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点慌!共产党宣言与高智晟宣言(多图)
 
梁新
 
2018-5-6
 



图中是德国柏林的街头涂鸦,马克思在街边垃圾桶寻找旧瓶子换钱,他的T恤上写着:「我告诉过你要如何改变世界。」马克思生前全是靠他人救济和接受遗产!



中共在2018年5月4日高调纪念死去200年的马克思,因为中共是靠掠夺和偷窃西方国家的经济与技术而壮大的。

【人民报消息】最近,中共中央决策层做了两个让从低到中高层的中共党员、党官有点心慌的动作。

一个动作是,4月23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共产党宣言》及其时代意义举行第五次集体学习,前所未有的要求全党把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当作是共产党人的「必修课」。

有人惊呼:运动了!

接下去的另一个动作是,5月4日,中共前所未有的高调纪念祖师爷、撒旦教徒马克思,5月5日是其生日。中共党总书记习近平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颂赞马克思主义「四个完全正确」。

马克思:共产主义者绝不宣扬道德

撒旦教徒马克思在1848年写下这样的话:「只有一种方法能够简化和缩短杀死旧社会的死亡的痛苦以及新社会诞生的阵痛,那就是革命的恐怖。」

中共党总书记说,要提高中共党员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解决当代中国实际问题的能力和水平,将《共产党宣言》的科学原理和科学精神运用到「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的实践中去。

报道说,他指出,中国共产党是《共产党宣言》精神的忠实传人。《共产党宣言》揭示人类社会必然走向共产主义,中共要把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统一起来、同正在做的事统一起来,坚定四个自信,不为任何风险所惧,不为任何干扰所惑。

他要求学习《共产党宣言》并运用到具体实践当中去,包括推动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维护中国发展利益,扩大对外开放;推进全面从严治党,落实十九大提出的党建总要求和重大部署。

作家乔纳森·蔡特(Jonathan Chait)说:「在历史上,每一个共产党国家都迅速的演变成为压迫民众的梦魇,这一事实相当重要。」

据央视4月24日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4月23日下午就《共产党宣言》及其时代意义举行第五次集体学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学习并发表重要讲话,报道说,他强调了以下11点内容:

1、 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是共产党人的必修课。

2、我们重温《共产党宣言》,就是要深刻感悟和把握马克思主义真理力量,坚定马克思主义信仰,追溯马克思主义政党保持先进性和纯洁性的理论源头,提高全党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解决当代中国实际问题的能力和水平。

3、《共产党宣言》是一部科学洞见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经典著作,是一部充满斗争精神、批判精神、革命精神的经典著作,是一部秉持人民立场、为人民大众谋利益、为全人类谋解放的经典著作。

(马克思宣称:「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

4、《共产党宣言》是一个内容丰富的理论宝库,值得我们反复学习、深入研究,不断从中汲取思想营养。

5、中国共产党是《共产党宣言》精神的忠实传人。

6、《共产党宣言》揭示的人类社会最终走向共产主义的必然趋势,奠定了共产党人坚定理想信念、坚守精神家园的理论基础。

7、我们要把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统一起来、同我们正在做的事情统一起来,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不为任何风险所惧,不为任何干扰所惑,始终坚守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不负共产党人的光荣称号。

8、学习运用《共产党宣言》,就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始终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更好增进人民福祉,推动人的全面发展、社会全面进步。

(捷克前总统、反共者瓦茨拉夫.哈维尔有句名言:共产体制下的生活,是「在谎言里生活」)。

9、与时代同步伐,与人民同命运,关注和回答时代和实践提出的重大课题,是马克思主义永葆生机活力的奥妙所在。

10、我们要以科学的态度对待科学,以真理的精神追求真理,不断赋予马克思主义以新的时代内涵。

11、广大党员、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要学好用好《共产党宣言》等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坚持学以致用、用以促学,原原本本学,熟读精思、学深悟透,熟练掌握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不断提高马克思主义素养。

