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治天治 毒霾漫京你有责任(多图)
 
苏撬阱
 
2013-1-30
 

1月29日,血腥的天安门广场理所当然的成这样了!



1月29日,飞机确实不得不滞留在青岛流亭国际机场停机坪。



1月29日傍晚雾霾笼罩的北京世纪坛成这蹩样了!



1月30日,雾霾中的天安门广场实在找不出炫耀的蓝天!

【人民报消息】过去人经常用「天塌地陷」「海枯石烂」来表达自己对爱情的忠诚。为什么呢?因为人认为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但现今,除了天塌之外,地陷和海枯石烂都出现了,而且越来越频繁。近两年全国的地陷很频繁,而且深度和广度都越来越与时俱进。

2013年1月28日下午,广州市荔湾区康王路突然发生地陷,面积约300平方米,深10多米。路边楼房和商店直接陷下去,造成三栋楼多间商铺坍塌。坍塌地区是个商业区,一瞬间塌陷,又是在下午,有不少人来不及逃走而随着房子陷入坑洞里。但随后当局安排水泥灌浆车填平了空洞。也许跌进深坑里的人还等着营救呢,没想到被砌在水泥里!

共产党的残忍是与生俱来的,如果它能够活摘器官卖钱长达十多年,至今没有停止,那么把大活人砌在水泥里也并不耸人听闻。

一个如此逆天而行的残忍政府,天理绝对不容,不容就要惩罚,干大坏事有大惩罚,干小坏事有小惩罚。于是大大小小的天灾人祸都来了。

据新华网报导,北京城区、郊区的空气质量1月28日均达到六级严重污染,空气质量指数AQI均在300以上;1月29日,雾霾更加深重,气象部门再次发布霾黄色预警。随着空气中污染物不断累积,北京空气质量实况监测显示,13时城区九成监测站点显示六级污染,AQI指数均在400以上,部分站点有「爆表」趋势。

中国环境保护部1月29日通报:中东部受雾霾天气影响逐渐扩大,多个城市空气质量处于「严重污染」或「重度污染」。在960万平方公里(其中包括江泽民拱手送出的国土)陆域的中国,灰霾面积约130万平方公里。

近两日,新华网有三个关于持续灰霾、严重污染的新闻,两个新闻在1月29日,一个新闻在1月30日。

在《薄雾浓霾愁永昼,『污』锁京城何时休》报道中,北京市环保局新闻处负责人王小明告诉记者「近5年,北京建成了30座集中供热中心,替代了近千座小型、分散燃煤锅炉、淘汰更新了15.6万辆黄标车和60.1万辆老旧机动车,完成了1462座加油站、52座油库、1387辆油罐车的油气回收治理。调整搬迁了首钢等200多家重污染企业,四大燃煤电厂污染治理达到世界先进水平。」那为什么越治理空气反倒越污染呢?

《新闻点评:空气质量岂能『听天由命』》提供了两张图片,一张是1月30日从北京景山公园万春亭上俯瞰的阴霾景象;另一张是雾霾中的天安门广场。

文章提到40多年前,穿过德国鲁尔工业区的莱茵河曾泛着恶臭,两岸森林遭受酸雨之害。而今天,包括莱茵河流域在内的德国多数地区已实现了青山绿水,空气清新。还说伦敦早已摘掉雾都的帽子,莱茵河也洗去了「欧洲下水道」的耻辱。

文章很隐晦的提到中国的空气污染是人祸,说「今天,拥挤的路上依然塞满汽车,仍有煤烟飘向空中,仍有污染物流入江河湖海,仍有大片林地纷纷被伐……这些不是天灾,但它们必须得到逐步纠正。」文章说,「人类环保史,是一部与自己的贪欲抗争的历史。」作者对「道德」呼之欲出,但终究点到为止。

《中国在接连不断的浓雾中寻找「依法治霾」之路》是记者1月29日发自杭州的消息,报道说:中国中东部的大片区域最近再次被「铺天盖地的雾」所笼罩。这已经是今年冬天的第四轮雾霾天气。这轮雾霾天气中,华北地区的石家庄市和华东地区的杭州市能见度一度只有300米,中原地区的郑州、合肥等城市能见度仅100米。29日能见度低于50米的河南省商丘市发布了大雾红色预警。

能见度低于50米,这还是人待的地方么?!

看看官媒齐刷刷的异口同声的说,是废气污染,要立法治理废气。真的就如此简单吗?要真是如此简单,那为什么好几年前,有日本气象专家来测试中国的空气,被以窃取国家机密罪驱逐出境了?为什么美国大使馆公布PM2.5值被中共外交部抗议?为什么中共让共产党的高官担任宗教局局长,让不信神佛的男女去庙里上班拿工资,而真正相信有神佛的教徒、僧人、传道士却被百般迫害?!

后汉时期发生这么一个事,徐栩当小黄县县令时,以执法公正而闻名。他任职时,邻县发生大蝗灾,别说粮食,连草都被蝗虫吃光了。可是蝗虫过小黄县时,没有停留就飞逝而过,没有造成任何灾害。刺史不了解情况指责徐栩不治理蝗灾。没有蝗虫治什么啊,徐栩有口难辩,被迫弃官而去,蝗虫随后而至,小黄县也发生了大蝗灾。小黄县人赶快向刺史大人讲明实情,要求请清官徐栩回来,刺史恍然大悟,立刻向徐栩道歉并请他官复原职,徐栩回小黄县的那天,蝗虫立刻都飞走了。这个历史故事告诉我们,一个国家的灾祸多,跟这个执政政府有直接的关系。

在中国古代,遇到旱涝灾年,皇帝要下「罪己昭」,自省或检视自己的过失,并及时予以纠正。皇帝又称「天子」,天之子,大灾之年,沐浴更衣,不近女色,吃斋数日,然后向天请罪,希望得到上天的宽恕。事实证明,老天听到了,灾祸真有好的转机。

现在你跟人讲这些真实的历史,很多人要嘲笑你,说你迷信,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今天生活在大陆的人,63岁爷爷辈儿的人都是在中共的洗脑中长大的,更别说他的儿子、孙子们。这样下去,中华民族子孙将离神佛越来越远,这不就断了炎黄子孙的血脉吗?这正是中共所希望的,但绝对实现不了!

毛泽东战天斗地一辈子,最后听到天上掉下大陨石,吓的从床上爬起来,对着天望了很久很久,毛说相信大人物死时都有预兆。其实在此之前已经有了预兆,那就是毛的最后一个生日,著名厨师做的手拉长寿面全部断在锅里,吓的直哭,说这辈子没出过这种事,结果只好用买来的干面条应急,只是毛自己不知道而已。

贵州有一块2.7亿年的石头,500年前掉下来分成两半,其中一半内面清楚呈现六个天成大字「中国共产党亡」,2002年6月被发现后成为旅游点,该石被称作「藏字石」,十六届政治局九个常委都分别低调去参观过。从发现到如今已经10年有余。这10年中有无数的预兆和启示。

但总得有个头儿啊,现在这能穿过鼻腔中的纤毛,直接进入肺部的漫天灰霾就是在告诉世界:人不治天治,天治起来大家都得跟着受罪,如果人都肯摆脱中共,使邪党解体,那老天也就不需要降灾了。如此,岂不皆大欢喜。△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