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4·25!川普的评价与江泽民的镇压(多图)
 
华镇江
 
2018-4-26
 



图为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北京和平上访的历史图片。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开动国家机器镇压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佛法修炼者。



2015年4月25日台湾法轮功修炼者在总统府前的大道上举行纪念活动。



「川普总统天天看大纪元」,真实报导获赞赏。

【人民报消息】上面的四张图片就是19年的历史进程。第一张是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修炼者们去中南海外和平请愿;第二张是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私自开动国家机器镇压信仰「真、善、忍」的佛法修炼群体;第三张是台湾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华民国临时首府台北市总统府前的大道上堂堂正正的举行纪念「4·25」活动。第四张是川普称赞的英文大纪元报纸。

川普一直希望主流媒体能够公正报导,而不是报导假新闻,但是一直无法如愿。最近,有确切消息说,川普的办公桌上每天都会有英文大纪元报纸,他认为这是目前唯一能公正如实报导新闻的媒体。这个消息让中共震骇不已,原因是这份报纸里有很多记者是法轮功修炼者,而法轮功(法轮大法)在中国大陆依然被禁止,而且依然被中共关押、酷刑,和活摘器官。

最近,川普的公平贸易声明在全世界炸响,中共贸易谈判高级官员说,川普一天一个炸雷,让他们每天都在「水深火热」中度日。至于那些美国的盟友,川普说的很白:要么,你们站在美国一边,反对中共;要么,你们不支持美国,那你们就在关税问题上挨罚。

美国国防部发言人怀特(Dana White)说,美国与英、法盟友在美东时间4月13日(周五)晚上9点(叙利亚当地时间周六凌晨4点),联合空袭叙利亚,总计发射105枚导弹,准备时间用了几个小时,发射只用了1-2分钟,这次攻击「成功击中所有目标」,「严重地削弱」了阿萨德政权的化学武器袭击能力。

怀特周六在回答记者问题时表示,未来是否会再次发动攻击,将视阿萨德政权是否继续使用化武而定。

怀特说,美国对叙利亚的重要任务仍然是击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不会干涉叙利亚内战,但是当阿萨德政权每天都在袭击「无辜的叙利亚人民」时,美国不能袖手旁观。

既然川普对阿萨德政权袭击本国人民不袖手旁观,那么对中共政权19年来关押、酷刑和活摘站在神的身边的无辜者器官并牟利,更不可能袖手旁观。

这就是为什么川普的办公桌上每天都会有英文大纪元报纸,他认为这是目前唯一能公正如实报导新闻的媒体,让中共感觉末日到了。

由于中共的媒体都是假新闻,所以大陆很多民众至今都对法轮大法是怎么回事还搞不清楚。

法轮功修炼者在每年4月25日和7月20日都会有集会。「7-20」一般人都知道,就是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开动国家机器公开镇压法轮功,在此之前的「4-25」只是个铺垫。那么「4-25」是怎么回事呢?朱镕基对法轮功的三点指示为什么没有传达下去呢?在2018年的4月25日,我们转载几位参与1999年「4-25」活动的法轮功修炼者对那天的部份回忆。

天津事件

据大纪元记者采访报道,1999年4月24日晚上12点多,天津法轮功学员张立正和另外三位法轮功学员驱车从天津急速驶向北京,途中他们没有过多的交谈,大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希望北京的上级领导能够了解法轮功的实际情况,尽快释放被天津警方抓走的45名法轮功学员。

导致45名法轮功学员被天津警方抓走的直接原因,是1999年4月11日,天津教育学院的杂志《青少年教育博览》刊登了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的一担挑何祚庥的一篇《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的文章,污蔑炼法轮功会使人得精神病,甚至「亡党亡国」,当地就陆续有法轮功学员到该学院的杂志编辑部澄清事实。