如果不看让7000万中共党员学的具体东西是什么,光看「坚持学以致用、用以促学,原原本本学,熟读精思、学深悟透」和「熟练掌握」「不断提高…素养」的这些文字,觉得是为广大党员好啊,但一看让学深悟透和熟练掌握的是《共产党宣言》就都傻眼了。


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正在整个世界飘荡。
在中共的《共产党宣言》中,第一句话就是「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上空游荡……」。

2011年5月20日,新华网转载「人民日报海外版」的文章《中共创造奇迹之道:从一个「幽灵」到中国伟大实践》。

文章开头就直奔主题,说:「起初,《共产党宣言》被错印成了《共党产宣言》,而一个『幽灵』,被翻译成一个『怪物』。」

文章说,这个《共产党宣言》是29岁的陈望道坐在柴房里翻译的。1920年2月,陈望道应上海《星期评论》总编辑戴季陶约稿,辞去杭州教职,回浙江义乌县分水塘村老家。戴给他提供了日译本的《宣言》,备用的英译本,则是《新青年》主编陈独秀通过北京大学图书馆主任李大钊借出。

翻译成中文后,「怪物」一词被所有人认可。后来感觉难以被他人接受,就又翻译为「幽灵」。不管怎么翻译,日文英文原文的意思都是「怪物」。而马克思在原文中使用的是「Gespenst」即「邪灵、烂鬼」一词。反正无论怎么说都不是个好东西。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面说了一句非常非常坦白的话:「共产主义者绝不宣扬道德。」

如果再往下追究,《共产党宣言》也不是马克思的原创,他和恩格斯是受到一个从「光照帮」衍生出来的组织委托来写宣言的,这个组织的名字是「共产主义者同盟」。其中主要思想和观点都源于十八世纪德国巴伐利亚的光照帮(Der Bayerischen Illuminaten)。


光照帮的会标
光照帮的会标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其帮主亚当·威索(Adam Weishaupt)告诉心腹,要致力于欺诈的艺术、伪装自己的艺术、侦察别人的艺术和洞察别人思想的艺术。因此,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是光照帮的一个基本特点,欺骗和敲诈是其达到目的的方法。

为了欺骗外界,光照帮表面上树立一个慈善性组织的形象,声称目的是为了使人类成为「一个幸福繁荣的大家庭」(「羊皮」),于是吸引了许多知识份子、政府官员和神职人员等等,使他们误认为这是个纯基督教的慈善性质的组织。

其实,光照帮是一个极其秘密的政治颠覆性组织,其政治纲领是废除人类的文明,建立一个没有人权和道德的独裁政权。巴伐利亚政府发现了光照帮的阴谋后,于1786年下令取缔,隔年下达了更严厉的镇压命令。

从巴伐利亚警察查抄出并公开出版的光照帮秘密文件表明,其政治目的非常邪恶:废除所有王朝、各国政府和宗教信仰,用所谓的「新宗教」──基于唯物主义的无神论来代替。废除私有财产,废除继承权、废除爱国主义,提倡国际主义。废除家庭婚姻以及和家庭相关的价值观和道德、伦理,即达到「共产共妻」的共产主义。

后来的共产党跟光照帮非常相像,所不同的是共产党非法建政,把邪恶的政治目的用于统治和迫害人民。

有网友贴帖子说:

*《共产党宣言》可是共产主义入门级的文献啊,怎么到了常委的级别才开始学习?

*估计马克思也预料不到,170年后,地球上会有个富豪俱乐部学习他的遗作。

*习近平思想都写进宪法,写进党章了吗?!还学习「老马」干嘛呢?

