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奇帆貶回重慶 習式文革已經開始(多圖)
 
李子木
 
2018-1-30
 



習近平徹底忘記了自己的歷史使命!



習近平金句把自己擱進去了!

【人民報消息】2018年1月11日,「新華視點」有一個圖片新聞,題目是《習近平:「老虎」要露頭就打,「蒼蠅」亂飛也要拍》。

眾圖片的前面有一段話:習近平在十九屆中央紀委二次全會上發表重要講話:①以永遠在路上的執著把全面從嚴治黨引向深入,開創全面從嚴治黨新局面。②「老虎」要露頭就打,「蒼蠅」亂飛也要拍。③把掃黑除惡同反腐敗結合起來,既抓涉黑組織,也抓後面的「保護傘」…更多金句↓

讓人困惑的是,那個受父親冤案牽連被批鬥的13歲小孩子,當上中共黨總書記之後,說出的話就從臭狗屎變成是「金句」?只有獨裁者統治的國家才會如此荒謬。中共建政以來,整人、平反、再整死人、再給予高度評價……,近70年來這種「偉光正」鬧劇從來都沒有停止過。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共時任國家主席劉少奇的慘死。

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之死

毛澤東不止一次對別人說:「經過延安整風,我結識了幾個親密的朋友。有劉少奇、陳伯達、胡喬木、高崗、陸定一、彭真。還有周揚。」劉少奇赫然排在第一位,結果死的最慘。其餘的那幾個呢?沒有一個不被整的妻離子散,失去一條命或半條命的。

那個時候,遊行時除了喊毛萬歲之外,還喊「劉少奇萬歲」,紅太陽怎麼能夠分享「萬歲」呢?為了把劉少奇打倒,毛搞了個「觸及每個人心靈的文化大革命」,並在初期,就把「劉萬歲」打成「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並冠以「叛徒、內奸、工賊」進行批判,一夜之間劉少奇和夫人王光美都被關押,哥哥姐姐都自身難保,他的最小的女兒才6歲,幸虧保姆有人性,把劉小小帶回家撫養。


中共的國家主席說挨鬥就挨鬥!
1966年8月4日,江青在政治局生活會上企圖批判劉少奇和鄧小平。 9月召開了紅衛兵萬人大會,在周恩來講話期間,當有人呼喊「打倒劉少奇」,周恩來佯裝不知,不表態。1967年1月,在江青的煽動下,清華大學井岡山兵團的蒯大富把劉少奇的夫人王光美楸到清華大學,給她穿上旗袍並掛上乒乓球穿成的所謂項鏈,盡情醜化羞辱!7月,江青、康生和陳伯達等人動員百余個造反派組織約5000人在中南海西門外搭起帳篷,並用擴音器喊叫把劉少奇從中南海楸出來,並要求劉背誦毛語錄。劉說:「我是人民代表大會選舉出來的國家主席,你們要按照憲法辦事。」

歷史是這樣描述劉少奇被關押時的情景:每天只能睡兩三個小時,有時徹夜不眠。這種折磨使劉少奇成天神志恍惚,常常陷入沉思而忘掉一切。劉少奇的手臂曾在戰爭年代受過傷,經過造反派的扭打,如今又發作了,穿一件衣服往往需要一兩個小時;到飯廳吃飯,短短的30米距離,竟要「走」上50分鐘,甚至兩個小時。前後跟著的看守戰士誰也不敢上去扶一把。最後根本不能走動了,只能由工作人員把飯打來吃。工作人員去飯堂打飯,被人罵作「保皇兵」,因此也不肯每餐去打飯,只好打一次,劉少奇吃幾頓。這位時任國家主席滿口只剩七顆殘存的牙齒,嚼不動窩頭、粗飯,又長期患有胃病,加上長期吃剩菜餿飯,常拉肚子,身體更虛弱了,手顫抖得不聽使喚,飯送不到嘴裡,弄得滿臉滿身都是。


