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打一場摧毀專制的第三次世界大戰(上)
 
曹長青
 
2001-9-23
 
【人民報消息】這次恐怖份子對平民的大規模謀殺,再次提醒美國人和文明世界,必須對恐怖主義進行全球性反擊,從根本上摧毀它,根絕它。而要實現這個目標,美國必須進行整體性的觀念改變,對全球戰略做出重大調整,領導文明世界打一場摧毀專制的第三次世界大戰。

第一,必須明確戰爭性質。

早在八十年代初期,穆斯林原教旨主義份子就開始了對美國和西方文明的「聖戰」。其第一次重大攻擊是1988年以行李炸彈炸毀了美國泛美航空103客機,259名乘客全部遇難(飛機墜毀導致地面11人死亡);第二次重大攻擊是1993年炸世貿大廈,6人喪生,1,000多人傷殘;第三次重大攻擊是1998年炸毀美國駐肯尼亞和坦桑尼亞的大使館,224人遇難(200人是當地平民);第四次是去年在也門襲擊美國軍艦,17名官兵喪生;僅從1990到1999年,因恐怖份子襲擊而喪生的就達2,527人;這次世貿大廈被毀、五角大樓被炸,可能多達近7,000人死亡。

美國,尤其是左派的克林頓政府,面對這種恐怖攻擊,根本沒有把它當做是一場必須反擊的戰爭,而是當做刑事犯罪,交給了聯邦調查局和法院處理。即使在美國駐外使館被炸之後,克林頓也僅下令對阿富汗境內的恐怖份子訓練基地發射了幾枚飛彈,用100萬美元一枚的戰斧飛彈,來打10美元一個的帳篷,不僅浪費納稅人的錢,而且完全沒有效果。直到這次世貿大廈被毀,美國人才醒悟到這是一場戰爭。

第二,必須使用戰爭手段:

確定了戰爭性質,就必須使用戰爭應該用的軍事手段,從過去的綏靖政策中吸取教訓。炸毀美國泛美航空客機的兩名恐怖主義份子,早已被查明隸屬利比亞軍事情報部,但卡扎菲政權窩藏這兩人拒不交出。由於美國政府把它視為刑事犯罪,而不是戰爭,因此根本沒有採取真正的軍事手段,僅是施加外交和經濟壓力,迫使利比亞交人。該案一直拖了12年,去年卡扎菲才提出有條件交人□□既不交給泛美客機所屬的美國,也不交給飛機墜毀地的英國,而是交給第三國審理。結果,謀殺了259名乘客的兩名恐怖份子,一名僅被判無期徒刑(要用文明世界納稅人的錢一直養活到他自然死亡),另一名竟被釋放。

1993年炸世貿大廈的主犯被抓獲後,紐約法院對該案馬拉松地審理了多年,最後判處該主犯245年累積徒刑;炸毀美國駐肯尼亞和坦桑尼亞使館、導致224人喪生的四名主犯被抓獲後,也是被判無期徒刑。

這些被判處無期徒刑的恐怖主義份子不僅要用美國人的納稅錢一直養活他們到死,而且這些案件的審理花費巨大。僅炸毀美國駐外使館的四名兇犯的審理,美國聯邦政府就花費了700多萬美元。據《紐約時報》7月31日的報導,聯邦政府給這四個兇犯請的律師費用(每小時125美元)就高達400多萬美元,僅法庭口譯和文件翻譯費就用了140萬美元。

今天,美國確定這是一場戰爭,就必須使用戰爭手段,把對付恐怖份子的任務交給五角大樓,而不是交給法院;把它作為軍事行動交給參謀長聯席會議,而不是作為刑事犯罪,交給聯邦調查局。

第三,必須摧毀恐怖組織的整個系統:

這次美國被襲擊後,很多白宮要員誓言緝拿幕後主謀、藏匿在阿富汗的賓.拉登。但1941年珍珠港被襲擊後,羅斯福總統卻沒有誓言把日本海軍、空軍司令緝拿歸案,而是對整個日本宣戰,全面打擊日本的軍國系統,直至把這個「系統」完全摧毀。從此不僅消除了襲擊美國的可能,而且使日本轉型為民主國家和美國的盟友。正如前美國國務卿基辛格最近撰文所說,只有像當年對待日本軍國一樣,連根拔除產生襲擊的「系統」,才可能杜絕再被襲擊。「卡耐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EIP)研究員卡甘(RobertKagan)則認為,美國這次只有像打擊納粹德國、反擊日本軍國、冷戰時抵抗蘇聯帝國那樣嚴肅地看待、全面地參戰,才會贏得這場戰爭。

第四,發揮民意和國會支持的優勢:

