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中共──从里根名言看今日中国(图)
 
高天韵
 
2018-8-31
 



8月31日,山东寿光被洪水冲垮的蔬菜大棚就是人祸。要想避免中共制造的灾害,只有决裂和解体中共这一条路。

【人民报消息】里根总统有句名言:「谁是共产主义者,你如何判断?那是研读马克思和列宁作品的人。谁是反共产主义者,你如何判断?那是读懂了马克思和列宁的人。」

一百多年来,共产主义的学说和实践给世界带来了战乱、饥荒、暴力和恐怖,夺走了一亿多生灵。在消灭阶级、整肃异己的运动中,共产体制下的人们深刻体验了这种「主义」的冷酷和血腥。于是,许多共产党人,从最初的热切向往、积极追随,转向了怀疑、反思和否定、抛弃。从自身及身边的悲剧中,他们终于读懂了马克思、列宁,看透了红色理论的邪恶。不可逆转的真实的灾难,令他们走向清醒。

今日,中国仍处在共产党的统治和奴役之下,愈演愈烈的社会乱象、矛盾冲突,以及因人祸而加剧的天灾,一波一波地撞击中华大地。苦不堪言,无奈、无助,是绝大多数国人的生活现状。

眼看着毒疫苗残害儿童,有家长质问:我们应该如何生存?当猪瘟蔓延、洪水肆虐、财产流失,有人呐喊:大难临头,老百姓该怎么办?

快刀斩乱麻,釜底抽薪──退出中共,抛弃中共。这一剂良方,可以破解万难,救民于水火。

反对共产主义的声音,早已在世界各地响起,请用心倾听。

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说过:「我认为共产主义在苏联国土上试验了70年,是人民的一场悲剧!遗憾的是这个主义发生在我们国家!共产主义只是一个美丽、愚蠢的乌托邦,虽然还有些国家虚伪地坚持,但是我相信这些国家的人民会慢慢发现这个事实的!」

捷克已故总统哈维尔说:「这种乌托邦曾为我们展示了一个地球上的天堂,但最终却产生了古拉格群岛,令很多民族遭受了无尽的痛苦和践踏。」

乌克兰前总统尤先科曾说:「共产邪恶就只能称为邪恶,不能叫别的……共产主义极权需要的是绝对的权力。而对于这个绝对的权力,人就必须变成动物一样,忘记道德,忘记灵魂,成为非人类。」

1992年,中共党史专家司马璐先生在受访时说:「共产党这个组织,却是一种邪教,一种巫教式的邪教。政教合一,使得这个邪教造成的灾难变成了全国性的。」

王若望早年投奔延安,在中共建政初期就已是高级干部。后来,他被划为「右派」,在「文革」中又坐牢4年。71岁时,他因「六四」入狱一年多。1993年,王若望说:「指望中共自我完善,主动开放党禁、报禁,就是对中共的顽固本质缺乏理解的表现,是一种一厢情愿的幻想!」

高智晟律师在2005年底受访时表示,要解决中国的问题,就是「退党」。他说:「很简单,退党,走上街头。要持续的有人退党的话,两三年之内,要党员全部都退了,不跟流氓集团合作的话,结束杀人集团的狗命。它连命都没有了,怎么杀你呢?退党,去信神,这是我们目前能做的。」

2009年3月15日,前中共国安部对外谍报官李凤智在美国的集会上宣读了决裂中共的感言。他说:「中国无以计数的受难者的遭遇令我心痛,中国的弱势民众的悲惨现状也让我的良心受到冲击。」「共产党并不是中国,共产党损害了中国,包括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和文化。所以,反党应该是爱国,退党则是在救国,只有站出来,才是真正的为国尽忠,才是真正的保护我们国家的安全。」

前陕西电视台编辑马晓明1998年公开退党,他说,中共以「假、恶、斗」为生,导致社会是非不分、善恶不辨、物欲横流,大面积的说假话。他鼓励同胞退出中共:「还没有认识到共产党邪恶本质的人赶快加深认识,不仅要听共产党在宣扬什么,还要看它实际做的是什么,要知道其罪恶历史,认识清楚后,不要怯懦、退怯,要勇敢地退出这个罪恶的团伙。」

回看历史,工人、农民、奔向延安的青年、归国科技人才、诚恳建言的「右派」、文革被清理的知识分子、党内员老,投奔中共的各界人士都惨遭打压,被骗、被整得家破人亡、被踏上一万只脚。

再看现当代,「六四」学生、维权人士、追求信仰的修炼者,凡是向往真理、敢于对抗暴政的,都被非法定罪、折磨,大批好人被迫害致死、被强制失踪。中共暴虐一再重演,邪恶本质丝毫未变。

历史与现实证明,任何人,若是相信中共,必定会惹祸上身。面对瘟疫、洪水、金融陷阱、治安混乱、官场腐败、人权侵犯,我们需要摆脱危机,突围求生。出路和希望,就在于决裂中共,从心灵上对它一票否决。△

(转自大纪元)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