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晚报为江泽民翻案 新浪网助阵(多图)
 
华镇江
 
2017-2-27
 



中共三呆婊江泽民及其家族是「中国第一贪」。

【人民报消息】小骂大帮忙是多维网被江收买后的写作手法,这种手法后来被江系媒体经常变换。近两年这个手法基本不用了,而是只大帮忙不再小骂,因为江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但江已经臭大街了,直接歌颂等于是找骂,所以经常使用「三明治(Sandwich)」的写法,上下两片面包是习近平的十八大,中间夹的料全是江泽民当政和掌实权时期的「反腐重拳从未停歇」。

下面举个非常典型的「三明治」写法。

2017年2月21日新浪网以《揭秘贪官花式藏钱术:有人藏煤气罐 有人埋粪坑》为题,刊登了法制晚报署名记者王岗当天的报导《煤气罐、鱼肚、烟道,检方如何破译贪官花式藏钱术》。

「三明治」上层的那片面包

习近平这几年反腐,落马的大中小贪官污吏无数,但法制晚报2017年特意举2014年落马的山东省招远市住建局村镇办主任张平这个例子,说张平被发现存在套取公款的嫌疑,仅仅是谈了一次话,之后张平就自首了。话里话外,这不算是习近平的功劳。

法制晚报这文章的帽儿是这样写的:

【2月21日出版的《检察日报》刊文披露山东省招远市住建局村镇办主任张平,利用职务便利侵吞公款、收受他人贿赂高达数百万元的案例。

值得注意的是,百万资产并未给张平的生活带来任何改善,如何「藏钱」反倒成了一个棘手的问题。2014年年初,因担心自己在银行的存款太多引关注,张平就分批把钱取了出来,放在自家卫生间吊顶上面。

文章中提到,早在2014年12月,张平就被国家审计署发现存在套取公款的嫌疑。随后,组织派人找张平谈话,但在回答相关工作人员的问题时,张平没有如实回答,而是企图蒙混过关。谈话后,张平心中仿佛被压了一块巨石,考虑再三,先后两次向单位交回400余万元。

观海解局记者发现,近年来媒体曝光了不少贪官的花式藏钱法,但更重要的是,无论他们把钱藏在何处,赃款终逃不出见天光的一天,所涉官员也难逃法网。随着社会金融体系实名制的日益完善,加之反腐重拳从未停歇,留给贪官腐败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小。】

「三明治」两片面包中间夹的食材

三明治被关注的是两片面包中间夹的食材。那么法制晚报在此文章中提供的食材是什么呢?

文章分了六个小标题来详述贪官的藏钱术。为了大家一目了然,我把法制晚报举出的反贪政绩年代标在后面。

1、藏匿:赃款裹上塑料纸,埋在粪坑中。(2001年)
2、藏匿:专门租房、买房,金屋藏金。(2001年、2006年)
3、藏匿:「糖衣炮弹」中塞满100余万元。(2012年)
4、藏匿:正常使用的煤气罐内有乾坤。(2005年)
5、见光:邻居借道回家 意外发现赃款。(2008年)
6、见光:被举报后,检察机关地毯式搜查。(1994年)

法制晚报这篇文章是2017年2月21日写的,但记者王岗举的六个例子,三个是三呆婊当政时发生的,另三个是儿皇帝胡锦涛被架空时发生的,甚至第六个小标题「见光」举的是23年前三呆婊江泽民当政时期的例子,跟习近平当政的十八大完全不搭杠,与习近平反贪没有任何关系。

下面是法制晚报千辛万苦找到的替江泽民歌功颂德的事例,为了夸大江的反腐业绩,其中部份贪官的贪腐内容与当时的新闻报道不符,有虚构。

藏匿:赃款裹上塑料纸 埋在粪坑中


2001年,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
受贿近400万元,判死缓。
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受贿近400万元。