*学习《共产党宣言》芯片明天就会造出来。也许宣言能变出芯片……

*马克思主义是全世界最害人的东西!习不明白现在的人心早就不同以往了。

中共颂赞马克思主义「四个完全正确」

5月4日,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在北京的人民大会堂举行。

据新华社5月4日报道,习近平在大会上发表了一个半小时的讲话,提到马克思主义时,他讲了四个完全正确。他说:「历史和人民选择马克思主义是完全正确的」;「中国共产党把马克思主义写在自己的旗帜上是完全正确的」;「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是完全正确的」。「马克思主义所阐述的一般原理整个来说仍然是完全正确的」。

据自由亚洲电台记者5月4日的采访报道说,身在纽约的中国访民杨茂森先生对习近平的说法表示不满:「习近平瞎说,睁眼说瞎话,因为马克思主义现在已经是破产的,已经证明是行不通的。在这个时代,全世界都在抛弃马列的时候,你还说马克思是很正确的。还把洋死人拿出来说话。这不是满口胡说八道吗?」

习近平还在讲话中引用了马克思的相关论述,说「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所经历的各个发展阶段上,共产党人始终代表整个运动的利益」,「他们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

报道说,但中国共产党统治阶层与底层劳工之间的分裂日益明显。5月1日前后,全国包括广东、福建、江苏等在内多个省份的塔吊司机因为不满工资多年来处于较低水平,同时举行了罢工。而在三月举行的全国人大和政协会议上,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中仅胡润百富榜上榜的企业家就有152位,他们的身价都在20亿元人民币以上,有的超过一千亿人民币。

杨先生告诉记者,他不认为习近平是真的拥护马克思主义,「共产党的合法性和理论基础已经是破产的,他只能是继续睁着眼说瞎话,继续去愚民。事实上,我都怀疑,他自己回到家里,他自己都觉得好笑」。

有网友贴帖子说:共党所谓的唯物辩证法就是精神分裂症: 一边唱国际歌从来不相信任何救世主,一边歌唱东方红太阳神、伟大脱手毛贼党; 一边说中华民族是最伟大的民族,一边说中国人素质不高不能搞民主; 一边说资本主义走的是邪路,一边把自己的子女往邪路上送!

还有网友说:自己都不相信的理论还要骗别人相信,何必呢?中国不需要虚假的马理论,驴理论,骡子理论,也能照常发展,脚踏实地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关注人权,打击贪官,就能实现「中国梦」。玩虚的,假的,空的,不得人心,贻笑大方。以为别人都是傻子。

中国共产党是《共产党宣言》精神的忠实传人

中共实践马克思主义的具体实例在非法建政中实在太多了,下面我们举一个具体的例子,就是目前依然不知去向的律师高智晟在2007年写就的一篇自述,如下:


2005年自信的高智晟。

2009年失踪,一年后复出的高律师。

我想提醒今天共产党在全球的那些「好朋友」、「好伙伴」们:共产党对国内人民愈发蛮横及冷酷的十足底气,是被我们和你们一同给惯出来的。

                    ──高智晟律师

我费尽周章终于面世的文字,将撕去今日中国许多东西的人相,露出「执政者」那超乎常人想像的心肠本色。当然,这些文字亦势将给今天共产党在全世界的那些「好朋友」、「好伙伴」带来些许不快、甚而至于难为情──这些「好朋友」、「好伙伴」们内心对道德及人类良知价值还存有些敬畏的话。

今天,暴富起来的共产党,不仅在全球有了越来越多的「好朋友」、「好伙伴;」而且把「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这种颠倒黑白的口号喊的气壮如牛。对中华民族人权进步事业而言,之两者无一不是灾难性的。

