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儿地下贩卖网 6万元卖掉亲生儿(多图)
 
2018-7-28
 



微信群内发布领送婴儿信息,网络涉及全国多省市。

【人民报消息】或许是因为中国污染太过严重,客观现实是如今的中国夫妇不孕不育的越来越多,于是让不法份子钻空子,催生出一个庞大的地下婴儿买卖市场和网络。媒体暗访揭开这个不道德网的一角,尽管如此,消息也很快被删除,但其内容已经流传出来,真相让人吃惊。

据《潇湘晨报》2018年6月25日报导,6月21日上午9时多,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现代儿童妇女医院4楼病房内,一个婴儿在月嫂的怀中,刚刚出生几天的他不会知道,他的亲生母亲正准备通过中介之手将其以6万元的价格卖出去。

6月中旬,记者从打拐志愿者处得知一条线索,其加入一个专门为婴儿卖家和买家联系的微信群,微信群中的中介专门联系外地产妇来湖南进行生产,等待婴儿出生后联系买家将其出售。

记者与志愿者一道以买家身份与中介见面接触后,发现一个更完整的婴儿地下交易链条:中介除了负责联系买卖双方赚取差价外,还让产妇冒充他人身份在医院生产,违规办理出生证明,赚取高额利润。

买卖婴儿网络涉及全国多省市

6月中旬,记者从知名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处了解到一条疑似涉嫌买卖婴儿的线索。

上官正义称,早在两三年前,他就卧底加入过一个可能存在买卖婴儿现象的QQ群,群内成员有数百人,但群内交流比较隐蔽,在中介发布相关信息后,买家就与其私聊了。

前一段时间,志愿者发现这个QQ群已经被禁言。群公告显示,「由于QQ群不安全因素,群主决定所有领的和送养的全部要转入到微信大群。」

从展示的信息看,类似的微信群有5个,同时,要加入这些群需要与群主联系,并交纳几十元不等的「认证费」。

志愿者以买家身分加了一名联系人微信,在缴纳10元认证费用后,被拉进一个微信群。

记者看到,这个微信群内有一百多名成员,来自全国多个省市,每个成员的昵称都标注自己的需求,一些成员以「S」开头,表示「送」,一些以「L」开头,表示「领」,比如一名成员的名称为「L女宝,河北」,表示该成员在河北,需要购买一个女性婴儿。

据群主介绍,「领养」每个婴儿收费6万到9万元。

在群内,每天都会有来自全国大量买家和部份卖家在群内交流,不时有人发布待产信息。

群主表示,她发布的领送信息都是100%真实,私下交流不能确保真实性。对于买主的要求是「拥有身分证、结婚照、户口齐全、不孕家庭」,对于卖家(宝妈)要求为「未婚意外怀孕,已婚无力抚养,父母双方达成一致」。在买家和卖家完成交易后,群主会要求他们退群。

6月17日凌晨,群主发来信息,「刚出生健康男宝,有需要匹配的从速!在湖南益阳」,并发来两段婴儿和产妇视频。

据此人介绍,这是一个在6月16日刚刚出生的男婴,生母是江西上饶人,生父是浙江温州人,这是他们的二胎,因为无力抚养,他们决定将孩子送走。产妇在事前从外地已经到达益阳,并在益阳一家医院成功生产,如果要「领养」需要赶到益阳将孩子抱走,同时需要支付6万元的「营养费」,匹配不成功可退还200%的车费。

有收费 却签订「无偿送养协议」




买卖双方签订「无偿送养协议」。

为了核实情况,在经过与这名中介多次沟通后,6月20日,记者与志愿者一道从长沙赶赴益阳。

这名中介一开始表示,产妇是在益阳和睦佳妇幼医院,后来又称,产妇在益阳现代儿童妇女医院。

6月20日下午4时左右,记者将与中介见面的地点约在益阳现代儿童妇女医院附近的一茶馆内。不一会儿,一名身着白色上衣、体型稍胖的年轻女子来到房间内。

「我是一个人来的,你们这边来多少人都没关系,我的信息肯定确保100%真实。」这名女子自称叫做「可乐」,做中介「不是一天两天了」。很多产妇都是提前和他们约好,从外地赶过来之后,他们负责联系医院进行生产,然后寻找买家,一般产后两三天就可以将婴儿出手。

「之前将医院记错了,因为两边都有宝妈,我太忙了。」可乐说,他们在益阳、长沙、株洲都有点,她自己是临时从株洲过来的,之前有很多「成功案例」,并且与这些地方的一些私营医院「都有关系」。

可乐拿出一张益阳市新生儿疾病筛查中心出具的「新生儿疾病筛查查询卡」。

「半个月之后孩子的体检结果都可以看得到,如果有任何问题,你到时候可以和我联系,宝宝和钱都可以退回来。」可乐说,她帮记者联系的这个产妇是6月初来到益阳的,并在6月16日产下一名男婴,身体健康。

可乐随后向记者介绍整个买卖过程的程序,她稍晚会带记者去医院看一下产妇和婴儿,确定健康情况后,产妇会签订一份「送养协议」给买家。在产妇和孩子出院后,买家抱到孩子后,直接在车上将6万元交给她,其它费用不用管。

可乐自己当面手写了一份「送养协议」,她称产妇之后会按照这个自己手写一份,买家如果有什么需求也可以提出来。送养协议中写道:「本人自愿将儿子无偿送养给好心人,希望以后你们能善待孩子。」

「我有一点要和你讲清楚的是,必须写无偿送养,知道为什么吗?一旦涉及金钱,你也知道,中国法律是不容许买卖儿童的。这个如果写了有钱的话,那以后你们自己负责后果。」可乐向记者交待道。