为不让办案人员找到罪证,他将家中的钱财一部份转移到其在北京的妻妹处,一部份现金和存折转移到妻子在徐州的老家。

这些钱有的经层层塑料纸包装后藏在树洞内、灰堆内、稻田里、屋顶的瓦下,有的甚至藏在粪坑里。

2001年10月12日,南京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徐其耀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62万元、美元3.051798万元;对其犯罪所得人民币380.55万元、美元1.5万元、非法所得人民币90.2094万元、美元5.2万元、港币1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藏匿:专门租房、买房 金屋藏金

河北省外经贸厅原副厅长李友灿2001年8月至2003年4月一年多的时间里非法索取和收受财物共计4744万余元。李友灿的名言是:「你让我弄两提包白纸我不知道咋弄,让我弄两提包钱那可容易」。


2006年4月26日,河北省原外经贸厅
副厅长李友灿被执行死刑。
李友灿特意在北京一处不显眼的地段买了栋别墅,专门用来藏钱(总共4千多万元还需要买别墅?徐才厚比他的钱多出不知道多少倍,一个地下室就够了)。此外他还专门向下属机关索取了一辆高尔夫轿车当作运钞车,最多时,现金分成16个行李箱,用这辆「运钞车」拉了三趟。最大的享受是把现金一摞摞铺在地上,数上几遍,然后「静静的欣赏」。

2004年11月29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保定市对河北省原外贸厅副厅长李友灿受贿案公开宣判。2004年11月29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保定市对河北省原外贸厅副厅长李友灿受贿案公开宣判。

2004年9月10日,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判处李友灿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2006年4月26日,54岁的李友灿被执行死刑。


罗耀星把钱放到塑胶袋里,藏在床屉里。
另外一位判无期徒刑的是广东省疾控中心免疫规划所原所长罗耀星,他收受的赃款一千多万,放在家里感觉不安全,于是另外租了一个单元房(法制晚报记者说是豪华别墅)。为了防止钞票受潮发霉,把钱放到塑胶袋里,藏在床屉里,并在地板上铺上了防潮纸、干燥剂,但因为那个房子长期不住人、不通风,最终近1200万元仍然发霉。这个钱他不敢用,而且整天心神不安,最终选择自首。

2006年9月1日,罗耀星因收受疫苗经销商贿赂1118.5万元,被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50万元。

藏匿:「糖衣炮弹」中塞满100余万元

2013年5月,在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检察院举办的「知与行」检察行为艺术活动周上,雨花区检察院首次披露了原湖南公路运输管理局副局长陈京元受贿案的细节。

在陈京元家里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放着两枚废弃炮弹,没人能想到,这两枚炮弹壳其实是两枚「糖衣炮弹」,里面塞满了陈京元收受的100余万元赃款。这最终也成为他落马的确凿证据。

2012年,陈京元因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

藏匿:正常使用的煤气罐内有乾坤


江西省赣州市公路局原局长李国蔚特制
一个煤气罐藏钱。
2005年4月1日,被称为「赣南第一贪」的江西省赣州市公路局原局长李国蔚因受贿197万元、367万多元财产来源不明,被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

李国蔚机关算尽,他甚至想到特制一个煤气罐,把贪污受贿的钱藏到夹层里。李国蔚机关算尽,他甚至想到特制一个煤气罐,把贪污受贿的钱藏到夹层里。

在侦办此案过程中,办案人员获得了一条重要信息:李国蔚家里有一个煤气罐,是他请人精心制作,专门用来窝藏赃款的。

在这个煤气罐底下的夹层里,办案人员起获了大量赃款。更让人惊奇的是,这个用于藏钱的煤气罐竟然还能正常使用。

见光:邻居借道回家 意外发现赃款

据《法制与新闻》报道,2008年1月14日上午,重庆南岸区某知名小区一位业主找到物管称,自己的钥匙被锁在房内,希望物管帮忙开门。随即,保安拿着楼上业主留下的钥匙带着装修工人进入五楼住户家,准备借道下到四楼。

