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奇帆贬回重庆 习式文革已经开始(多图)
 
李子木
 
2018-1-30
 



习近平彻底忘记了自己的历史使命!



习近平金句把自己搁进去了!

【人民报消息】2018年1月11日,「新华视点」有一个图片新闻,题目是《习近平:「老虎」要露头就打,「苍蝇」乱飞也要拍》。

众图片的前面有一段话:习近平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①以永远在路上的执著把全面从严治党引向深入,开创全面从严治党新局面。②「老虎」要露头就打,「苍蝇」乱飞也要拍。③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结合起来,既抓涉黑组织,也抓后面的「保护伞」…更多金句↓

让人困惑的是,那个受父亲冤案牵连被批斗的13岁小孩子,当上中共党总书记之后,说出的话就从臭狗屎变成是「金句」?只有独裁者统治的国家才会如此荒谬。中共建政以来,整人、平反、再整死人、再给予高度评价……,近70年来这种「伟光正」闹剧从来都没有停止过。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共时任国家主席刘少奇的惨死。

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之死

毛泽东不止一次对别人说:「经过延安整风,我结识了几个亲密的朋友。有刘少奇、陈伯达、胡乔木、高岗、陆定一、彭真。还有周扬。」刘少奇赫然排在第一位,结果死的最惨。其余的那几个呢?没有一个不被整的妻离子散,失去一条命或半条命的。

那个时候,游行时除了喊毛万岁之外,还喊「刘少奇万岁」,红太阳怎么能够分享「万岁」呢?为了把刘少奇打倒,毛搞了个「触及每个人心灵的文化大革命」,并在初期,就把「刘万岁」打成「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并冠以「叛徒、内奸、工贼」进行批判,一夜之间刘少奇和夫人王光美都被关押,哥哥姐姐都自身难保,他的最小的女儿才6岁,幸亏保姆有人性,把刘小小带回家抚养。


中共的国家主席说挨斗就挨斗!
1966年8月4日,江青在政治局生活会上企图批判刘少奇和邓小平。 9月召开了红卫兵万人大会,在周恩来讲话期间,当有人呼喊「打倒刘少奇」,周恩来佯装不知,不表态。1967年1月,在江青的煽动下,清华大学井冈山兵团的蒯大富把刘少奇的夫人王光美楸到清华大学,给她穿上旗袍并挂上乒乓球穿成的所谓项链,尽情丑化羞辱!7月,江青、康生和陈伯达等人动员百余个造反派组织约5000人在中南海西门外搭起帐篷,并用扩音器喊叫把刘少奇从中南海楸出来,并要求刘背诵毛语录。刘说:「我是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出来的国家主席,你们要按照宪法办事。」

历史是这样描述刘少奇被关押时的情景: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有时彻夜不眠。这种折磨使刘少奇成天神志恍惚,常常陷入沉思而忘掉一切。刘少奇的手臂曾在战争年代受过伤,经过造反派的扭打,如今又发作了,穿一件衣服往往需要一两个小时;到饭厅吃饭,短短的30米距离,竟要「走」上50分钟,甚至两个小时。前后跟着的看守战士谁也不敢上去扶一把。最后根本不能走动了,只能由工作人员把饭打来吃。工作人员去饭堂打饭,被人骂作「保皇兵」,因此也不肯每餐去打饭,只好打一次,刘少奇吃几顿。这位时任国家主席满口只剩七颗残存的牙齿,嚼不动窝头、粗饭,又长期患有胃病,加上长期吃剩菜馊饭,常拉肚子,身体更虚弱了,手颤抖得不听使唤,饭送不到嘴里,弄得满脸满身都是。


毛泽东发动文革的真正的原因是妒忌刘少奇
在党内威望比自己高!
1968年11月24日,是刘少奇七十岁生日,周恩来接受毛泽东口谕,命令汪东兴送给囚禁中的刘少奇一个生日礼物:一个半导体收音机。让他在房间里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反复播放著的中共中央八届十二中全会公报。刘少奇在病榻上听见了公报中有关他的结论:「全会批准中共中央专案审查小组《关于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罪行的审查报告》。这个报告以充分的证据查明: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刘少奇,是一个埋藏在党内的叛徒、内奸、工贼,是罪恶累累的帝国主义,现代修正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走狗。全会认为,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党和革命群众把刘少奇的反革命面貌揭露出来,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一个伟大胜利。中央全会对于刘少奇的反革命罪行,表示了极大的义愤,一致通过决议:把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撤销其党内外的一切职务,并继续清算刘少奇及其同伙叛党叛国的罪行……!」

