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大料!王冶坪为何最近不骂曾庆红了(多图)
 
姜平
 
2015-4-25
 



2002年,老江在冰岛总统举行的晚宴上突然起立高歌一曲,吓坏冰岛达官显贵。

【人民报消息】我在2003年写的一点小内幕,是王冶坪密友当年陆续曝出的老江一系列丑闻中的一个。这可不是随便说说的,还有官方图片为证。

当年,王冶坪的老姐妹向我透露了老江的一些丑闻,都是王冶坪不经意扯闲篇扯出来的。曾庆红看到我透露了这些消息后,拿我没辄,拿王冶坪的老姐妹没辄,居然把辄使到老江糟糠身上了。在老江的同意下,那阵子王冶坪不许随便打电话聊天,不许她自己单独外出串门。说白了,被老江的摄政给软禁了。把王冶坪气的直骂人。

这些丑闻中,就有老江在冰岛总统举行的晚宴上突然起立高歌一曲的糗事。要说老江的糗事呢,从王冶坪说起,才能说的比较明白。

江泽民当政那十三年,王冶坪喜、怒、哀、思、悲、恐、惊的滋味都尝遍了,老了老了,只剩下「悲恐惊」这三味了。为什么呢?都是老江自己闹的。

王冶坪不同一般人,不能有话都吐噜出来,她只能在非常至近的老姐妹面前吐吐苦水。

王冶坪的密友说,她说的一些事情听了,真不敢说出来,说出来也没人相信,可它却是真的。

听王冶坪说,江泽民不光有能用药治的一大堆病,还有几种病没药治的了,其中就包括「幻听幻觉」。老江在这方面表现出来的症状非常严重。王冶坪当时说:「过去没有过,近几年新添的。」自1999年以来,老江的幻听幻觉越来越严重,家里人请神经科医生来了几次,人家也搞不懂是怎么回事,以后再请都借故推脱了。

王冶坪说,有一天在家里正吃饭,突然江泽民非常紧张的说,听见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说,法轮功的李老师要夺他的权。家里人一听都楞住了,这不是神经不正常嘛,就劝他说:「没有人要夺你的权,人家一个普通老百姓怎么能夺了你的权?」老江把眼一瞪:「怎么,连你们都偏向他说话?他就是要夺我的权!」后来谁劝他跟谁闹,从家里一直闹到政治局,大家都不吱声了。

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当时是由政治局委员级别担任,时任政法委书记罗干正想找机会往上爬呢,一听江泽民这些话,就知道升官的机会到了,于是和他的一担挑儿何祚庥配合,一文一武,制造了从天津开始的警察暴打法轮功学员的「4-25」事件。

1999年4月25日,罗干让警察引导来北京和平请愿的法轮功学员站在中南海外一圈,然后对老江说「法轮功学员包围中南海」。接着江以此为理由成立了「610」镇压法轮功办公室,权力在各级党委之上;随后搞出个「7-20」大镇压,自此全国开始了大规模的镇压法轮功运动。

「4-25」事件的最大受益者是到届应该退休的罗干,他在2002年十六大召开时如愿升入最高决策班子,在政治局常委会又干了五年。为了镇压法轮功,江泽民把中央政法委书记的级别从政治局委员提高到政治局常委。七常委增加两个名额,罗干排老九。

王冶坪的老姐妹后来对我说,若不是她亲口所说,还真不敢相信是江泽民的幻听幻觉、妒忌心造成了全国范围的腥风血雨,还发展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地步。

那年,王冶坪边哭边说,本想2002年老江退下来,全家搬回上海去,房子都翻盖好了,又宽敞又漂亮,可老江整天神经兮兮的就是不肯收场,没想到临下台在美国吃上了官司!


老江犯病,王冶坪急的差点儿没哭出来。
王冶坪的密友说,江泽民当政期间出的最大丑是在冰岛。人家总统请客,达官显贵济济一堂正举行晚宴,突然江泽民听到有一个声音告诉他:「嘿,人家李老师弹拉说唱样样在行。」江的妒忌心噌的一下起来了:「我也行!」他撂下饭碗,突然起立高歌一曲,把在场的贵宾们都吓懵了,不知中国国家主席的哪根神经错了位。王冶坪一看,这不是又犯病了嘛,急得在旁边差点儿没哭出来。

这类的事情数不胜数,老江看人家法轮功李老师在国外到处演讲,妒忌的不行,说:「我也能到处走!我不但走,我还送钱呢!」那两年江泽民确实跑了不少国家,大把的扔老百姓的血汗钱。王冶坪不抖落出来,谁能相信竟是为了这!

老江看人家李老师非常受到徒弟们的尊重,就妒火万丈,命令派警察在天安门城楼下、铁路、火车站、长途汽车站等等地方强迫参观的、上车的民众骂人家法轮功李老师,谁不骂就抓;有的时候还把人家李老师的像放到地上强迫人踩,不踩的就抓走。

最让老江妒火中烧的是自己当了十三年的总书记了,没有一个党员真的从心里敬爱他,可法轮功学员从心底里由衷的尊重他们的师父,那可是受到一亿人的尊敬啊,而且学的人越来越多,每当老江想到这一点竟能气的犯心脏病,所以他命令酷刑折磨那些不肯骂师父,踩师父像的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给他出这口恶气。

江泽民掌权期间,把人家法轮功李老师的书都烧了,出自己写的小册子,结果七块钱一本的「三个代表」卖不出去,清仓贱卖七毛钱一本,和上公厕一个价儿,还没人要。


今年1月,曾庆红与江在成都被挖出来了!
王冶坪说,太多太多事情了,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我为这流了多少眼泪,吵了多少回架啊,没有用,一点儿也没有用。当初他到北京,我就不肯来,我知道我们家老江能吃几碗乾饭,我就怕出点儿什么事,现在老江这样理智不清,我跟谁说啊,说出来人家得把我当成神经病,有时坐在那儿一想,我的心就闷得象炸开一样……

王冶坪能不病吗?连找老姐妹唠叨唠叨,还被曾庆红限制了人身自由,那个时候王冶坪一提曾庆红就骂。不过,最近不骂了,老姐妹说,提起曾庆红来,王冶坪还时不时的叹口气。△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