产妇会不会后悔将自己孩子卖出?可乐向记者打包票称,孩子妈妈签了协议,不会后悔。「后悔的话被抓的就是她,到时候受苦的是她自己,所以她肯定不会,你这边更不能。」可乐说。

产妇冒充他人代办出生证明

那买来的孩子是否有出生证明?以后是否能够上户呢?在与可乐交流过程中,记者提出质疑。可乐称,记者是拿不到出生医学证明的,因为这次孩子的出生证明是以产妇的身分开出来的,记者拿着也没有用,带到身上也不安全。

那有没有办法能够使孩子顺利上户呢?在经过与记者长时间交流后,可乐向记者「支招」。

「你自己先带回去,回去找找关系,实在找不到关系,你可以找我。」可乐说,如果要获得正规医院的出生医学证明,她可以下次找到另外一个待产孕妇,下次生产的时候以买家的身分办理入院手续。待产妇分娩后,医院便可开出买家身分的出生医学证明。

在解除记者的顾虑后,可乐向记者展示一份其在湖南省红十字妇幼医院办理的一份出生医学记录,并表示之前已经办理过多份这样的证明。

可乐透露,办理出生证明才是他们主要的业务,办一个证需要5万元,一个月之内就可以拿到证。

「一整套的数据,到了上户口的地方,他什么都不会问,就直接把户口上了,因为是正规医院出来。」可乐说,为什么要和医院有关系,因为产妇和你们的信息肯定不是同一个,如果医院没有关系,他们不会给你发证。

6月20日晚上7时多,根据记者和中介的约定,记者赶到益阳市现代儿童妇女医院4楼的一个病房内,终于见到这名产妇和婴儿。产妇躺在病床上,婴儿因为黄疸偏高,还躺在蓝光治疗箱内,现场还有一名月嫂在照顾。

「你完全可以放心,我家里还有孩子。我还希望以后不要联系最好。」这名产妇说,自己是江西人,丈夫是浙江温州人,家里还有一个6岁的孩子,前几年公公得了癌症,之前对婆婆谎称已经打掉了,但自己一直在外面,后来就决定将孩子「送」掉,几天前坐客车来到益阳。

为了证实自己的身分,这名女子还展示自己手机里的身分证照片。此证件显示,其真名叫朱某勤,江西上饶人,今年31岁。

但记者从其床头卡上看到其登记的信息叫做「王某明」,年龄为38岁。记者借机提出质疑,中介可乐解释道,这是因为在入院时肯定不能登记真实信息,所以随便报名字。

「这里是私立医院,报一下身分证号码、地址就行了,不会要求看原件。」可乐说道。

在等可乐走出病房的间隙,记者与产妇悄悄交流,这名产妇说,出生证上的「母亲」一栏填写的是王某明。但其不愿意透露自己究竟能得到多少费用。记者还想与产妇进一步交流,可乐立即回到病房。

看到记者多次质疑,可乐也显得生气起来。「你们小心没有错,但是已经小心得过份了。」

记者随后从医院医生处得知,这名婴儿的出生医学证明已经开出。记者从该产妇的入院数据中看到,其登记的身分证也是使用「王某明」的名字,不过其身份证头像已改为产妇头像,相关检查资料均登记为「王某明」的信息。

警方突击 中介被刑拘




涉案的中介「可乐」及其上线已被刑事拘留。

6月21日,是记者与中介约定的进行交易的日子。在之前进行取证后,记者兵分两路,一路到达医院继续与中介周旋,另一路则立即向益阳市公安局赫山分局举报。

上午9时多,记者到达医院后,可乐和另外一名年轻女子也先后到达,并准备为产妇办理出院手续。

「来,让妈妈抱抱你。」在月嫂给孩子泡奶粉喂完之后,这名产妇在孩子出生4天后第一次抱起他。

9时46分,警方进入产妇所在病房,房内人员都愣住了。

「真的不是我,我是过来帮忙的,他们都是自愿的,我只是过来牵个线而已,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可乐一开始将自己的一个用于交流的手机藏匿在自己身上,警方在护士的帮助下找到这个手机,可乐随即蹲在地上。

现场的信息显示,可乐的真名为肖某乐,湖南醴陵人,29岁,随行年轻女子为贵州人。产妇真名为朱某勤,江西上饶人,31岁。朱某勤在现场承认,其实她与丈夫早已分开,经人介绍联系上中介,中介答应生产后给予其4万元费用。

警方同时也确认,中介利用朱某勤生产过程,实际也为一名山东籍的女子王某明违规办理出生证明。也就是说,王某明实际是这张出生证明的买主,如果这个交易能够顺利成交,中介从这一单中就至少能赚取7万元。

随即,警方将现场的多名涉案人员带走,并展开突检。几个小时后,肖某乐的一名上线落网。这名上线出生于1990年,落网时驾驶一辆保时捷跑车。

警方已对此事立案调查,涉案的中介肖某乐及其上线已被刑事拘留,售卖亲生儿子的朱某勤也被采取刑事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之中。

刚刚出生几天,还来不及好好吮口妈妈的乳汁,感受妈妈的爱和亲昵,就被彻底的抛弃,且是直接被亲生母亲卖掉,这是人性的泯灭,是对孩子最大的伤害。对金钱和物质的欲望扼杀了人性的善良,当柔弱无辜的孩子辗转人手而嚎啕大哭时,冷漠的母亲却在点着钞票咧嘴大笑,甚至用卖儿钱去灯红酒绿,购买新衣。买卖亲子,灭绝人伦,于心何忍?做这样的生意更是天理难容,令人发指。△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