2007年9月21日夜20点左右,当局口头通知说让我去接受例行的改造思想谈话。行在路上,我发现较往常比有了些异样,平时贴身跟踪的秘密警察们拉开了较远的距离。行至一拐角处时,迎面扑来六、七名陌生人。我的背后脖颈处被猛然一击,眼前感到整个地面飞速向我砸来,但我并未昏迷。接下来,感到有人揪起我的头发,迅速套上了黑头套,被架上了一辆凭感觉是两侧面对面置有座椅而中间无椅的车上。我被压迫趴在中间,右侧脸着地,感到有一只大皮鞋猛然踩压在我的脸上。多只手开始在我身上忙碌,由于他们对我一家的绑架频繁,故而照例在我身上未搜得对他们有价值的东西。但我感觉到了此次与以往绑架的不同。绑架者抽下了我的皮带将我反绑,我趴在车中间,估计着有不低于四个人的脚踏在我的身上。大约四十分钟左右,我被拖下了车站立着,裤子已掉至脚脖上的我被推搡着进了一间房屋,此前一直没有任何说话的声音。

我的头套猛然间被人扯下,眼前一亮的同时,辱骂和击打开始了。「高智晟,我操你妈的,你丫的今天死期到啦,哥儿几个,先给丫的来点狠的,往死里揍丫的,」一个头目咬呀切齿吼叫道。这时,四个人手执电警棍在我头上、身上猛力击打,房间里只剩下击打声和紧张的喘气声。我被打的趴在地上,浑身抖动不止。

「别他妈让丫的歇了」,王姓头目吼道(后来得知之姓王)。这时,一名个头一米九以上的大汉抓住头发将我揪起,王姓头目扑过来疯狂抽打我的脸部,「操你妈,高智晟,你丫的也配他妈穿一身黑衣服,你丫是老大呀,给丫的扒了」。我迅速被撕的一丝不剩。「让丫的跪下」,随着王姓头目的一声吼叫,后小腿被人猛击两下,我被打的扑跪在地上。大个子继续揪住我的头发逼迫我抬头看着他们的头目。这时,我看到房子里一共有五人,四人手持电警棍,一人手持我的腰带。

「你丫的听着,今天几位大爷不要别的,就要你生不如死,高智晟我也实话告诉你,现在已不再是你和政府之间的事啦,现在他妈的已经完全变成个人之间的事啦,你丫的低头看一看,现在地上可一滴水都没有,待会儿地上的水就会没脚脖,你他妈一会儿就会明白这水从哪里来」。

王姓头目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开始电击我的脸部和上身。「来,给他丫的上第二道菜」,王头目话落,四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感到所击之处,五脏六腑、浑身肌肉像自顾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的满地打滚,当王姓头目开始电击我的生殖器时,我向他求饶过。我的求饶换来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疯狂的折磨。王姓头目四次电击我的生殖器,一边电击,一边狂叫不止。

数小时后,我不再有求饶的力量,也不再有力量躲避,但我的头脑异常的清醒。我感到在电击时我的身体抖动的非常剧烈,清楚的感到抖动的四肢溅起的水花。这是我在几小时里流出的汗水,我这时才明白「待会儿地上的水就会没脚脖」之意。

这种深更半夜折磨人的活计对折磨者似乎也不轻松。天快亮时,他们有三人离开房间。「给丫的上下一道菜,待会儿来换你们哥俩」。王姓头目示意留下的俩人将一把椅子搬至房中间,将我架起来坐在上面,这时,其中一人嘴里叼上了五支烟,用火点着后猛吸几口,另一人站在后面用力抓住我的头发,压迫我低下了头,另一人开始用那五支烟熏我的鼻子和眼晴,这样反覆多次。他们做的很认真,也很有耐心。待到后来,我除了能偶然感到泪水流下来滴在大腿上的感觉外,已完全不再在乎眼前这俩个人的忙碌和我有什么联系。过了约两小时左右,进来两人换下辛苦用烟熏我的那俩位。我的眼睛肿胀的什么也看不清了。

