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醉师》全国巡演 为抖落江那点丑事(图)
 
瞿咫
 
2017-3-19
 



第四军医大学附属西京医院助恶为虐的肝移植麻醉医生陈绍洋。



陈绍洋得肝癌、骨癌,50岁撂下妻子女儿,去给江泽民当棺材板。

【人民报消息】哪壶不开专提哪壶,这是江系人马近年来一直干的事情。尤其在习近平近年出访期间,把江泽民最希望民众忘记的活摘器官罪行明目张胆的讲出来。黄洁夫还特意在世界器官移植大会上提到活摘数字没有外界说的那么多。

有人惊呼:这岂不是告诉全世界中共确实活摘器官吗?!

2017年3月11日,两会还在召开,新华网首页刊登了新华社一个消息「文化简讯:华大奖剧目《麻醉师》全国巡演」。歌颂的是死了的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的肝移植麻醉医生陈绍洋。

歌颂手术室「麻醉师」,这太敏感了!而且是「肝脏移植」手术麻醉师,这更敏感了!更蹊跷的是,由地方话剧团去歌颂军队的肝脏移植手术麻醉师日以继夜、废寝忘食的移植……

说做痔疮手术忙成这样,还有人信,说做肝脏移植手术忙成这样,那就是抖落江下令活摘佛法修炼者器官那惊天丑事,2013年薄瓜瓜及薄家族人披露了这个事实。

2013年8月19日,薄家族人发布微博帖文:「对某一气功团体和异议人士进行器官摘取和尸体加工的指控,也不能让熙来夫妇独自承担!那是当时上面高层有相应政策,是当时的大气候下进行的,全国各地许多部门都在做!只不过他们俩开了头。」

8月24日薄熙来案一审判决无期徒刑后,薄瓜瓜发布微博说:「公诉书还是把我牵涉进来了!别怪我不义了:对某一气功团体和异议人士进行器官摘取和尸体加工的指控,不能让父母独自承担!那是当时上面高层有相应政策,特别是得到了某首长的支持,是当时大气候下进行的!全国各地许多部门都在做,公检法部门、军队、医院都在参与!只不过他俩开了头。要死大家一块死!」这个「大家」指的是某首长江泽民。

薄熙来夫妇是全国首位因此发起家来的。卖去做塑化人的行情,没摘器官的一具完整尸体是100万美金,摘了器官的行情是80万美金。

2011年11月15日英国商人尼尔-伍德被发现死于重庆南山丽景度假酒店,原因是他要求谷开来兑现承诺,把1400万英镑的中介费付给他,谷开来赖账,于是把在北京的海伍德召到重庆,用氰化物毒死了。

新华社报道说:「第十五届文华大奖获奖剧目《麻醉师》3月10日晚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拉开2017全国巡演大幕。这部由西安话剧院创作的话剧,以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已故麻醉师陈绍洋先进事迹创作,诠释了生命的价值和意义。」「该剧……紧紧围绕陈绍洋这一主要人物,在如何对待患者生命、如何对待自己生命的层面做深刻细腻的内心剖析和精神书写,展现出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展现心灵之美和道德、精神的力量,讴歌社会正能量。」

「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这个医院名非常敏感,因为中共四个军医大学的附属医院都执行江泽民的活摘佛法修炼者器官的屠杀命令。

《追查国际》组织2014年10月28日刊登了一则消息《追查第四军医大学附属西京医院肝胆外科副主任医师杨诏旭 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谋杀犯罪的通告》。

通告指出,第四军医大学附属西京医院肝胆外科副主任医师、肝胆外科及移植中心副主任杨诏旭,(仅仅)从1997年6月至2003年10月,就参与实施了23例原位肝移植手术。严重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严重涉嫌触犯群体灭绝谋杀犯罪!本组织对杨诏旭立案追查。

而在2017年两会期间全国巡演的《麻醉师》表面是歌颂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的肝移植麻醉医生陈绍洋,实际效果就是对主子江泽民落井下石。

另外,该剧还默默告诉观众,这是个现世报的实例。48岁的肝移植麻醉医生陈绍洋由于多年参与将佛法修炼者的器官活体移植给病人,因此与前政治局常委黄菊一样,突然感到剧痛,一查是肝癌晚期。