法轮功修炼者张立在纪念「4·25」和平上访
19周年集会上。
张立当时作为天津法轮功学员的一名代表见到教育学院的领导及杂志的负责人。「我只是想把法轮功的实际情况告诉他们,我给他们讲了我自己和我女儿修炼法轮功后的身心变化及亲身感受,告诉院方,何祚庥写的这篇文章是不真实的,是在诬蔑、攻击法轮功。」

张立,天津冶金研究所实验室的一名化验员,1996年她在一位朋友家里听闻法轮功,从此走上了修炼法轮功之路。她唯一的女儿周昂,那年才6岁,她看见张立炼功,就告诉妈妈张立说,她也想炼法轮功。

「修炼之前我患有心肌炎,不能上体育课,只要有剧烈运动就不行,而且经常出现憋气,炼功三个月后,病就好了,身体完全康复,各种学校的活动都能参加了。」周昂说。

周昂从加拿大西门菲莎大学毕业后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我小时候,妒忌心也很强,评三好生的时候,一个同学他的票数比我多了一票,我心里就很不舒服。但是,想起师父在法中讲到的妒忌心问题,我觉得他比我好,我应该替他高兴,最后在这个问题上就释然了。」她回忆道。

周昂说,在她整个成长过程中,修炼法轮功从身体到心灵上给她以巨大的帮助,「我从小修炼,接触大法比较早,从懂事开始,是大法『真、善、忍』在指导着我日常生活中、为人处世中的一切,对事物的衡量标准是大法给我建立了这个衡量标准。何祚庥说的不赞成青少年炼法轮功,在我身上的体现,我觉得他的说法是完全不负责任的,是对法轮功的一种诬蔑。」

实际上,去天津教育学院反映情况的这些法轮功学员,他们背后都有着像张立女儿同样的故事。

张立说,教育学院的领导们听完学员们的介绍后态度都是非常好,「他们还做了笔记,然后也答应给我们重新做一个更正、澄清实事,也表示这个事情还要请示上级,让我们等消息,他们当时的表态实际上都是很诚恳的。」

4月的天津,天气也在逐渐地回暖,由于去教育学院反映情况的学员很多,学院对外开放的厕所很少,为了能保证老师和学生下课后15分钟的方便,一些法轮功学员就自发去商店买了很多塑料的桶方便其他学员使用。由于使用厕所的人太多,厕所不仅特别脏,甚至有的厕所都堵塞了,张立说,法轮功学员就主动把厕所打扫得干干净净,无法疏通的厕所,是学员用带上塑料袋的手伸进去,把堵塞的脏东西掏出来,让厕所能正常使用。

「大家用自己的行动,让人们能了解我们是怎样的一群人。」张立解释道。

法轮功于1992年传出,由于健身奇效与强调重德修善做好人,短短几年修者日众,在中共国这个严厉控制的国家里,引起了中共的极大不安,中国各地时有传出公安卧底其中,暗暗观察这群人的动向。而这么多人聚集教育学院,经历过历次运动的人或许在担着心。

23日,院方一改先前礼貌、客气的态度,并表示他们做不了主,「你们有什么情况到上级主管单位去反映。」同时,大批便衣警察出现在教育学院周围,学院操场对面的楼上也架起了远红摄像机监视器,而随后警察也开始暗中抓人。

「有很多学员中午出去吃饭就失踪了。当时晚上我去接一个同修,回家晚了,但是派出所的人就到我家找我了,最后没等到我,他们就回去了,他们就没抓到我。」张立说。

24日下午,警方开始清场,他们用大喇叭喊,叫现场的人离开,同时,公安防暴警车开到教育学院的门口并进入学院操场,大批防暴警察开始现场驱赶人群。

「很多人坚持不走,手拉手,一起背《论语》,当时警察被这种平和的气势镇住了。僵持一段时间之后,警察最后还是开始抓人了,我看到一个年纪约70多岁的老阿姨手里拿着垃圾袋,把周围的垃圾捡起来,警察拽着她,她还是使劲地奔向垃圾桶,把垃圾扔进垃圾箱内,之后她被强行带走。」