新进来者开口说话了:「高智晟,耳朵现在还能听到吧?算你背点儿,这帮人都是长年『打黑除恶』的,出手狠着呢。这是这次上面专门精心给你挑选的,我是谁你听出来了没有?我姓江(音),你去年刚出来时跟你去过新疆」。「是山东蓬莱的那位吗?」我说。「对,你记忆不错,我说过,你早晚还要进来,上次去新疆我看你那个样子,我就知道你再次进来是早晚的事,你看你在警察跟前目空一切的德性,不让你再进来长点记性能行吗?给美国国会写信,你看你那一付汉奸德性,美国主子能给你什么?美国国会算个吊。这是在中国,这是共产党的天下,你算个屁,要你的命还不像踩死只蚂蚁一样?不明白这点还出来混,你要敢再写那些狗屁文章,政府就得表明个态度,这一晚上你该明白了吧?」江不紧不慢的说。

「你们这样用黑帮手段残忍的对待一个纳税人,今后有何颜面面对十几亿国人?」我问他。「你就是个挨打的东西,你心里比谁都明白,在中国纳税人算个狗屁,别他妈口口声声纳税人纳税人的」,江正说着,这时又有人走进来的声音。「甭他妈的跟他练嘴,给丫的来实在的」,我听出来这是王姓头目。

「高智晟,你这几位大爷给你准备了『十二道菜』,昨晚才给你伺候了三道,大爷我就不爱罗嗦,后面还要让你丫的吃屎喝尿,还要拿签子捅丫的「灯」(后来才明白是指生殖器)。你丫的不是说共产党用酷刑吗,这回让你丫的全见识一遍。对法轮功酷刑折磨,不错,一点都不假,我们对付你的这十二套就从法轮功那儿练过来的,实话给你说,爷我也不怕你再写,你能活着出去的可能性没有啦!把你弄死,让你丫的尸体都找不着。我他妈想起来气就不打一处来,你一个臭外地人,你丫的在北京张狂什么呀,哥儿几个再他妈练丫的」。

在接下来几个小时的折磨中,我出现了断断续续的昏迷,这种昏迷可能与长时间的出汗缺水及饥饿有关。我光着身子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神志像过山车一样起伏不断。中间感到数次有人扒开我的眼皮用光晃我的眼睛,像是在检查我是否还活着。每至清醒时,我闻到的全是尿臭味。我的脸上、鼻孔里、头发里,全是尿水。显然,不知何时,有人在我头上、脸上撒了尿。




2009年1月9日高智晟的妻子儿女出逃,这是此前的全家福。

这样的折磨持续到第三天下午时,我至今不知当时哪里来的巨大力量,我是怎么挣脱他们的,一边大喊天昱和格格的名字,一边猛的撞向桌子。我当时大叫孩子名字的声音今天回想起来都感到毛骨悚然,那喊声极其凄惨及陌生。但自杀未能成功。感谢全能的上帝,是他救了我,我真切的感到是神拖住了我。

我的眼睛撞的流血不止,我倒在地上,至少有三个人坐在我的身上,其中一人坐在我的脸上。他们大笑不止,说我拿死来吓唬他们是提着耗子吓唬猫,这样的事他们见的太多啦。他们一直继续残忍的折磨我到天黑,我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我能听得出,折磨我的人轮换着吃完饭后聚齐。其中一人走至我面前抓住头发将我揪站起来,问:「高智晟,饿不饿?丫的说实话」。答曰:「饿的快要不行啦!」之后又问,「想不想吃饭!得说实话」,我又答曰:「想吃」。话落,不低于十几个耳光的一阵巴掌打的我一头栽倒在地。有一只脚踩在我的胸上,我的下巴被电警棍猛击一下,打的我疼的大叫。

这时,有一根电警棍塞到我的嘴里,骂声也一同而至:「你丫的头发怎么这么不经揪?看看丫的这张嘴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的,还不是要吃饭吗?饿,丫的配吗?」但电警棍塞进嘴里后并没有用电击我。正不知所故,王姓头目发话:「高智晟,知道为什么没废掉丫的嘴吗?今晚上几位大爷得让你说上一晚上。甭跟大爷们扯别的,就说你搞女人的事。说没有不行,说少了不行,说的不详细也不行,说的越详细越好,几位大爷就好这个。大爷们吃饱喝足了,白天也睡够了,你就开始讲吧」。

