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被活摘器官 女从薄熙来告到江泽民(图)
 
2015-10-24
 



法轮功学员现场叙述遭中共残酷。

【人民报消息】父亲被活摘器官,却求告无门。在中国揭露和追查活摘真相将近7年后,法轮功学员江莉最近来到了美国,终于能在阳光下,向公众讲述骇人听闻的迫害,诉说她们一家从薄熙来一直控告到江泽民的过程。

江莉一家人都修炼法轮功,都受到打压和迫害,但她们坚持向民众说明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直到今年5月,海内外掀起控告江泽民的大潮,6月下旬,江莉在北京替自己和父亲邮寄了控告江泽民的诉状,第二天回到上海,收到了最高法院的回执。

江莉的父亲江锡清原是重庆市江津区地方税务局干部,因为修炼法轮功在2008年被抓进了重庆西山坪劳教所。2009年初,健康的江锡清突然死亡。

法轮功学员江莉:「2009年1月27日是年初二,我们去看他的时候,身体都是很好的,很正常的。一天不到,1月28日,那天3点多钟就打电话通知我们,说我父亲去世了。」

劳教所先通知家属去劳教所场部医院,途中又借口「需要上级指示」,将心急如焚的家属拉到酒店拖延了4个多小时,最后在家属的极力抗议下,把她们拉去了殡仪馆。

殡仪馆人员规定家属,只能见遗体5分钟;只能看头部﹔不准带手机、照相机等摄像器材。江莉的大姐和大姐夫先被带进了冷冻库。

江莉:「我大姐就去看,确定是我父亲了,她就摸了一下脸,一摸那个人中是热的,我大姐就讲『我爸爸还是活的!』我们听到以后,都进去一一摸了父亲的身体以后,确定父亲身体还是热的,当时比我们的手温还高。」

江莉立即拨打110报警,大姐揭开父亲身上的衣服,发现满身都是大片的瘀青和伤痕,胸口、肚子腿部等好多地方都是热的,就开始给父亲做人工呼吸,但大批便衣把一家人强行拖出了殡仪馆。

之后,检察院不顾家属抗议,强行安排尸检和火化,说江锡清死于「心脏病急性发作」,但解剖诊断却显示,江锡清左边三根肋骨折断,肋间有出血,急性肺瘀血、水肿……

江莉:「后来在3月27日的时候,周柏林,就是重庆市检察院第五分院的一个处长吧,他亲口说的,你父亲的器官,整个内脏全部提取来做标本了。」

健康的父亲为什么在一天之内突然死亡?为什么还有体温就被送进冰库?当地政府称他心脏病去世,又为什么会肋骨折断?「器官」这个词如同一声惊雷,炸开了江莉心里许许多多的疑问。

江莉:「我父亲的器官,就是他们那时候,在殡仪馆强行把我们拉走以后,我们就怀疑他马上就把我父亲的器官摘掉了。因为那时候我父亲人还是活的,还有体温。就在1月28日那天。否则他为什么强行把我们赶走以后,用了整个北碚区的警力来把殡仪馆包围住干嘛?我们后来请了律师,把律师也吊起来打,为什么?」

当时正是薄熙来主政重庆期间,江莉一家人为父鸣冤,得不到回复。

江莉:「开始的时候我们是控告薄熙来跟王立军,因为我们当地的政法委副书记叫万宏华(音),他亲口说的,他说薄书记说过,我们现在在创什么全国的文明城区,你们还请律师打官司,还是你们这种(法轮功)案子,不打律师才怪呢。」

目前江莉已经来到了美国,从王立军、薄熙来,一直告到江泽民,江莉说,她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父亲,也为了更多在江泽民的迫害政策下无辜冤死,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修炼者追讨真相。作为一个人,控告这样的人权罪犯,是应尽的责任。△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