进到这套新房后,保安在卫生间处发现了一堆用胶带密封着的矿泉水纸箱。出于好奇,他抠破了纸箱,不料却发现了8个纸箱里装的全是百元大钞。后经警方和银行工作人员清点,一共装了939万元。

这一案件很快被移送重庆市纪委。随后查明钱的主人是重庆市巫山县交通局原局长晏大彬。最终晏大彬因涉嫌受贿2226万元,被判处死刑。

见光:被举报后 检察机关地毯式搜查

天津塘沽区原副区长姚建华,1994年10月因受贿罪被判处死刑。(这25个字是一行,目地是让读者注意这反腐动静是发生在距今23年的江当政时期)!

其贪污公款案被举报以后,经历了与纪检两次谈话却还心存侥幸想「瞒天过海」。

姚建华夫妻俩把金项链和金戒指用小塑料袋和方便面包装袋里外4层包好,藏于开了膛的鱼肚子中,放在冰箱里冻了起来。

搞土建出身的姚建华还精心设计施工了更多的匿赃点。他亲自在木纱门的底框里挖了个槽,把存单嵌在里面后,又钉好木板,抹上腻子,刷了漆,看起来完好如初。他撕开盛着食用油的包装箱的瓦楞纸,把存单藏进去以后又粘好。

此外,他还把兑换的美钞铸封在一水泥包中,放在烟道眼下部,并用水泥上下里外地封住;把巨额现金部分转移到原籍的亲属处,部分兑换成美金存在北京的银行。

检察机关对姚家进行了两次搜查,耗时9个多小时找出全部赃物。

「三明治」底部的那片面包

法制晚报这篇文章赞美江泽民反贪反腐成绩甚丰,这六个小标题提到的落马贪官典型都与十八大任总书记的习近平没有一点点关系。但是,法制晚报非常卖弄小聪明,把文章的结语当作三明治底部的那片面包。这部份是这样写的:

【结语:金融制度与反腐锁死贪官「发财梦」

对于腐败问题,我国历来态度坚决,惩戒手段强硬。特别是十八大以来,打虎拍蝇成效显著。

中国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高波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贪官的财产无处藏身,只能藏在家里,这也说明十八大以来的反腐取得了成效。

无论从政治领域还是经济领域,规则和制度已经为官员腐败问题的查处织下天罗地网,再隐蔽的藏钱方式也终究会见光,再狡猾的贪官也难逃法律的制裁。】

这篇文章是想糊弄谁、耍弄谁、恶心谁?读者!

网友提出了一个令人思索的问题




网友的帖子提出了一个令人思索的问题。

此文章下有一个帖子令人深思:「看了以前贪腐案,经济犯罪皆重判。不知当前为了啥,经济犯罪皆轻判。」

江泽民当政时,贪腐案并不是皆重判,而是级别低、没有靠山的那些贪官皆重判。江的好友、前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是河北省的北霸天,有江泽民撑腰,对举报他的人打击报复,例如石家庄市建委干部郭光允因为举报他而被送去劳教。

给程维高做秘书有样学样,前一个秘书被判死缓,后一个秘书李真判了死刑。程维高本人却什么事没有,甚至他的儿女胡作非为被判刑,女儿刑期判三年缓五年,儿子跑到加拿大去,至今还没有引渡回来。

2003年,采访过李真的新华社记者乔云华在他被执行死刑前后,曾写出《李真灵魂毁灭探访之路》、《腐败之路就是死亡之路》的报道,报道面世之后,乔云华就不断生活在程维高的威胁中,乔云华说,「有人用恐吓的手段,威胁我的人身安全。」为什么?就是不许他写出真相。

2003年,李真以贪污、受贿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开除党籍、开除公职。而他的顶头上司程维高被胡中央批准开除党籍,撤销其正省级职级待遇。但那只是党纪处分,与司法无关。在江泽民的关怀下,程维高回老家江苏常州养老。直到2010年死,一直享受着中央副部长级待遇。他的案子始终没有进入司法程序。