毛澤東發動文革的真正的原因是妒忌劉少奇
在黨內威望比自己高!
1968年11月24日,是劉少奇七十歲生日,周恩來接受毛澤東口諭,命令汪東興送給囚禁中的劉少奇一個生日禮物:一個半導體收音機。讓他在房間裡收聽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反覆播放著的中共中央八屆十二中全會公報。劉少奇在病榻上聽見了公報中有關他的結論:「全會批准中共中央專案審查小組《關於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罪行的審查報告》。這個報告以充分的證據查明:黨內頭號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劉少奇,是一個埋藏在黨內的叛徒、內奸、工賊,是罪惡累累的帝國主義,現代修正主義和國民黨反動派的走狗。全會認為,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黨和革命群眾把劉少奇的反革命面貌揭露出來,這是毛澤東思想的一個偉大勝利。中央全會對於劉少奇的反革命罪行,表示了極大的義憤,一致通過決議:把劉少奇永遠開除出黨,撤銷其黨內外的一切職務,並繼續清算劉少奇及其同夥叛黨叛國的罪行……!」

中共一直教育黨員,黨籍是黨員的命根子,對劉少奇來說,沒有比開除出黨更要他的命,而且向全國人民宣布的那些不實之詞,自己又不能辯解,讓備受折磨的劉少奇渾身顫抖、大汗淋漓、呼吸急迫、嘴唇青紫,頻頻嘔吐,血壓立即升高至260/130毫米汞柱,體溫驟然升至攝氏40度(華氏104度)。

專案組派去為劉少奇診療的醫生護士都是從軍隊裡精選來的,特別服從命令,每次診療前先對劉少奇進行批鬥,高呼「打倒中國的赫魯曉夫劉少奇!」醫生用聽診器金屬頭敲打劉的前胸後壁,造成大塊血腫,肋骨傷痛,女護士用針頭亂扎劉少奇的血管,造成全身無一處存在可以急救時用的血管。

1968年春天在劉遭受批鬥、毒打、淩辱病臥不起之後,汪東興受毛、周指示,命令把他的兩條腿捆綁固定在床板上,一動也不能動。頭枕部、胸背部、臀部、兩腳後跟都是流膿水的褥瘡。他身上的傷病痛極了時,只有一雙手在空中亂抓,抓住衣物或他人手臂就不撒手,人們最後就讓他每隻手死死握住一個硬塑料瓶子,直到死,把兩個硬塑料瓶握成亞葫蘆,還仍然死死攥在手裡!

到1969年10月17日,被固定在木板床上的劉少奇渾身糜爛腥臭枯瘦得象一根柴棍,病得只剩下幾絲絲氣,特派員既不讓洗澡,也不准翻身換衣服。地方醫護人員報告:病人隨時都可能死亡。當天晚上7點鐘,汪東興受毛、周指示,命令把劉少奇腥臭的皮包骨軀體扒個精光,被幾名軍人用一床被子一包,放上了擔架,塞進了一輛軍用麵包車,由專案人員武裝押送,直駛北京西郊軍用機場,逕飛河南省開封市,監禁在一個堅固的碉堡地下室裡。

劉少奇只在開封監押27天,躺在地下室的地板上。於1969年11月12日凌晨六點多鐘死去時,身上蓋著一個白床單,死時白髮蓬亂有二尺長,嘴和鼻子已經變了形,下頜一片瘀血,已經沒有人形。老李給劉少奇剪去白髮,刮去鬍子,穿上衣服和鞋子。深夜12點,六七個人把劉少奇的遺體抬上一輛吉普車,小腿和腳伸露在車外,拉到了火化場。

火化場早已得到通知,說有一名「烈性傳染病人」要半夜火化,只準留下兩個工人。二十多個軍人把小小的火化場全部戒備。劉少奇的頭頸軀體用白布單子包裹後裝入一大塑料袋內就由兩名火葬場幹部開了電爐,但不准他們接近屍體,屍體由幾名帶口罩的軍人推進了焚屍爐。劉少奇用過的被褥枕頭等遺物均被焚化一空。劉少奇的火化申請單是開封駐軍八一七二部隊政治保衛處幹部代為填寫的──姓名:劉衛黃;職業:無業;死因:病死。並冒充劉少奇的兒子劉源簽了名。火化後,專案組宣布紀律,要用黨籍和腦袋擔保,誰也不准透露出來。並舉行酒宴,宣布:「我們圓滿完成任務。」