中共一直教育党员,党籍是党员的命根子,对刘少奇来说,没有比开除出党更要他的命,而且向全国人民宣布的那些不实之词,自己又不能辩解,让备受折磨的刘少奇浑身颤抖、大汗淋漓、呼吸急迫、嘴唇青紫,频频呕吐,血压立即升高至260/130毫米汞柱,体温骤然升至摄氏40度(华氏104度)。

专案组派去为刘少奇诊疗的医生护士都是从军队里精选来的,特别服从命令,每次诊疗前先对刘少奇进行批斗,高呼「打倒中国的赫鲁晓夫刘少奇!」医生用听诊器金属头敲打刘的前胸后壁,造成大块血肿,肋骨伤痛,女护士用针头乱扎刘少奇的血管,造成全身无一处存在可以急救时用的血管。

1968年春天在刘遭受批斗、毒打、凌辱病卧不起之后,汪东兴受毛、周指示,命令把他的两条腿捆绑固定在床板上,一动也不能动。头枕部、胸背部、臀部、两脚后跟都是流脓水的褥疮。他身上的伤病痛极了时,只有一双手在空中乱抓,抓住衣物或他人手臂就不撒手,人们最后就让他每只手死死握住一个硬塑料瓶子,直到死,把两个硬塑料瓶握成亚葫芦,还仍然死死攥在手里!

到1969年10月17日,被固定在木板床上的刘少奇浑身糜烂腥臭枯瘦得象一根柴棍,病得只剩下几丝丝气,特派员既不让洗澡,也不准翻身换衣服。地方医护人员报告:病人随时都可能死亡。当天晚上7点钟,汪东兴受毛、周指示,命令把刘少奇腥臭的皮包骨躯体扒个精光,被几名军人用一床被子一包,放上了担架,塞进了一辆军用面包车,由专案人员武装押送,直驶北京西郊军用机场,迳飞河南省开封市,监禁在一个坚固的碉堡地下室里。

刘少奇只在开封监押27天,躺在地下室的地板上。于1969年11月12日凌晨六点多钟死去时,身上盖着一个白床单,死时白发蓬乱有二尺长,嘴和鼻子已经变了形,下颌一片瘀血,已经没有人形。老李给刘少奇剪去白发,刮去胡子,穿上衣服和鞋子。深夜12点,六七个人把刘少奇的遗体抬上一辆吉普车,小腿和脚伸露在车外,拉到了火化场。

火化场早已得到通知,说有一名「烈性传染病人」要半夜火化,只准留下两个工人。二十多个军人把小小的火化场全部戒备。刘少奇的头颈躯体用白布单子包裹后装入一大塑料袋内就由两名火葬场干部开了电炉,但不准他们接近尸体,尸体由几名带口罩的军人推进了焚尸炉。刘少奇用过的被褥枕头等遗物均被焚化一空。刘少奇的火化申请单是开封驻军八一七二部队政治保卫处干部代为填写的──姓名:刘卫黄;职业:无业;死因:病死。并冒充刘少奇的儿子刘源签了名。火化后,专案组宣布纪律,要用党籍和脑袋担保,谁也不准透露出来。并举行酒宴,宣布:「我们圆满完成任务。」

1980年,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为刘少奇全面平反并恢复其作为「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一切名誉。对于刘少奇的惨死,党还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也没有任何人对此负责任。

《河殇》中有这么一句话:当一个国家的法律不能保障一个普通公民的时候,最终也保不住一个共和国的主席!

新的习式文革即将开始了

习近平在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当上习核心,十九大习思想进了党章,今年1月习思想进了宪法,最近,习近平下令淡化文革,新版历史教科书对「文化大革命」章节重新修订,不再独立成章,从单独一课变成「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一课中的一个专题。

原版指毛泽东「错误地认为党中央出了修正主义」,新版把「错误地」删除,也删除了「党中央出了修正主义」,以「毛泽东认为……」取代。「动乱」和「灾难」这些表述文革浩劫的词汇也被从标题中删除。

有人怀疑这不是淡化文革,而是在修改文革,让人们忘记文革的罪恶。有人说,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贯彻习近平2013年1月提出的两个三十年互不否定的说法。但事实上并没有这么简单,因为最近官媒有报道说,官场要从上往下清理,而不是从下往上清理。这么搞,江泽民、曾庆红就都安全了,一场习式文革又以新的形式开始了。




曾与薄熙来「如鱼得水」的原重庆市长黄奇帆(右)。



孙政才(左)被习当局称是「阴谋篡党夺权」。

别的不说,就说曾与薄熙来「如鱼得水」的原重庆市长黄奇帆,在离开重庆后,于2017年2月24日退居闲职,出任中共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但在习近平要求重庆彻底清除「薄、王遗毒」之际,黄奇帆从中共全国人大闲职被贬回重庆,1月18日担任市政协委员。在这份市政协838名委员名单中,他列在第43名。

