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安因宋祖英酒醉而惹出大祸(图)
 
姜青
 
2016-2-13
 



江泽民与宋祖英的丑闻都跨出国门了!



左为赵安,右为张俊以。

【人民报消息】这说的是2004年江泽民还赖在军委主席位子上的事。全国大小官员在「三呆婊」的榜样下都在行贿受贿贪污淫乱。所以,江要想收拾哪个不听话的,易如反掌。

下面说的是央视文艺部主任、大哥大赵安和「词坛怪杰」张俊以两人对掐的故事。这个故事的主角不是赵安,也不是张俊以,正因为牵扯的人物儿不寻常,所以在中南海轰动一时,直轰动到民间。

有报导说,赵安和张俊以在相互利用的过程中,矛盾越来越尖锐,以至于在大奖赛期间,张利用场外评论的机会,朗诵自己的诗歌,被赵安当众训斥一顿。 随后,一封关于赵安受贿的举报信发到各处。检举者是张俊以。

这封检举信不发到各处还好,张俊以这一举报导致有关方面对赵安进行调查,而结果调查令所有人跌破眼镜,不但两败俱伤双双入狱,而且笑破肚皮的是,法院说:赵安受贿的61万元全部来自张俊以!

2003年12月12日,北京第一中级法院以受贿61万元,判处中央电视台文艺部主任赵安有期徒刑10年;以行贿罪和诽谤「党和国家领导人」罪,判处「词坛怪杰」张俊以有期徒刑6年。

张俊以不可能举报自己行贿吧?那么,问题应该出在张俊以发到各处的举报信内容上,而且可以肯定,赵安与那些信里的内容关系更大,否则不可能他被重判10年。

这些举报信的内容是什么呢?

香港前哨杂志2004年2月刊报道说:「2001年10月至11月期间,张俊以伙同浙江省无业人员杨雪泥(曾用名杨雪芬)捏造、印制了多份以污秽的语言损害党政机关有关领导人的人格和名誉为主要内容的匿名信件,后由杨雪泥按照张俊以提供的中央和国家机关主要部委领导人的地址,将一百封匿名信件分别邮寄。」

2002年9月至10月期间,张俊以在得知赵安被检察机关取保候审后,忿忿不平,心有不甘,「又伙同杨雪泥捏造、印制了多份以损害党政机关有关领导人及他人人格和名誉、诬陷中央电视台领导庇护赵安,检察机关不依法办案」,没以自己匿名信件的主要内容为赵安定罪,于是将二百余封匿名信件分别邮寄散发。

有人奇怪,说张俊以和赵安有私仇,干么张俊以总损害「党政机关有关领导人」名誉,这不是抽疯吗?这和赵安又有什么连带关系?还有,张俊以用污秽的语言损害国家领导,这问题太严重了,怎么只判6年?而赵安没有写三百余封匿名信、也没有损害国家领导的名誉倒被判了10年,这说不通啊,要是说因为受贿,那张俊以不行贿,赵安哪里有受贿之说!

据知情人士透露,张俊以发三百余封匿名信是向有关方面举报赵安散布江泽民和宋祖英的绯闻,说是举报,但信中对江、宋关系描绘得很详细具体,严格的说这叫传播,数百高官因此都知道了这件秘密,但都装不知道,所以张俊以两年来都安然无恙。

但不知何人把张俊以发匿名信的事捅到江那里,令三呆婊相当愤怒,甚至在政治局会议上大发雷霆以示清白。江下令重判,赵安得进去,张俊以也不能在外边。

就这么着,中国影视圈知名人物、中央电视台前文艺部主任赵安,因受贿罪被告。

据新华社报导,北京一中院审理此案查明,赵安于1994年至2000年期间,利用先后担任中央电视台文艺节目中心、文艺部副主任、主任,中央电视台1995年春节联欢晚会、「春兰杯」颁奖晚会总导演,2000年春节联欢晚会总导演职务上的便利,多次接受词作者张俊以(另案处理)的请托,使张俊以创作的作品得以在上述晚会及赵安主管的各类文艺晚会上演出,使宣传张俊以的专题片得以在中央电视台播出。为此,赵安收受张俊以给予的人民币11万元及价值人民币50万元的音像设备。法院认为,赵安身为国有事业单位中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鉴于赵安能坦白部分犯罪事实,且受贿的款、物已被全部追缴,可酌予从轻处罚。判处10年有期徒刑,并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万元。

央视正式决定:开除赵安的党籍,开除其公职,同时免去他央视文艺部中心副主任、文艺部主任之职。

赵安因为嘴巴不牢,1999年把宋祖英酒醉时吐噜出来的党的「最高机密」又吐噜出去。当时有人就预言赵安要出事,没想到过了两年多,到底在2002年出了事。因而成了央视建台50年来第一个被「双开」的中层干部。

报导说,由于服刑期间表现良好,赵安于2009年提前出狱并担任第17届金鸡百花电影节的开幕式幕后工作。

2007年10月15日召开十七大,由于总理温家宝等人的坚决反对,薄熙来没当成国务院副总理,被迫去了山城重庆市当市委书记。这叫外放。把薄熙来恨的猛踢大会配备的豪华轿车。所以,无论说什么,事实摆在那里了,江泽民的势力在削弱。2009年赵安「服刑期间表现良好,提前出狱」的真正原因在这里。

十七大,习近平成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军委第一副主席等职。2012年11月8日召开十八大,习近平成为中共党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

2014年3月两会,宋祖英被迫检讨,说自己2003年11月在奥地利维也纳金色大厅的「个人音乐会」是烧国库的银子,「开了个『坏头』」。

严格的说,宋祖英这不能算是开了个「坏头」,充其量她陪睡的是个「坏头」。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她去维也纳金色大厅个唱,而那些跟风的没有一个是「个唱」。宋祖英唱中国的民间小调儿,伴奏、伴唱不但阵容强大,而且都是咬不准汉语音调、不懂汉语内涵的外国人,那些后来也去金色大厅过瘾的音乐界的同行没有一个有银子跟这个「疯」的。

还有,1992年初宋祖英与罗浩结婚没两个月就接到江爷爷的小纸条,于是住到海军招待所里24小时应召。江泽民去一次换一个车牌,替江把门的心腹现在被提拔成解放军的上将。

把门儿的都成上将了,江泽民当政的2000年宋祖英被中国文联授予「德艺双馨」艺术家的称号。中国几千年的传统道德被江完全颠倒了。

江睡别人老婆,还大张旗鼓的睡,奸夫淫妇一起张扬,这才真是开了个坏头,伦理道德一泄千里,2010年官方在网上评选「中国演艺名人道德修养榜」,宋祖英排首位。

2011年5月8日,宋祖英在台北小巨蛋开个人演唱会。邀请周华健、周杰伦同台演出,门票全部免费赠送。烧的钱都是民脂民膏。她绝对想不到,这是最后一次烧包儿。

2012年2月6日,重庆市原公安局局长、副市长王立军逃入美国驻成都总领馆,中国的政治格局从此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宋祖英宣布的全国巡演计划不了了之了。

2015年2月13日,赵安执导的首届《联合国中国春晚》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开演,联合国主要官员和47个国家驻联合国代表观看了演出。

从赵安和宋祖英的身份变化可以闻到一股味道吧。△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