1980年,中共十一屆五中全會為劉少奇全面平反並恢復其作為「黨和國家」領導人的一切名譽。對於劉少奇的慘死,黨還是偉大、光榮、正確的,也沒有任何人對此負責任。

《河殤》中有這麼一句話:當一個國家的法律不能保障一個普通公民的時候,最終也保不住一個共和國的主席!

新的習式文革即將開始了

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當上習核心,十九大習思想進了黨章,今年1月習思想進了憲法,最近,習近平下令淡化文革,新版歷史教科書對「文化大革命」章節重新修訂,不再獨立成章,從單獨一課變成「艱辛探索與建設成就」一課中的一個專題。

原版指毛澤東「錯誤地認為黨中央出了修正主義」,新版把「錯誤地」刪除,也刪除了「黨中央出了修正主義」,以「毛澤東認為……」取代。「動亂」和「災難」這些表述文革浩劫的詞匯也被從標題中刪除。

有人懷疑這不是淡化文革,而是在修改文革,讓人們忘記文革的罪惡。有人說,之所以這麼做,是為了貫徹習近平2013年1月提出的兩個三十年互不否定的說法。但事實上並沒有這麼簡單,因為最近官媒有報導說,官場要從上往下清理,而不是從下往上清理。這麼搞,江澤民、曾慶紅就都安全了,一場習式文革又以新的形式開始了。




曾與薄熙來「如魚得水」的原重慶市長黃奇帆(右)。



孫政才(左)被習當局稱是「陰謀篡黨奪權」。

別的不說,就說曾與薄熙來「如魚得水」的原重慶市長黃奇帆,在離開重慶後,於2017年2月24日退居閑職,出任中共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但在習近平要求重慶徹底清除「薄、王遺毒」之際,黃奇帆從中共全國人大閑職被貶回重慶,1月18日擔任市政協委員。在這份市政協838名委員名單中,他列在第43名。

新華社重慶1月29日報導,政協重慶市第五屆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1月29日選舉王炯為市政協主席,宋愛榮、陳貴雲、吳剛、譚家玲、張玲、周克勤、徐代銀、王新強為市政協副主席。《重慶日報》還報導,秦敏當選為政協秘書長,丁洪等149人當選政協常委。

原重慶市長、原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黃奇帆在沒在「等149人」的市政協常委裡面?該報導中沒有提及。「如魚得水」從直轄市重慶市長貶到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這已經是沒有實權了。但從北京又送回到重慶,再一次貶為重慶市政協838名委員中的一個,毫無疑義釋放出黃奇帆將落馬的明確信號。

讓黃奇帆落馬,在哪裏都可以落馬,為什麼兜這麼大的圈子?這種做法在官場上非常罕見,但在文革中卻不鮮見。文革中挨批鬥的官員們,現在還活著的,一定還記得,有些升職的官員被拉回多年前任過職的單位批鬥。看起來是原單位的紅衛兵們來綁架他回去,其實還是上面的指示。習仲勛就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

上面授意 紅衛兵動手

1936年劉志丹死,1954年高崗死。1962年,習仲勛還是被揪出來了,因為別人寫的一本小說《劉志丹》,不但習仲勛被定為「反黨集團」頭目,連死去26年的劉志丹也成了「反黨集團」的一份子。習仲勛被下放洛陽礦山機器廠接受審查。

據洛陽礦山機器廠(現中信重工機械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洛礦)廠志記載:1965年12月,根據上級安排,時年52歲的國務院副總理兼秘書長習仲勛掛職下放,任洛礦副廠長,但不許帶家屬。