伊拉克侵占科威特,鄧小平下令「對越反擊戰」,都是獨裁者一句話就可以進行。但由於美國是民主國家,總統要對外宣戰,必須獲得國會授權,而民主程序總是既緩慢又充滿爭議。二戰時,珍珠港被偷襲後,國會才授權羅斯福總統對日宣戰。今天,面對美國本土受到如此襲擊,眾議院以420比1、參議院以98比0的絕對壓倒多數授權總統採取戰爭手段、使用任何武器打擊恐怖份子。布什總統還獲得了民意的強度支持,據9月17日《今日美國報》發表的該報和CNN及蓋洛普聯合進行的民調顯示,88%的美國人支持對恐怖份子打一場戰爭;即使為打仗要增稅和征兵,支持率也分別為84%和77%;即使這場仗要犧牲地面部隊1,000人以上、持續多年,支持率仍高達65%以上。布什總統20日在國會發表講話當晚《華爾街日報》和ABC電視臺做的民調顯示,高達91%的民眾支持布什以戰爭手段全面打擊恐怖主義的強硬政策。自二戰以來,從沒有任何美國總統獲得國會和民意兩方面如此堅定的支持。

第五,利用軍事優勢:

仗還沒打,就有杞人憂天,恐嚇說阿富汗將成為第二個越南,一個拉登被擊斃,十個、一百個拉登站起來。阿富汗和拉登真的有這麼大的實力嗎?阿富汗人口和臺灣差不多,但卻是亞洲最貧窮落後的國家,沒有電視(擁有電視者被回教法庭判為犯罪),幾乎沒有電話,零星有些電臺。70%是文盲,平均壽命低於46歲。全國14,000英里的所謂道路,不到10%有硬土路面,其他都是需要整修的爛路。塔列班政權的全部民兵似的軍隊還不到45,000人,使用的是80年代蘇軍撤離時扔下的陳舊、破爛武器。這樣的軍隊不要說抵抗世界唯一超強,就是亞洲的任何國家都可以輕易地擊敗它。

而所謂一個拉登被擊斃,千百個拉登站起來,更是聳人聽聞。怎麼當年二戰時一個希特勒被鏟除,沒有十個希特勒站起來?一個東條英機倒下去,沒有一百個西條東機再出現?拉登們所以存在,就像希特勒和東條英機們曾存在一樣,不是因為他們真的有多麼強大,而是文明世界沒有清楚地意識到邪惡的嚴重性,更沒有對邪惡及時、堅定地採取行動。希特勒的「強大」,就是因為人類有太多的張伯倫,太少的丘吉爾!

且不說巴基斯坦、烏茲別克等國家都同意美國使用他們的軍事基地,即使沒有這些援助,美國也有軍事力量摧毀塔列班和拉登們。華盛頓「國防信息中心」(CDI)軍事研究員、前美國海軍少將貝克(StephenJ.Baker)近日撰文介紹美國戰力說,美國這次打擊阿富汗的軍事行動,將主要由總部在邁阿密的中央戰區負責、美軍歐洲戰區協助,僅這兩個戰區,就有六個航空母艦群(不包括已在印度洋及附近海域巡弋的34艘美軍驅逐艦、巡洋艦等),航母所屬及附近部署的戰機和轟炸機有400多架,其中B-2轟炸機可連續飛行31小時不用加油(即可從紐約飛到上海再返回)。B-52新型轟炸機能夠連飛8,800英里,並可攜帶空中發射的飛彈,美國現有85架這種轟炸機處於戰備狀態。從航母上發射的戰斧飛彈,射程1,000英里以上,海灣戰爭的檢驗是,這種飛彈命中率為85%,可打擊小到20尺體積的目標。僅兩個戰區就擁有900枚這種飛彈。

此外,美國在地中海地區有7艘可以發射戰斧飛彈的驅逐艦戰斗群;還有100多架轟炸機和戰斗機分布在土耳其、沙特阿拉伯和其他海灣國家的軍事基地。

這次美國的軍事行動將會大量使用特種部隊和傘兵,據貝克介紹,美國各兵種現有各類特種部隊600多支,包括海軍的海豹突擊隊(NavySEALTeams),第75別動隊(75thRangerRegiment),第82空中特警隊(82ndAirborneTroops)等,專門訓練為從事遊擊戰,兩棲登陸,定點打擊等,是美軍中最訓練有素的對付恐怖份子的精銳。

以這樣的軍事懸殊,根本就不是殺雞用牛刀,而是用戰斧斬螞蟻。即使全部阿拉伯世界的獨裁國家加起來也不是美國的對手。海灣戰爭前伊拉克的獨裁者候賽因狂言要讓美國士兵「血流成河」,但結果他的50萬大軍被只有100小時的地面戰就打得落花流水。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