据中新网2013年12月25日报道说,2012年3月29日,在手术台连续奋战8小时的陈绍洋,正准备为一名重症病人实施麻醉(移入活摘的良心犯肝脏),突然感到自己的肝区剧痛,跌倒在地。第二天做了超声检查,被确诊为肝癌晚期。

光明日报12月27日报道说,做了超声检查,发现肝脏上长有4个鸡蛋大小的瘤子已顶破肝膜,已是无可挽救的癌症晚期。

陈绍洋的病情紧急到什么程度呢?需要立即进行肝移植!

中新网报道说,2012年4月1日,西京医院紧急为麻醉科副主任陈绍洋实施肝移植手术。与陈绍洋共事多年、一同搭班子的麻醉科主任董海龙悲痛不已:「肝移植麻醉是绍洋的绝活,昨天他还在给别人麻醉,不到12小时,等待手术的却是他自己。」

这简直是扇黄洁夫的大耳贴!不到12小时就完成了给陈绍洋换肝前的一切准备工作,合适的供体不到12小时就搞定了!

中新网这新闻报道等于公开了中共政权必须灭亡的秘密:在中国大陆存在大规模活体供体库(即供取器官的活人群体库),而中共的军队和武警系统本身就有关押和调配数额庞大的活体供体群的核心机构。

为给陈绍洋换肝,又杀了一个关押的良心犯!

报道说,就在前一周,他(陈绍洋)还为3名重症患者进行了肝移植手术麻醉,3次飞往北京、昆明等地参加学术交流。

这意味着陈绍洋换肝的前一周,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起码活摘了3个健康人的肝脏器官!

听话听声儿,锣鼓听音儿

在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开动国家机器消灭佛法修炼群体至今,活摘器官就成了一个无本大生意,各军兵种总医院、武警总医院、各军医大学附属医院、七大军区12家总医院,和诸多序号医院都开始,或者扩大器官移植规模。而且,器官移植的数量迅猛增长的时间与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非法绑架、关押的时间高度重合。

光明日报2013年12月27日以《陈绍洋:手术台上的生命守护神》为题歌颂陈绍洋,却绕不过去「活摘」这个坎儿。

报道说,1980年9月,来自浙江绍兴的普通农村小伙儿陈绍洋考入第四军医大学护校,毕业后,被分配到西京医院手术室当护士。陈绍洋没有止步于此,而是完成了从护士到教授,从技师到医师的跨越,并荣获包括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在内的7个重大奖项,被誉为军中名医、麻醉大师。

报道说,他从每次麻醉中寻反思、找差距,在国内麻醉界创造出7万余例麻醉无事故的奇迹。他承担了世界首例异位辅助性活体肝移植、全国首例换脸术、全国首例心肝肾同期联合移植等30多项重大手术的麻醉任务,总结出一整套大器官移植术麻醉方案。

央视2014年1月28日的报道说,陈绍洋干起工作像「拚命三郎」,经常是这台手术刚下来,另一台又开始了,平均每天要做七八台。

并不是想当「拚命三郎」就能当的了的,外国移植专家也想拚命,你得有活儿干哪!你得有供体才能干活儿啊!

黄洁夫去年在香港召开的国际器官移植大会上发言说没有那么多活儿!到底是央视在胡说八道,还是黄洁夫在胡说八道?!

妻子的深情表白反倒揭露罪恶

给陈绍洋的肝移植手术成功了。一位无辜者的生命,只延长陈绍洋8个月的时间,2013年1月16日,因转移成骨癌,医院又为陈绍洋实施了股骨头置换手术。陈绍洋又活了半年。

从发病到离世一年零四个月,陈绍洋接受了大大小小9次手术,23次化疗。2013年8月4日,50岁的陈绍洋死了。

临死前,他说「如果再给我十年,我会做得更好……」。陈绍洋还想活啊?他有没有想过,那位延长他8个月生命的无辜者少活了几十年!