1966年冬天的一天,正在與工人們談話的習仲勛,被衝進工廠、西安來的紅衛兵圍了起來,要拉到西安批鬥。工人們見狀,想保護習仲勛,就把習仲勛圍了起來。為了防止武鬥,習仲勛對工人們講:「你們打傷了紅衛兵是我的責任,紅衛兵打傷了你們也是我的責任。」然後,又對紅衛兵們說:「要走就快走!」於是,習仲勛被帶到西安批鬥。

西安的紅衛兵怎麼會想起習仲勛?下面的報導就非常清楚的表明這活兒是上面讓幹的:「隨後,習仲勛在北京被單獨監護,與家人隔絕,音訊難通,直到1975年5月被解除監護,但黨並沒有給他結論,而是掛起來了。」從1966年冬天到1975年5月,習仲勛被解除了「監護」,但還沒有「解放」。

從以上對習仲勛文革中的描述可以知道,黃奇帆被送回重慶,應該是習近平的意思。原因是重慶現任市委書記陳敏爾是習近平火箭提拔的。

陳敏爾火箭升官刺激官場

陳敏爾1960年9月出生於浙江,18歲時考入紹興師範專科學校中文專業;畢業後,留校工作,擔任宣傳幹事。

陳敏爾是習近平提拔上來的,習近平當浙江省委書記時,陳敏爾的文筆得到習近平的賞識,習近平也因此得到中央的賞識,兩人關係密切。中共十八大,習近平任總書記,提拔陳敏爾當貴州省長,2015年陳升任貴州省委書記;2017年7月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落馬,陳敏爾接任。重慶是直轄市,市委書記是政治局委員級別的,陳敏爾十九大進入了中共25人的決策層,差點當上政治局常委。

這幾年來,尤其是近期,習近平要求對他無限忠誠。把黃奇帆送回重慶,就是考驗重慶新班子對自己的忠誠度,尤其是考驗陳敏爾的忠誠度。

2017年11月10日,湖南網絡科技企業「大唐天下」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舉行「跟著你就是跟著那太陽」歌曲發佈會。媒體報導,是為了「獻禮黨的十九大,響應習總書記提出的圓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號召而製作。」社會各界人士及媒體代表共300多人出席了此次發佈會」。

從11月10日開始,貴州黔西南州州委黨報《黔西南日報》連續多日在頭版將習近平稱為「偉大領袖習近平總書記」。在當地黨政機關、會議室及學校及民眾家中開始懸掛習的「領袖像」。

文革時紅衛兵的狂熱又回來了,那個時候純粹是向「一句頂一萬句」表忠心,現在是各個地頭蛇都希望像陳敏爾那樣得到習近平的青睞。

習近平淡化文革的真正目地

文革是1966年5月開始的,距今近52年,也就是說文革出生的孩子今年已經52歲了,他們對文革沒有印象,只是通過前人的回憶來了解那個紅色恐怖年代。

習近平淡化文革,是他希望現在的國人能夠不知道什麼是文革以及文革迫害的殘酷性。目地是什麼呢?目地就是他要用文革式的恐怖手段治黨治國。

下面,讓我們看看新華網的「新華視點」2018年1月11日的圖片新聞《習近平:「老虎」要露頭就打,「蒼蠅」亂飛也要拍》。一共9張圖片。我們把圖片上面的習近平「金句」敲下來(括弧內是我的評論),請大家看看是否習近平要搞文革:

1、重整行裝再出發,以永遠在路上的執著把全面從嚴治黨引向深入,開創全面從嚴治黨新局面。

(毛澤東說:階級鬥爭要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過七八年就搞一次。習近平「是永遠在路上」。這裏話要說清楚,「全面從嚴治黨」治黨的是習近平,被治的不包括習近平在內。)

2、要堅持抓「關鍵少數」和管「絕大多數」相統一,既對廣大黨員提出普遍性要求,又對「關鍵少數」特別是高級幹部提出更高更嚴的標準,進行更嚴的管理和監督。

(在習近平的日程表上,「關鍵少數」不包括反人類集團的罪魁江澤民和曾慶紅)

