赔了夫人又罚款!中共培养的精英在美锒铛入狱(多图)
 
卢笙
 
2018-4-8
 



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从事科学研究的中国籍博士后严飞(右)因为非法证券交易而锒铛入狱。

【人民报消息】最近有一个轰动美国华人界的新闻:判了!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中国博士在美锒铛入狱,服刑后遣返中国,哈佛妻子丢了工作,名誉破产!

来自中国大陆,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从事科学研究的中国籍博士后严飞(Fei Yan,音译),从他担任律师的妻子那里获取内幕信息,非法证券交易获利约12万美元。

据报道,严飞现年32岁,在美10年,来自中国南京,持中国护照。2013年他获得美国麻省理工大学(MIT)工程学博士学位,并继续在MIT从事博士后研究,研究领域是量子物理学。过去几年,他作为共同作者,在《科学》等专业杂志上发表了16篇文章。


严飞使结婚一年有余的妻子王梦露丢掉工作。
严飞与哈佛大学法学院博士毕业的妻子王梦露(Menglu Wang,音译)结婚超过一年。王梦露在纽约一家大型律师事务所任职。因她泄露客户信息给丈夫,王梦露被原律师事务所解雇,在美的律师执照也被冻结,现已返回中国大陆。

根据《美国内线交易及证券欺诈制裁法》,无论内线交易是否获利,都是破坏市场公平的非法行为,最高可处以250万美元罚款。

今年3月30日,严飞在美国纽约南区联邦法庭被判15个月监禁和两年监视居住,并被当场收押,刑满后将被遣返回中国。此外,根据严飞和检方的认罪协议,严飞非法获得的12万美元将被充公,另外还被罚款5.5万美元。

根据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的指控,严飞的妻子在纽约一家知名国际律师事务所工作,该律师楼从2016年8月开始参与一家公司并购的谈判工作,该并购案资金达24亿美元。2016年11月,南非一家矿业公司计划斥资22亿美元,收购科罗拉多州Stillwater Mining矿业公司,公司的代理方也是严飞妻子所供职的律师事务所。

2016年11月22日,在严飞的妻子参加了与这桩交易有关的一次电话会议几小时后,严飞的经纪账户买入了Stillwater股票的看涨期权。检方称,此后严飞的经纪账户继续买入看涨期权,直到交易正式公布,非法获利近12万美元。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在调查中还发现,严飞从2016年开始,在谷歌(Google)上大量搜索相关资讯,如在上述收购案公开宣布三天前,严飞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如何发现异常交易」(how sec detect unusual trade)为关键字段进行搜索。检方表示,接下来几天,严飞还以「使用国际账户进行内幕交易」(insider trading with international account)等关键字段进行搜索,并浏览了一篇文章,题为《想进行内幕交易吗?别做得太明显》(Want to Commit Insider Trading? Here's How Not To Do It.)。但严飞表示,妻子对此并不知情。


博士后严飞正在服刑。
在3月30日接受量刑之前,严飞的代表律师向法官递交了长达49页的求情信,说时至今日他仍然被雇主MIT视为不可替代的人才,希望法官不要判他入狱。

严飞的辩护律师还在法庭文件中打悲情牌,说严飞导致妻子失去工作,给他们的婚姻带来无法挽救的损害,并说由于媒体广泛报道,王梦露今后找工作会有困难。

但法官对此并不买帐。法官指出,严飞的学术能力并不能作为免受监禁的条件;无论他有无学术能力,其行为都是证券诈欺。另外法官认为,严飞明知内幕交易会影响到妻子的事业,但一直没有告诉她,也是一种欺骗,他的人品必定受到质疑。

据报道,严飞在庭上表示,案发后常扪心自问为何酿此大错,悔恨不已。如果此案没被发现呢,他会不会悔恨不已?

据报道,严飞说,这起事件中,妻子是最大受害者,因受到自己牵连而遭解雇,只能回到中国,「我失去了她的信任和尊重,只希望她能顺利度过这段时间,我也会尽我所能再次赢回她的信任,并用我的头脑和知识报答MIT和美国。」他希望法官能不以其这一阶段的错误,而对他的整个人生做出定论。

但是,法官认为,为了钱连妻子的事业前途都不顾的人是最坏的人。这位美国法官不知道,中共体制就是在培养这种只认金钱不认亲情的人。

严飞在法庭上思维混乱,一口「伟光正」腔的对法官说,自己无数次质问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他表示,自己是好丈夫、一直在做好事,但或许因为在学校做研究时间过长,不谙外界世事,一时酿成大错。

在学校做研究时间过长,不谙外界世事,应该头脑简单、思想单纯,怎么会上网搜寻「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如何发现异常交易」「想进行内幕交易吗?别做得太明显」呢?这不是动念要干坏事么!刚与一位大有前途的女律师结婚就干触犯法律的事,只能说是过去没有机会,这与「一时酿成大错」毫不沾边。

象牙塔待久不谙世事的,应该是那些被「引蛇出洞」的老右派们,那些老知识份子出于对国家和民族的责任感,站出来给中共提意见而引来杀身之祸。

严飞2017年7月在麻萨诸塞州被捕,10月在证据面前不得不认罪。在他请求将牢狱之灾改为300小时社区服务,被法官弗瑞斯特(Katherine Forrest)驳回。另外,严飞也恳求法官批准他两周时间处理在美国的个人事务,但法官认为严飞畏罪潜逃的可能性非常大,命令将其立即押往监狱服刑。

这种事发生在中国大陆也可能出事,也可能不出事,关键看作案人的地位背景。举个典型的例子:

2005年7月21日下午6时,中共正式宣布人民币升值,结果泄密,在中央内部决定之后、对外宣布之前,这90分钟空档里,内部发生了228亿美元兑换人民币的事件。那个时候「亿」元与现在的亿元不是一个概念。

这大笔金融交易的地点非常明确,集中发生在北京、上海、广州、天津、深圳、福州、大连、武汉、南京、珠海、重庆、济南、厦门等十三个城市的金融机构、党政部门小金库、国企和私有富豪账户。

这些抛出美元的中共高官、以及与高官有利益上生死之交的富豪们,在一个半小时之内就净赚了三十七亿多人民币!

温家宝听了报告后,气得浑身发抖,直说:有鬼!鬼就在内部。要抓鬼、除鬼,否则国家难有宁日和稳定。查,一定要追查。结果不了了之,原因是内鬼都是江鬼的人,温家宝一个也动不了。

严飞生于一个没有法制、不讲道德的共产专制国家,但他没有机会得手。到了美国,一有机会就开始伸手,一伸手就悲剧了,原因是体制不同。

一位网友一针见血的评论说:「这对夫妻,一个是哈佛法学院毕业的博士,一个是MIT的博士后,毫无疑问学术上都是精英。可人品出了问题,多聪明的脑子都浪费了!」(文/卢笙)△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