张立描述现场警察暴力清场的一幕:「他们拽着一个老阿姨,老阿姨不走,4个警察,2个拉胳膊、2个拉腿,由于老阿姨人比较胖,最后警察是硬拖着往前拉,老阿姨后背的衣服给掀起来了,后背的皮磨在地上,鲜血直流。到了车旁,4个警察把她抬起来扔向车里,我听到砰的一声,声音很响,老阿姨的头就撞在了车椅子的柱子上。」

清场持续到晚上9点多钟,法轮功学员于是赶往天津市政府陈情,被告知公安部已经插手,天津政府也无能为力。

「天津市政府已经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了,要想让天津公安局放人,你们要到国务院信访办去反映情况,寻求解决的办法。」天津市市政府的一个处长对陈情的法轮功学员说。

4·25北京上访

4月25日的凌晨4点,张立和三位法轮功学员开车到达了北京。「北京天还没亮,我们在街上等到6点多钟才去到府右街国家信访局,那时已经有很多的法轮功学员站在那里了。」

张立讲述了她此时的心情:「当时就是本着对国家、对政府的一种信任,告诉他们,修炼『真、善、忍』的这些人都是好人,对社会、国家和人民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不应该这样对待我们,希望他们能了解法轮功的实际情况,然后把这个事情解决好,释放所有被抓的学员,我们应该有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

国务院信访办正对着中南海的西门,法轮功学员当时是按照警察指示的路线沿着马路两边站着,「由于人很多,所以就顺着马路站下去了,当然靠近中南海的一侧也站满了我们的学员,但大家是非常有秩序地分两行排着队,不在队列、后边坐着的学员都在看书或炼功,不是中共所说的包围。中共的围攻中南海的说法是诬陷,是别有用心,我们只是去信访办反映情况。」张立说。

张立表示,学员们都很自律,也互相提醒,没有大声喧哗,特别有秩序,而他们当时获得的消息是由前边的学员传下来的,「后来听前边的学员传来消息说,朱镕基总理接见了学员代表,等到下午5点多钟,派进去的代表打来电话问,天津被抓的45名法轮功学员是不是被释放了,经电话核实,45名法轮功学员全都安全回家了。」

张立说,晚上将近8点多的时候,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静静地离开了府右街,走之前,大家把周围的垃圾包括警察扔的烟头都捡起来,最后扔到垃圾桶里,连值班站岗的警察都感到惊奇和不好意思。

4月25日当天,时任中共总理朱镕基亲自接见了三位上访的法轮功修炼者,并妥善地解决了问题,答应了法轮功修炼者的三点合理要求:1. 释放天津被抓的法轮功学员;2. 给法轮功修炼群众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3. 允许出版法轮功书籍。

1999年4月25日的法轮功学员万人大上访虽得到和平的解决,然而当晚,妒忌熏心的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却喊出了「三个月战胜法轮功」的口号,并在当年的7月20日,一意孤行地在全国范围内发起了对法轮功长达至今19年的迫害。

出于妒忌 江泽民镇压法轮功

4月25日当晚,江泽民第一次在没有征求任何人意见的情况下,模仿毛泽东「炮打司令部」的做法,给政治局全体人员写了一封信。江在信中假装忧心忡忡地说:「难道我们共产党人所具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所信奉的唯物论、无神论,还战胜不了法轮功所宣扬的那一套东西吗?」