李真比他的顶头上司程维高的罪行不知轻多少,但被执行死刑。李真留下遗言:「无悔一生,罪虽该死,但我一无后台,二官职小,司法不公,怎服人心。」

婊子需要牌坊,江泽民重视宣传

那么,为什么江泽民掌实权时,会给人一种「经济犯罪皆重判」的假相呢?是宣传的结果。江泽民重视宣传是从他汉奸爹江世俊那里学来的。

江世俊(汉奸使用名江冠千)1940年投奔南京伪政府时受到重用,江世俊颇有心计,为防侵华日军有完蛋的一天,当时使用的是江冠千这个名字。江世俊任伪中央政府宣传部副部长,主持日常工作,他把全部的心血研究用于法西斯宣传上,并一手策划了「大东亚圣战太平洋战绩展」。侵华日军投降后,江世俊跑回老家躲藏起来。汉奸学生江泽民逃到江西棉花坪,流落街头,被一位农民收留。

江泽民渲染重判贪官的另一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是江要掩盖自己及其儿子们是「中国第一贪」的事实。

《星岛日报》2000年10月17日报导,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之子江绵恒与台塑董事长王永庆之子王文洋本是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圈子,知情者说,他们是在美国柏克莱大学结识的,两人都出自名门,各自拥有「老爸」的政、商无形资产,自然是特别投机,两人一见如故且互相「欣赏」。王文洋创立宏仁集团,江绵恒即成为股东之一。

1996年3月,「宏仁电子」厂房在广州动工,在这个场合,江绵恒也和王文洋的母亲王廖杨娇并肩而坐,已是全场最受瞩目的贵宾。

2000年4月18日,王文洋的「宏和电子材料」在上海开幕,江绵恒仍是座上宾。上海市政府有关官员证实,又一个大型「外商」投资集成电路项目「宏力微电子」已在进行项目选址,并将设在浦东张江高科技园区。总投资高达64亿美元。谈到外商身分,他语带犹豫地说:「这要高层才掌握。」而中方合作夥伴是江绵恒任董事长的「上海联和投资公司」。

后来,江绵恒跟王文洋翻了脸,原因是,在台湾媒体的一再追问下,王文洋吐出真言,他是给江绵恒当挡箭牌的假大款,一分钱也没出!钱都是江绵恒从中国的银行里「贷款」来的。说是「贷款」其实钱一到手,就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复返。

2002年江泽民偷窃国库30亿美金

2002年12月9日,国际清算银行发布长达105页用于评估5月到9月的例行报告,第29页有这样一句话:「需特别注意的是,中资银行(一家或数家)转移了三十多亿美元的资金到它们位于加勒此海地区的分支机构。」

时任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的江泽民从2001年确定十六大交权时就开始琢磨如何在下台前再多盗窃几次国库。据时任中国银行香港分行副董事长兼总裁刘金宝交代,在2002年5月到9月为江转移了三十多亿美元的资金。

据透露,刘金宝已承认帮助江侵吞公款,自己也有好处,也侵吞公款达2,500万元,借批贷款收取近800万元的回扣。他还交代了给江绵恒的惊人「贷款」都是违规违法的,都是肉包子打狗。据报,迄今为止刘金宝供出的最有价值的消息是:国际清算银行2002年12月发现的无人认账的30多亿外流美金是江泽民十六大前为自己准备后路而转移至海外的。

2002年的30亿美金价值超过现在的300亿美金!

与自己不搭杠的贪官,中国最大的巨贪江泽民判处他们死刑,并大肆宣扬,因为婊子需要牌坊。而对江死忠的,三呆婊放纵他们贪烂,宣传口安排的负责人李长春、刘云山等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大贪大烂。

到了2017年的2月21日,《法制晚报》还在用「三明治」的手法为中共总代表江泽民漂白,可见这些贪官污吏们是多么盼望「中国第一贪」继续掌权啊!

话又说回来了,为什么此时漂白江蛤需要如此费尽周章?!(文/华镇江)△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