新华社重庆1月29日报导,政协重庆市第五届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1月29日选举王炯为市政协主席,宋爱荣、陈贵云、吴刚、谭家玲、张玲、周克勤、徐代银、王新强为市政协副主席。《重庆日报》还报道,秦敏当选为政协秘书长,丁洪等149人当选政协常委。

原重庆市长、原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黄奇帆在没在「等149人」的市政协常委里面?该报道中没有提及。「如鱼得水」从直辖市重庆市长贬到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这已经是没有实权了。但从北京又送回到重庆,再一次贬为重庆市政协838名委员中的一个,毫无疑义释放出黄奇帆将落马的明确信号。

让黄奇帆落马,在哪里都可以落马,为什么兜这么大的圈子?这种做法在官场上非常罕见,但在文革中却不鲜见。文革中挨批斗的官员们,现在还活着的,一定还记得,有些升职的官员被拉回多年前任过职的单位批斗。看起来是原单位的红卫兵们来绑架他回去,其实还是上面的指示。习仲勋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

上面授意 红卫兵动手

1936年刘志丹死,1954年高岗死。1962年,习仲勋还是被揪出来了,因为别人写的一本小说《刘志丹》,不但习仲勋被定为「反党集团」头目,连死去26年的刘志丹也成了「反党集团」的一份子。习仲勋被下放洛阳矿山机器厂接受审查。

据洛阳矿山机器厂(现中信重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洛矿)厂志记载:1965年12月,根据上级安排,时年52岁的国务院副总理兼秘书长习仲勋挂职下放,任洛矿副厂长,但不许带家属。

1966年冬天的一天,正在与工人们谈话的习仲勋,被冲进工厂、西安来的红卫兵围了起来,要拉到西安批斗。工人们见状,想保护习仲勋,就把习仲勋围了起来。为了防止武斗,习仲勋对工人们讲:「你们打伤了红卫兵是我的责任,红卫兵打伤了你们也是我的责任。」然后,又对红卫兵们说:「要走就快走!」于是,习仲勋被带到西安批斗。

西安的红卫兵怎么会想起习仲勋?下面的报道就非常清楚的表明这活儿是上面让干的:「随后,习仲勋在北京被单独监护,与家人隔绝,音讯难通,直到1975年5月被解除监护,但党并没有给他结论,而是挂起来了。」从1966年冬天到1975年5月,习仲勋被解除了「监护」,但还没有「解放」。

从以上对习仲勋文革中的描述可以知道,黄奇帆被送回重庆,应该是习近平的意思。原因是重庆现任市委书记陈敏尔是习近平火箭提拔的。

陈敏尔火箭升官刺激官场

陈敏尔1960年9月出生于浙江,18岁时考入绍兴师范专科学校中文专业;毕业后,留校工作,担任宣传干事。

陈敏尔是习近平提拔上来的,习近平当浙江省委书记时,陈敏尔的文笔得到习近平的赏识,习近平也因此得到中央的赏识,两人关系密切。中共十八大,习近平任总书记,提拔陈敏尔当贵州省长,2015年陈升任贵州省委书记;2017年7月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落马,陈敏尔接任。重庆是直辖市,市委书记是政治局委员级别的,陈敏尔十九大进入了中共25人的决策层,差点当上政治局常委。

这几年来,尤其是近期,习近平要求对他无限忠诚。把黄奇帆送回重庆,就是考验重庆新班子对自己的忠诚度,尤其是考验陈敏尔的忠诚度。

2017年11月10日,湖南网络科技企业「大唐天下」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跟着你就是跟着那太阳」歌曲发布会。媒体报道,是为了「献礼党的十九大,响应习总书记提出的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号召而制作。」社会各界人士及媒体代表共300多人出席了此次发布会」。

从11月10日开始,贵州黔西南州州委党报《黔西南日报》连续多日在头版将习近平称为「伟大领袖习近平总书记」。在当地党政机关、会议室及学校及民众家中开始悬挂习的「领袖像」。

文革时红卫兵的狂热又回来了,那个时候纯粹是向「一句顶一万句」表忠心,现在是各个地头蛇都希望像陈敏尔那样得到习近平的青睐。

习近平淡化文革的真正目地

文革是1966年5月开始的,距今近52年,也就是说文革出生的孩子今年已经52岁了,他们对文革没有印象,只是通过前人的回忆来了解那个红色恐怖年代。

习近平淡化文革,是他希望现在的国人能够不知道什么是文革以及文革迫害的残酷性。目地是什么呢?目地就是他要用文革式的恐怖手段治党治国。

下面,让我们看看新华网的「新华视点」2018年1月11日的图片新闻《习近平:「老虎」要露头就打,「苍蝇」乱飞也要拍》。一共9张图片。我们把图片上面的习近平「金句」敲下来(括弧内是我的评论),请大家看看是否习近平要搞文革:

1、重整行装再出发,以永远在路上的执着把全面从严治党引向深入,开创全面从严治党新局面。

(毛泽东说: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过七八年就搞一次。习近平「是永远在路上」。这里话要说清楚,「全面从严治党」治党的是习近平,被治的不包括习近平在内。)

2、要坚持抓「关键少数」和管「绝大多数」相统一,既对广大党员提出普遍性要求,又对「关键少数」特别是高级干部提出更高更严的标准,进行更严的管理和监督。

(在习近平的日程表上,「关键少数」不包括反人类集团的罪魁江泽民和曾庆红)

3、我们要坚持问题导向,保持战略定力,以「越是艰险越向前」 的英雄气概和「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斗争精神,坚定不移抓下去。

(「越是艰险越向前」是江青搞的文革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中杨子荣的唱词。「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后面是「勇者相逢智者胜、智者相逢义者胜、义者相逢道者胜。」道者胜是指站在道义制高点的人,引申出「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真理。习近平引用「狭路相逢勇者胜」,说明他的境界是在争斗中取胜,与道义、品德毫无关系。一个不讲道德的人领导十几亿人口的国家是非常可怕的。)

4、要继续在常和长、严和实、深和细上下功夫,密切关注享乐主义、奢靡之风新动向新表现,坚决防止回潮复燃。纠正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一把手要负总责。

(习近平说「一把手要负总责」没有把自己包括在内。这样的人掌握大权是危险的。)

5、领导干部要坚决反对特权思想、特权现象,保持对人民的赤子之心,坚持工作重心下移,扑下身子深入群众,面对面、心贴心、实打实做好群众工作,着力解决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

(习近平的实际行动是怎样的呢?让习核心进党章,让习思想进宪法,执政5年出书说是要引领世界朝着共产主义大家庭迈进。所以习是标准的两面人。)

6、要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坚持重遏制、强高压、长震慑,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坚决减存量、重点遏增量。

(没有道德为底线的零容忍就是变相的文革)

7、「老虎」要露头就打,「苍蝇」乱飞也要拍。要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严厉整治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

(「老老虎」江泽民十九大不但露头,而且就坐在习近平的身边,习发言3个半小时之后,回座位与江微笑握手。习近平要保住自己的核心地位就必须保党,要保党就必须保三呆婊江泽民。看目前的走势,习近平只是不动江曾,对江曾的左膀右臂则零容忍,发现一个卸下一个,也就是让江曾高位截瘫。还有,就是那些不买习近平帐的「苍蝇」们,发现一个拍死一个。像新疆书记陈全国和北京市委书记蔡奇这样的逢迎者,怎么迫害百姓、贪污腐化都没有关系。因为习近平在各次指示中都不提道德。)

8、要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结合起来,既抓涉黑组织,也抓后面的「保护伞」。

((由谁来给「涉黑组织」下定义?如何定义?如果由人来定义,而不是按照天理来定义,那下定义的就是独裁者。)

9、执纪者必先守纪,律人者必先律己。

(习近平这里面没有包括自己,手电筒只是照别人。所以习需要集权和独裁。)

共产主义「邪灵」必亡

历史证明,无论过程有多曲折,天定的「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永远不会改变,所以「邪不胜正」的最后结局是定了的,凡镇压佛法修炼者的政权一定垮台。

1999年修炼法轮功的人数超过中共党员的人数近一倍,而江是时任中共党总书记,江说:「都去信他了,谁还听我的!」 7月20日江开动国家机器镇压信奉「真、善、忍」的佛法修炼群体,不但从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而且还让肉体消失。

由于妒忌心的驱使,江曾经利用军警,把五百名法轮功修炼者集体投入某钢厂钢水沸腾的炼钢炉,直至骨头都熔化了,从人间蒸发!随后由薄熙来夫妇牵头,在全国活摘佛法修炼者器官牟利。

2002年6月,贵州出现了天成的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成为当地的旅游奇观,实际是上天宣布定了中共没有未来。

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在代表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向党的十九大作报告时说,「全党要更加自觉地增强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保持政治定力,坚持实干兴邦,始终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习近平把上天定的邪路当成正路,把上天定的正路当成邪路。他已经把自己置于极度危险之中,因为正路邪路的定义是由神制定的,神据此对人做出最后的审判。△(文/李子木)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