在「四. 二五事件」的第二天,罗干、贾庆林和政治局常委召开会议商讨处理意见。江泽民一进入会场,脸色就十分难看。他掏出一迭材料,甩在了桌子上说:「谁说找不到法轮功学员聚众中南海的蛛丝马迹?互联网上就有法轮功学员聚集中南海的通知。这次居住在四面八方的两万多名学员,以化整为零的方式进入北京,在事先有组织的情况下一朝之间包围中南海,而公安部门竟然事先毫不知情,这样的失职决不允许再发生!」江转头看着罗干,声色俱厉地说:「我们的安全部门,还有北京市都如此麻木。都危及政权本身了,还一点没有感觉。同志们呀,这是多么可怕。如果不引以为鉴,谁能保证不来第二次、第三次?」

接着,江泽民开始装傻,「听到法轮功这个名词,除了感到希奇古怪,真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是怎样成立的,头头儿是谁?」实际上,江泽民的老婆王冶坪就练过法轮功。

江泽民妒忌法轮功创始人

早在1993年,江泽民就常常听别人说起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大名。

江泽民身边有人对法轮功很感兴趣,也了解到不少关于法轮功的消息,回来时不时地给江泽民透露点,如谁谁得了什么病给练好了,谁谁躺着抬进来、站着走出去。偶尔也会说起李大师提及某些高层领导人前世的事情。这时江就会越听越着急,他最想知道的是自己的前世到底是谁。有一天,江泽民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一听到那人来了,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急切地问:「李大师说到我没有?有没有说我是谁转生的?」那人说没有,江泽民满脸的失望和恼怒给在场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王冶坪是在1994年跟人学过法轮功的。有一天晚上,王冶坪练功的时候,感到旁边有人学着她比划,睁开眼一看,原来江泽民正在旁边偷偷地比比划划,两只手也交叉在腹前。看见王冶坪发现了,江泽民恼羞成怒,命令老婆以后不许再练。他的说法是:「连我老婆都信李洪志了,谁还来信我这个总书记!」

江泽民那个时候还非常喜欢学李先生的手势和动作。最典型的就是两手交叉于腹前的姿势。原来江泽民发表讲话的时候,手没地方搁,就向身体两侧直直地伸着。后来发现李先生总是两手迭扣在小腹前,之后,江也开始跟着学。

江泽民的妒忌真的起到亡党亡国的效应

政治局七个常委,除了江泽民之外,其他人都明确表达了反对镇压法轮功。朱镕基说:「法轮功的学员以中老年人居多,妇女居多,他们最大愿望无非就是健身而已。一位法轮功学员说『现在工作单位对生病又不报销医药费,而法轮功可以强身健体,有何不好?再说现在下岗工人那么多,法轮功可以增进道德质量,群众从不闹事,比先进模范还先进模范,这么好的活动,政府为什么不支持。』所以我觉得,说这些人有政治企图,讲不过去。另外,我们不能再用搞运动的方式解决思想问题,这样不利于经济建设这个大前提,更不利于国家对外开放的形象。法轮功中如果有害群之马,我们要处理,至于普通炼功群众,就让他们练去吧!」

江泽民一下子站起来,指着朱镕基的鼻子喊道「糊涂!糊涂!糊涂!亡党亡国啊!我很痛心,我们的同志政治敏锐度如此之低。法轮功问题不抓紧解决,会犯历史性的错误!」

「那总书记说怎么办?」急着升官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罗干问道。

「灭掉!灭掉!坚决灭掉!」江泽民挥着双手喊道,「现在当务之急是查清楚法轮功的人数、分布和负责人的情况,每个机关、单位、居委会都要查到。同志们,法轮功在和我们争夺群众,我们一定要上升到『讲政治』的高度,上升到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高度来认识这个问题。一查到底,决不姑息!」

整个政治局会议期间,江泽民又跳又叫,声嘶力竭。其他常委看到江这个样子,都沉默了。

从1999年至今,活摘佛法修炼者器官牟利的现象依然存在。美国的前几任总统都知道活摘器官的事,但都佯装不知。

现在到了川普当政,认为大纪元是美国所有媒体中唯一公正报道的媒体。这个评价比贸易战还让中共惊恐。(文/华镇江)△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