「操你妈,你丫的怎么不说呀,丫的欠揍,哥儿几个上!」王头目大叫。大约三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毫无尊严的满地打滚。十几分钟后,我浑身痉挛抖动的无法停下来。我的确求了饶:「不是不说,是没有」,我的声音变的很吓人。

「哥儿几个,怎么搞的呀,伺候了几天怎么把丫的伺候傻了?给丫的捅捅『灯』(生殖器),看丫的说不说」。接着,我被架着跪在地上,他们用牙签捅我的生殖器。我至今无法用语言述清当时无助的痛苦与绝望。

在那里,人的的语言,人类的感情没有了丝毫力量。最后我编了先后与四名女子「私通」,并在一次一次的折磨中「详细」描述了与这些女人「发生性关系」的过程。

直到天亮,我被抓着手在这样的笔录上签了名,按了手印。「半年内让丫的变成臭狗屎。这事整出去,你身边的那些人会像饿狗碰了一嘴新鲜屎一样高兴的」王头目大声说。(我出来后得知,就在第二天,孙处长即把他们「掌握的」我乱搞男女关系「实情」告诉了我的妻子,耿和告诉之:其一,在给高智晟的为人下结论方面自己不需要政府帮助;其二,若过去纵有其事,在自己眼里,他实在还是那个写三封公开信的高智晟)。

经这次折磨后,我几乎时常处在没有知觉的状态中,更多的是没有了时间知觉。不知过了多久,一群人正准备再次施刑时,突然进来人大声喝斥了他们,让他们都滚出去。我能听的出,来者是市局的一位副局长,此前我多次见过之。至少在我认知的层面上对之有好感,人较为开明、直率,对我和我全家有过一些保护。

当时我的眼睛不能睁开,但我整个人已体无完肤,面目全非。听的出他也很愤怒,找了医生给我作了检查,说他也很震惊,但说这绝不代表党和政府的意思。我问他谁的意思能如此无法无天,他支吾以对。

期间,我要求送我进监狱,或送我回家,他没有作答。最后他将折磨我的人叫进来申斥了一阵,命他们给我买衣服穿,晚上必须给我提供被子,必须给我饭吃。并答应尽全力为我去争取,或回家、或进监狱。

这位局长一离开,王姓头目对我破口大骂:「高智晟,你他妈现在还在作梦想进监狱,美死你,今后你再甭想进监狱,只要共产党还在,你就再也没有进监狱的机会,什么时候也别想!」

当天晚上,我又被套上黑头套昏沉沉的被架到另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在那里又被他们无休止的折磨了十几天后。有一天,我突然又被套上黑头套后,被人架着按着头九十度弯腰跑步至一辆车上。上了车,我的头被人按低至我的裆部,路上一个多小时,真至生不如死的痛苦境地。到了地方后约一小时才取下黑头套。对我实施肉体折磨的五人中不见了四人,换来的是出狱后贴身监督我「改造」的那群秘密警察。

对我肉体的折磨至此而止,而精神折磨一直持续。我被告知要开「十七大」了,在这里等候上面的处理意见。期间一些官员时有来访,变的温和了些许,也开始允许我洗脸刷牙了。亦有官员提出能否用我的写作技术「骂骂法轮功,价钱随你开口,知道你有这能力」。我明确告诉来者,「这不只是一个纯技术问题,这是一个困难的伦理问题。」到后来一看没有动静,又来说,「写法轮功的文章困难的话,也可以表扬表扬政府嘛,多少钱都不成问题。」最后是「写点东西说你出狱后政府对你全家很好,是受了法轮功和胡佳等人的蛊惑才一时糊涂写了给美国国会的公开信的,要不然,这什么时候是个尽头。你就不能可怜可怜你的妻子、孩子吗?

