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专访林耶凡 内幕惊心动魄(图文/视频)
 
2016-12-22
 



自由亚洲电台主持人郭亚萨专访世姐加拿大冠军林耶凡。

【人民报消息】(编者按:世界小姐加拿大冠军林耶凡出生于中国湖南,是加拿大籍华裔女演员、模特儿、演奏家、人权倡导者和法轮功修炼者。藉由选美、拍摄电影及电视剧关注中国人权问题,其中两部主演电影获得电影节大奖,2015年5月加冕世界小姐加拿大冠军,在世姐比赛引起强大旋风,原订代表加拿大赴中国三亚参加世姐全球决赛,但因关注并评论中国人权问题,被中共列为「不受欢迎的人」(persona non grata)而拒发签证,参赛受阻,美媒《石英》指,在林耶凡在香港被拒绝入境海南省的24小时内,全世界的媒体都在报导并讨论林耶凡对中共侵犯人权的观点,「林耶凡」成为谷歌热搜词,成为一场巨大媒体风暴,《华盛顿邮报》在11月为此发表两篇社论,建议「也许2015年世界小姐,可改成磕头小姐」,并指责中共阻挠林耶凡的同时还诋毁她。那么今年怎么样呢?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林耶凡,引出的世姐决赛内幕惊心动魄,令人不敢相信这是发生在美国。林耶凡强调,只有正义之声强大,恶势力才会收敛。)

世界小姐加拿大冠军林耶凡因为关注中国的人权议题,去年被中国拒绝入境,无法参加在三亚举行的世界小姐决赛。今年,林耶凡顺利参加了于十二月十八日在美国马里兰州举行的世界小姐决赛,然而主办单位却一度不准她在决赛期间接受媒体采访,也不许她谈论和中国人权相关的话题。今天我们再次邀请到了林耶凡在世界小姐总决赛结束之后接受郭亚萨的采访。

下面转载的专访里,自由亚洲电台主持人郭亚萨简称「主持人」,世姐加拿大冠军林耶凡小姐简称「林耶凡」。

主持人: 林小姐您好。非常感谢您再次来噢,我们上次的采访也就是一个多月前。那么我想请问您。这次我听说,看到了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都披露了总决赛期间,主办方并没有批准外界对您的采访。您认为为什么会这样呢?

林耶凡: 为什么会这样?这个问题比较难回答。我觉得可能因为,我不知道他们的赞助商到底是哪里的,I do not have any evidence(我没有证据),我也没有办法说,但是可能他们比较紧张吧,毕竟我的Platform Beauty With Purpose「使命之美」的Project(项目),是讲关于活摘器官的事情,所以我觉得他们可能比较紧张就是担心会不会触怒中共政府。

主持人: 但是我后来看到,大约是星期三的时候,您有接受了一些外界的采访。为什么他们有突然允许您接受采访了。

林耶凡:所以这就证明一些事情,有的时候,一些大公司或政府,你没有外界的压力的话,让他们做出正确的选择很难。星期二的时候,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波士顿环球报都出了一篇文章,都在讲是不是世界小姐在噤声不让我说话。然后星期三(世姐组织)他们就把他们自己的Press Office Open,就把美联社的记者请来了。我觉得这就证明,当外界给足够的压力在这件事情上面的时候,事情是可以改变的。我们实际上拥有比我们知道的更多的力量、筹码,如果这件事情,比如现在不是世界,而是中国的话,也许也可以work。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是一个非常positive (正面)的改变,就是说外界的压力,媒体的压力,公众的曝光,让他最后做出一个正确的决定,不管他是被迫的还是怎么样的。

主持人:您本身作为中国人,一直在为中国的人权和活摘器官那么敏感的话题所呼吁,所以你本人参加世界小姐这件事情就值得引起外界很大的关注。

林耶凡:这就是为什么一开始许多记者都往世姐的邮箱投采访请求,因为他们找我,我就说(因为)我签了合约,如果没有世姐的允许的话我是不能接受采访的,但是他们会批准,就是让世姐组织批准,那我就说你就直接寄到世姐的邮箱里去。一开始我刚刚来的时候我知道,波士顿环球报要派一个记者过来,当天会在酒店大厅采访。然后我等啊等啊,一直以为他们(世姐组织)的批准会早一点来。结果到记者来的那一天还没有(获得批准),所以我就下去跟记者说没有批准咱也采访不了,咱就喝杯茶吧。结果我们坐在酒店大厅喝茶的时候就被他们(世姐组织)看到我了,他们很紧张,然后就下来三个人,就告诉我说:「你在骗人,你在撒谎。你在 Tell Rubbish(瞎说)!」

主持人:啊,非常严厉啊!

林耶凡:非常Aggressive(气势汹汹),非常激烈的语言,而且很强硬,很流氓。

主持人:不讲道理。

林耶凡:不讲道理,对。

林耶凡:当时我就说「I'm really sorry if this really offended you」(我真的很抱歉,如果这真的冒犯你)。

主持人:当时他们没有威胁你吗?

