,費用幾乎都是由蘇丹神學政權提供;而伊拉克、利比亞、伊朗等穆斯林世界的獨裁政權,也暗中向拉登提供資金,利用他組織恐怖襲擊活動,打擊西方國家。

《紐約時報》精通中東問題的專欄作家弗瑞德門(ThomasFriedman)分析說,穆斯林獨裁國家所以支持拉登,最主要的原因是,恐懼美國為代表的西方民主制度和價值進入阿拉伯世界,動搖他們的獨裁統治;另一個是用支持恐怖主義組織,來換取他們保證不在這些國家惹是生非,製造麻煩,其目的仍是保持這些專制政權不受威脅。

因此,美國要想真正根除恐怖份子活動,必須把窩藏支持恐怖主義組織的國家,同恐怖主義組織相等看待,使用戰爭手段,實施軍事打擊。布什總統20日在國會的演講已向這些國家發出「最後通牒」:「站在我們這一邊,或者遭到和恐怖主義份子一樣的命運。」

有人強調,美國的這種新型敵人是無形的,根本沒法對付。但事實上主要的恐怖主義組織都是有形的,而且有名有地點:「哈瑪斯」在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管轄地,「聖戰」在埃及和黎巴嫩,「解放陣線」在敘利亞。另外在蘇丹有恐怖份子訓練基地,伊拉克、利比亞、伊朗也都暗中支持恐怖主義組織。美國必須有決心、敢於和這些窩藏支持恐怖主義的專制國家打一場全面的戰爭,因為只要這些穆斯林獨裁政權不垮臺,恐怖主義份子就有庇護之地,恐怖活動就不會有完結。

這一點可以從土耳其的變化看出來。1999年我曾到安卡拉和伊斯坦布爾採訪了兩個多星期,更加直感到土耳其的獨特之處。雖然土耳其也是穆斯林國家,清真寺每天5次呼籲人們去祈禱,大街上可以看到黑紗蒙面的女性,但土耳其卻是一個相當親西方的國家,過去半個多世紀一直實行西方式的民主選舉制度,並有相當程度的新聞自由。我不懂阿拉伯文,但從當地的英文報紙《土耳其時報》(TurkeyTimes)上,不僅讀不出反美情緒,而是從那熟悉的英文字母中讀出了共同的人類文明。在這種民主制度下,不要說絕無可能有政權力量支持恐怖主義組織,而且土耳其政府向來以嚴厲打擊恐怖活動著稱。土耳其不僅不是反美或恐怖主義活動的庇護地,恰恰相反,這個穆斯林國家過去50多年來一直是美國的重要盟友□□土耳其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19個成員中唯一的穆斯林國家,並且早在50年代就加入。韓戰時,抗擊北韓和中共軍隊的聯合國軍,除了美國之外,土耳其的兵力最多,超過英、法、澳、加等國。

土耳其的變化證明,產生恐怖主義的根本原因,不是穆斯林宗教,不是阿拉伯文化,而主要是專制制度,是這種大邪惡在背後支持那些拉登小邪惡、在前臺的邪惡,目標是攻擊民主制度和人類文明,以保持專制制度在阿拉伯國家的繼續統治。恐怖主義份子為什麼多出在中東地區?主要原因就是那個區域基本掌握在專制政權手中。

今天,聯合國191個成員國中,三分之二以上是民選政府:在歐洲,全部的共產黨政權都已垮臺,使歐洲成為全部國家都實行民選制度的洲際大陸;在有35個國家的美洲大陸,除了共產古巴之外,其他全部34個國家都相繼實行了民主選舉;在有48個國家的南部非洲,27個國家實現了多黨選舉政治,包括中國人一向視為極為貧窮落後的坦桑尼亞、贊比亞、馬拉威等;在亞洲,菲律賓、南韓、臺灣、印尼、東帝汶的民主進程令世界矚目。但是在中東阿拉伯世界,除了埃及實行了一定程度的民主選舉,和比較開明、傾向西方的約旦、科威特、沙特阿拉伯之外,其他國家基本上被敵視美國和西方文明的獨裁者劫持。尤其是伊拉克、伊朗,和北非的利比亞聯手,成為恐怖份子的井岡山和威虎山。美國和文明社會要想根除恐怖主義組織,必須下決心,炸毀這些威虎山,摧毀座山雕,才可能根除那些小爐匠和小拉登們。

第七,堅持美國有軍事自衛權利:

美國還沒有對塔列班開戰,中共就進行杯葛,強調一切戰爭行為要經聯合國決議批准。而中國是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具有否決權。當年伊拉克侵占科威特,美國率全球36國軍隊打擊伊拉克之際,中國就是百般阻撓,最後看大勢已去,投了棄權票。後來美國率領北約軍事干預南斯拉夫對科索沃的種族清洗時沒有經過聯合國,主要原因是中共及俄國堅決反對,根本沒有通過決議的可能。

這次恐怖份子攻擊美國本土,造成大規模平民死亡,美國作為一個主權國家,有權進行自衛並回擊,向那些恐怖組織和窩藏支持它們的國家開戰,而不需要經聯合國決議,更不需經中共那種專制國家同意。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時,沒有聯合國,當然也談不上經聯合國批准,美國等盟軍不僅照樣參戰,並打敗了德日意軸心國。

另外,聯合國已越來越成為專制國家聯手杯葛正義行為的國際場所。不久前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竟秘密投票「選」掉了美國在這個組織中的席位,而由全球人權記錄最惡劣的蘇丹等國家遞補,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因此,索爾仁尼琴在1970年的諾貝爾文學獎書面領獎詞中就指出,「在一個不道德的世界裡,聯合國也變得不道德了,它的很多成員國政府不是自由選舉產生的,而是暴力強加的,有些是用武器奪取的。」像中共、古巴、伊朗、伊拉克、利比亞、緬甸、越南,蘇丹等專制國家,人權記錄極為惡劣,但它們照樣有「一國一票」,且很多時候形成「多數」,把聯合國變成反美、反西方、反文明的流氓俱樂部。今天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這個花銷龐大、效率低下、官僚腐敗嚴重的國際機構除了每年花掉幾十億人民的納稅錢、滿足西方左派的國際大政府幻想、以及每年那些權力者們聚集開個大Party(吃得更加「圓首」)之外,沒有什麼實質性的作用。

美國應該利用現在沒有了蘇聯共產帝國的牽制,又是世界唯一超強的機會,凝聚一切可能的力量,打一場摧毀專制、根除恐怖主義的第三次世界大戰。

歷史正給予美國和文明世界的領袖們以機會,關鍵的不是美國有沒有能力,而是在我們這個時代有沒有戰勝法西斯的丘吉爾、羅斯福,有沒有抗衡共產主義的里根、撒切爾!我們拭目以待。

2001年9月22日於紐約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