3、我們要堅持問題導向,保持戰略定力,以「越是艱險越向前」 的英雄氣概和「狹路相逢勇者勝」的鬥爭精神,堅定不移抓下去。

(「越是艱險越向前」是江青搞的文革樣板戲《智取威虎山》中楊子榮的唱詞。「狹路相逢勇者勝」的後面是「勇者相逢智者勝、智者相逢義者勝、義者相逢道者勝。」道者勝是指站在道義制高點的人,引申出「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真理。習近平引用「狹路相逢勇者勝」,說明他的境界是在爭鬥中取勝,與道義、品德毫無關係。一個不講道德的人領導十幾億人口的國家是非常可怕的。)

4、要繼續在常和長、嚴和實、深和細上下功夫,密切關注享樂主義、奢靡之風新動向新表現,堅決防止回潮復燃。糾正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一把手要負總責。

(習近平說「一把手要負總責」沒有把自己包括在內。這樣的人掌握大權是危險的。)

5、領導幹部要堅決反對特權思想、特權現象,保持對人民的赤子之心,堅持工作重心下移,撲下身子深入群眾,面對面、心貼心、實打實做好群眾工作,著力解決群眾反映強烈的突出問題。

(習近平的實際行動是怎樣的呢?讓習核心進黨章,讓習思想進憲法,執政5年出書說是要引領世界朝著共產主義大家庭邁進。所以習是標準的兩面人。)

6、要堅持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堅持重遏制、強高壓、長震懾,堅持受賄行賄一起查,堅決減存量、重點遏增量。

(沒有道德為底線的零容忍就是變相的文革)

7、「老虎」要露頭就打,「蒼蠅」亂飛也要拍。要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基層延伸,嚴厲整治發生在群眾身邊的腐敗問題。

(「老老虎」江澤民十九大不但露頭,而且就坐在習近平的身邊,習發言3個半小時之後,回座位與江微笑握手。習近平要保住自己的核心地位就必須保黨,要保黨就必須保三呆婊江澤民。看目前的走勢,習近平只是不動江曾,對江曾的左膀右臂則零容忍,發現一個卸下一個,也就是讓江曾高位截癱。還有,就是那些不買習近平帳的「蒼蠅」們,發現一個拍死一個。像新疆書記陳全國和北京市委書記蔡奇這樣的逢迎者,怎麼迫害百姓、貪污腐化都沒有關係。因為習近平在各次指示中都不提道德。)

8、要把掃黑除惡同反腐敗結合起來,既抓涉黑組織,也抓後面的「保護傘」。

((由誰來給「涉黑組織」下定義?如何定義?如果由人來定義,而不是按照天理來定義,那下定義的就是獨裁者。)

9、執紀者必先守紀,律人者必先律己。

(習近平這裏面沒有包括自己,手電筒只是照別人。所以習需要集權和獨裁。)

共產主義「邪靈」必亡

歷史證明,無論過程有多曲折,天定的「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永遠不會改變,所以「邪不勝正」的最後結局是定了的,凡鎮壓佛法修煉者的政權一定垮臺。

1999年修煉法輪功的人數超過中共黨員的人數近一倍,而江是時任中共黨總書記,江說:「都去信他了,誰還聽我的!」 7月20日江開動國家機器鎮壓信奉「真、善、忍」的佛法修煉群體,不但從經濟上搞垮、名譽上搞臭,而且還讓肉體消失。

由於妒忌心的驅使,江曾經利用軍警,把五百名法輪功修煉者集體投入某鋼廠鋼水沸騰的煉鋼爐,直至骨頭都熔化了,從人間蒸發!隨後由薄熙來夫婦牽頭,在全國活摘佛法修煉者器官牟利。

2002年6月,貴州出現了天成的藏字石「中國共產黨亡」,成為當地的旅遊奇觀,實際是上天宣布定了中共沒有未來。

2017年10月18日,習近平在代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向黨的十九大作報告時說,「全黨要更加自覺地增強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保持政治定力,堅持實幹興邦,始終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習近平把上天定的邪路當成正路,把上天定的正路當成邪路。他已經把自己置於極度危險之中,因為正路邪路的定義是由神制定的,神據此對人做出最後的審判。△(文/李子木)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