林耶凡:讲了。他们说这个可以让你Disqualify(取消资格),所以我们现在要向上级报告,明天我们会通知你你会不会被Disqualify(取消资格)。

主持人:我留意到你参演的《血刃》的电影,因为涉及到中国活摘器官的敏感话题,所以受中共政府一直以来完全的封锁。你在14号参加了电影在华盛顿的首映会,他们有没有给你压力?

林耶凡:一开始世姐不让我去。(电影《血刃》的首映会)是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主办的,他们往世姐那儿寄邀请函,世姐就直接回说她要彩排不让去。(这事儿)当然被纽约时报抓住了,就被报道出来了。报道出来后,世姐组织就过来跟我说:你要去你就去吧。

主持人:所以他们也很怕媒体的压力。

林耶凡:没有人会不怕媒体的压力。所以公众的压力实际上(可以)保持一些事情最后能够做出正确的结尾的一个很重要的工具。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在呼吁:当你碰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不管是家人被威胁,或者是自己受到压力的时候,一定要把它曝光,只要大家都把这件事情说出来的话,他们不可能坚持那么长久的。

主持人:是。那么我知道你这次在总决赛期间,你需要住在规定的旅馆里面长达二十多天。既然他们一开始就完全不允许你跟外界媒体接触,那他们允许你跟其他的人、你的朋友接触吗?不行吗?不行嘛,那你岂不是非常枯燥?

林耶凡:「枯燥」这个词真是一个under stander,说浅了,太浅了。

主持人:低估啦。你跟我讲一讲。

林耶凡:那是一种很大的精神压力。因为我跟其他女孩儿特别不一样,其他女孩儿做事情的时候虽然经常被骂,但是不会怎么样。而我一开始就好像上了盯紧的名单。

主持人:遇到什么样的事情让你感受到完全被紧盯着。

林耶凡:波士顿环球报的记者不是来了吗?来了之后,第二天我就可以感觉到他们很紧张。彩排的时候把我放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头,因为这个世姐决赛是直接向中国直播的,所以彩排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有意无意的我就被推到最后去了,每一个舞我都是站到最后一排的角落里。

主持人:完全被排挤的状态。

林耶凡:完全排挤的状态。有一次甚至是编舞,有一次我们两边的队要从两个方向这样过来(从舞台两边互相穿插到舞台的另一边),我本身在最边上的就会变成到了中间,那个编舞一开始说好好就这样,结果一看到我站在最中间,就说我们再来一遍,再换一个方法,然后就把我那个位置给换掉了。

主持人:啊,不得了。那编舞的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

林耶凡:外国人。

主持人:是哪一个国家的人,是英国的吗?

林耶凡:英国人。

主持人:您觉得为什么作为英国的主办方会有这么大的压力。他们会这么害怕你成为聚焦(成为)被瞩目的人?

林耶凡:世姐和中国的关系我不读那些报道我还真不知道。当时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所有的媒体包括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波士顿环球报和华盛顿邮报全部被挡在外面,但是我们日常起居都跟三个中国记者在一块儿。

主持人:是哪几个公司来的?

林耶凡:一个是腾讯,俩个是小米直播。他们二十四小时向中国Face Time,我们吃饭的时候都一直拿着手机盯着我们。所以当时我就觉得很奇怪,我就问主办方,那么多的媒体,而且这么多西方主流媒体,不是花边小报,人家可是大报,你都不让他们进来采访,为什么这些中国媒体可以这样。他们就说,They are our Partners(他们是我们的合作伙伴)。

主持人:是Partner,所以需要遵守他们(Partner)提出的要求,是吗?

林耶凡:他们就说啊,中国记者在这,是因为中国没有Face Book,因为有防火墙挡在外面嘛,所以他们就用另一种方法。但是这实在是Does not make sens(不合理)。为什么是中国才这样?为什么没有伊朗或者其它的地方这样被封锁?所以很多东西说不通。德国小姐有一天有意无意跟我说:我们俩的照片被放在德国TV上,然后她就给我看了她自己的德国采访视频,是在她来到华盛顿以后的。然后她跟我说,我问了许可证,他们给了我许可证。当时我就意识到了,真是我被Single out(孤立)。不是他们不让采访,而是我的采访都被拦住了。

主持人:那其他佳丽知不知道你的这种情况,她们对你的遭遇有什么样的反应?

林耶凡:我的室友知道。但是你知道选美是大家都在比赛,我也没有特意的想去跟她们讲这些事情。但有一天我爸爸给我寄了一个短信,他说他受不了了。在过去的一年里……

主持人:他还在不断受到骚扰吗?

林耶凡:他的生意官司可以说是一个接一个的来,到处碰壁。银行什么的也开始起诉。比较很不乐观。

主持人:我看到在(中共)环球时报上面说,中国的一些公司资助了世界小姐的决赛。你认为中国公司资助世界小姐的比赛这会不会影响到世界小姐决赛的公正性呢?