陈绍洋越是废寝忘食、精益求精,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的器官移植生意就越多;器官移植生意越多,活摘佛法修炼者器官就越多,西京医院的罪孽就越深重。

2015年6月27日,湖北卫视有一篇陈绍洋的妻子罗兰纪念他的文章。文章写的很动情,但正是这深情表白揭露了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大量活摘器官的罪恶。

文章说:你一直全身心投入工作,随着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你的节奏越来越快,快到从不吃早餐,快到很多时候只给我一个背影。因为过于疲惫,你好几次都在路途中沉睡,有次差点错过当日的航班。我想劝劝你,「该踩踩刹车了!」你却说,「这车开上了高速路,还停得下来吗?」

陈绍洋的这回答不禁让人想起徐才厚调北京前曾对身边同事说:「我这次进京,恐怕走上一条不归路。」陈绍洋也是。

罗兰写道:有一年大年三十,全家人终于聚到一起吃顿团圆饭,饭菜刚上桌,你电话响了,有台急诊手术,你放下电话二话没说就要走。我急了,「不是有值班医生吗?」你却说,「病人情况特殊,我答应了要亲自麻醉,就必须去。」

病人的什么情况特殊?
  
90多岁的老人进行移植手术

妻子罗兰的深情回忆,却让人毛骨悚然:每次我们结婚周年纪念日,我都想你能送我一个浪漫的烛光晚餐,但知道你忙。有一次,我精心做了安排,还特意给你透了信,可当我兴冲冲地等在院门口时,还是没能见到他的身影。左等右等,你终于出现了,一钻进车里,就抱歉地对我说,「罗兰,今天我们不去了好吗?一位90多岁的老人,病情危重,实在走不开呀!」我听完气得一脚油门把车开回车库,趴在方向盘上,委屈地哭了。我想不通,那些素不相识的人为什么都比我重要,都比我们二十年的感情重要。

这是一位普普通通的90多岁老人吗?

新华网2013年8月26日在「新华健康」栏目中以《陈绍洋:生命之火为民燃烧》为题透露了迷底,这是一位只能治好不能治坏的「老红军」。

报道说,「一位90多岁老红军,患上严重胆囊阻塞,面瘫、心肺等多功能差,因手术麻醉风险高,病人辗转国内多家大医院,均遭婉拒。病人送到西京医院,陈绍洋主动请缨,以娴熟插管技巧,建立呼吸通道,科学控制麻醉顺序、速度、剂量,保证(移植)手术成功,老人奇迹般康复。」

两会的两个诡异花絮

话剧《麻醉师》全国巡演是今年3月10日两会期间从北京开始的。如果说巡演是中共为江泽民撑腰,可江泽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来得瑟了。

3月13日,全国政协委员、江泽民的堂妹江泽慧现身大会堂,表明此次全国政协会议将是自己最后一年参加。当记者问及江泽民的健康问题,江泽慧摆摆手,所问非所答:「啊呀,没有时间,我们有事的。」随后来到大会堂台阶上和其他政协委员合影。

合影结束后,记者再次提同样的问题,江泽慧快步走开,再次所问非所答:「啊呀,我们要去(大会堂)找座位。」难为江泽慧了。

两会期间,还有另一则诡异花絮,发生在江苏代表团。当然是关于江泽民的,江苏扬州是江泽民的老家。十几年前就有一位扬州修脚师傅在北京说:江是「老不要脸,给扬州人丢脸」!

3月7日,江苏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院士崔向群在江苏代表团发言,读稿时赞扬江泽民当年力主在上海黄浦江引资建桥,会场里空气顿时凝固了,崔向群也感觉到气氛不对,突然停下来,不停的翻找文件,会场里没有一个人说话,安静的有点吓人。许久,崔向群才尴尬的说;「不好意思,文件打错了。」工作人员又递过去另一份,她翻开一念,还是赞美江的。崔向群尴尬不已,就此打住。

两会上,江泽慧避谈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堂哥江泽民,江苏代表崔向群正面提到江泽民后突然煞车,等于是间接透露江泽民的处境岌岌可危。

这个时候,从北京到全国开始巡演话剧《麻醉师》,是在给江泽民火上浇油。(文/瞿咫)△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