后来作为交换,我写了一份说政府对我全家关心备至,是受了法轮功和胡佳的蛊惑,我才写了给美国国会公开信的材料。回家前,我又被带到西安给胡佳打了一次电话。

大约是中秋节夜里,此前因耿和以自杀抗争,当局让我打了一次劝慰电话。通话内容都是由当局设计好的(我回来后得知,耿和所说的内容也是设计好的)。当局还录了相(当时我还有一只眼睛无法睁开,录相中逼我说是自伤的)。

十一月中旬回到家得知,家中部份财产再次被抄,这次抄家连一个字的纸条都没剩。

我在这五十多天里遭遇到的肉体及精神折磨可谓骇人听闻。期间有过许多奇异的感觉,诸如:有时候能真真切切的听到死,有时又能真真切切的听到生。到第十二、三天后我完全睁开眼时,我发现全身的外表变的很可怕,周身没有一点正常的皮肤。皮肤完全呈重度乌黑色。

被绑架期间,我每天「吃饭」的经历,定会让那些在纸上操英雄主义枪法的义士们大跌眼镜。每当饿至眼冒金星时,他们会拿出馒头来。每唱一遍《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即可得一个馒头。

我当时的心理底线是除非万不得已即设法活下去。死对我的妻子和两个孩子太过于残酷,但绝不玷污灵魂。在那样野蛮的氛围里,人性,人的尊严是毫无力量的。如果你不唱,你不但会被饥饿折磨,而且他们会无休止的折磨你。

但当他们用同样的手段逼我写批法轮功的文字时,即未能如他们所愿。但以这种方法让我在写有「这次政府没有绑架我,也没有酷刑折磨我,政府一直对全家关爱备致」的笔录上签名时,我是做了妥协的。


马克思的愿望是把人类送进地狱!
而在这五十多天中间,还发生了一些为人类政府记录史所不耻的肮脏过程,更能使人们看到,今天共产党的领导人,为了保卫非法的垄断权力,在反人性的恶行方面会走的多远!但这些肮脏的过程我不愿再提及、或许会永远如是。

在每次的折磨我的过程中,他们都会反覆威胁说,如果将来有一天,把这次的经历说出去,下次就会在我的妻子,孩子面前折磨我。大个子每一次都抓住我的头发告诉我:「把这次的事说出去了,你丫的死期就到了,几位大爷随时找你败火」。这样的警告不知被重复了多少次。这些东西的心里也清楚,这样的残忍暴行并不十分「伟大光荣正确」。

最后,我还想再说一句不太讨人欢颜的话,即我想提醒今天共产党在全球的那些「好朋友」、「好伙伴」们:共产党对国内人民愈发蛮横及冷酷的十足底气,是被我们和你们一同给惯出来的。

2007年11月28日于被警察围困的北京家中

川普来了!不再惯着中共

高智晟说的没有错,川普也是这么说的。

中共在1999年已经被上天判了死刑,在2002年6月借贵州的天成藏字石诏告天下:「中国共产党亡」!也就是说无论中共怎么折腾,都注定是个死。

中共折腾的过程,其实就是让炎黄子孙和世界人民看清楚的过程,也就是唾弃它、抛弃它的过程,也就是让人自救的过程──这才是让中共存活至今的真正目的。



川普不再惯着中共!

2016年11月9日凌晨,创世主安排的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竞选成功!他与副总统彭斯多次公开宣称站在神的身边。神在2011年对退休消防员泰勒说出的预言正在逐个兑现中。

川普在2018年4月13日有一个非常精采的全国演说,内容是揍阿萨德警告中共。其中有三句话提醒习近平:

1、什么样的国家想要与对无辜的男人、妇女和儿童进行大规模屠杀的政权为伍?

2、世界上的国家都可以从其结交的朋友来判断(这是个什么样的政府)。

3、没有一个国家可以长期藉由支持流氓国家、残忍暴君和凶残独裁者而获得成功。

川普决不会像他的几个前任那样惯着中共,因为他是清醒的,因此他被创世主拣选。(文/梁新)△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