林耶凡:我觉得公正性这东西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期待他们会公平、公正,因为这是选美,很多东西、太多的利益关系在里头,我从一开始就没有觉得这是一个公平的比赛。但是我要到那儿,不是为了比赛,不是(为了得到)那个Crown(皇冠),是希望中国观众能够看到我还没有放弃(为正义而呼吁),我还在那儿,所以他们也不用觉得孤单。所以这个公正性已经是没有的想了。但是如果环球时报这么讲的话,那我觉得是非常明显的呀。不然的话你怎么有个中国Staff(员工)呢?而且中国记者有那样的Access。

主持人:所以就是说有一个中国的员工在世界小姐的主委会里面吗?

林耶凡:跟我们一起吃饭,起居都在(一起),二十四小时的。

主持人:哇!(世姐)这个实际上是一个英国公司。

林耶凡:他是一个英国公司,可是他有一个中国Staff ,是世界小姐的中国分部。

主持人:为什么没有其他国家的呢?

林耶凡:对呀,Exactly。怎么没有加拿大分部或其它分部。我们那个License Holder(许可证持有人)都不能见面的。为什么中国来的就可以呢?这种渗透很明显。

主持人:因为我看到世界小姐的官网的右下角,上面有资助商和合伙人,其中大概有三、四家都是中国公司。

林耶凡:好像全部都是,写的字很小。

主持人:对对,写得非常小,看不清楚。他们是不是有意在……,一方面他们拿到了中国资助,一方面又试图掩盖这个事实,不让大家知道。

林耶凡:对。我这次在华盛顿邮报上看到,当时那个采访我也在嘛,华盛顿邮报的记者问说:你们今年的 Finance(财务)是怎么样?然后他们说是Self Finance (自负盈亏)。

主持人:是自我资助吗他们说?

林耶凡:对呀。你一个Budget(预算),Broadcasting(广播宣传),所有的Life(生活消费),这么多Staff(员工),我听说它那个Budget至少上多少百万美元。当然这是我听说的。这样的话你Self Finance,自己家里存的钱可真多呀。

主持人:不能让人信服吧?!加上环球时报透露出来的这个……那我其实要恭喜你这个阶段终于走完了。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在结束了这么漫长的一个比赛的经历之后。

林耶凡:旧的章节关上了。有些事情我还会继续做。我是演员我会继续演戏,有演讲需要我发声的地方我还会发声。当然我是个演员,我自己会集中尽力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可能也会把自己个人生活安排好。因为之前做这些选美呀,Campaign呀,全世界到处跑,都没有机会……

主持人:交朋友?

林耶凡:不只是交朋友的问题,是需要好好工作,也要调节一下自己的个人生活。再过几天我就27岁了,世姐这个比赛,从2012年开始到现在快四年多了,四年走过来的路真是……

主持人:一个很长的旅程。

林耶凡:世界小姐决赛的最后那两天,我包括其他佳丽也都是这种感觉:不要那个皇冠了,我们现在就回家吧,受不了了。尤其我经历的压力,其实我属于心里承受能力还是不错的,我不会很Easy Break Down(容易崩溃)的,但是过去的二十多天真是感觉好像是在一个巨大的劳教所……

主持人:你现在可能更身有体会被关在某一个地方的感受是什么样的了。

林耶凡:最大的体会就是当你不能说话,以及随时被盯的连话都不能讲。

主持人:但是这种事情发生在美国耶,象征自由的一个国家。

林耶凡:对,这是让我最头疼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我一开始到的那两天我感觉有点错位,我是不是在华盛顿啊?波士顿环球报的记者朋友走的时候,我都没有办法跟他说拜拜,我没有办法跟他道歉或者说再见,我就直接被拖走的那种感觉。

主持人:这个其实说出来会有点让人不敢相信,发生在美国这样一个自由的国度里面。你觉得这是不是其中的一个中国因素渗透到国外的文化和政治里面。除了这方面你还有没有经历过其它类似的压力。

林耶凡:这次算是最惨的了。我都没有想象到会到这种程度,我是咬紧牙关走到最后,因为我告诉自己你不能放弃,这么长时间了,这四年的路我不能因为忍受不住压力就不参加最后的决赛了。因为毕竟那个Cramera(镜头)会在那儿,中国观众盯紧了画面的话,偶尔还是会看到背后那一、俩个人,有我的影子在那儿。所以我咬紧牙关跟自己说我一定要坚持,但是真的是太可怕了。在美国、在西方社会受到这种Treatment,确实是我没有想到的。

主持人:非常感谢您今天跟我们分享这么多,也非常谢谢您为中国人权一直做的努力。让我们下次再见,也祝你未来一切顺利。

林耶凡:Thank You。(听打文字稿人民报)△



林耶凡向自由亚洲电台披露遭世界小姐主办方禁言排挤内幕。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