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临末日,新华网拍不成这种图片(图)
 
黎梓
 
2013-2-2
 

纪念碑斜了,旗杆歪了,国旗破了,不临末日,新华网拍不成这种图片!

【人民报消息】据自由亚洲电台2012年2月 11日报导,2011年3月中东「茉莉花革命」波及中国时,中国异议人士、浙江民主党成员朱虞夫3月5日在网上发表一首诗《是时候了》。


是时候了

是时候了,中国人!是时候了
广场是大家的
脚是自己的
是时候用脚去广场作出选择;
是时候了,中国人!是时候了
歌曲是大家的
喉是自己的
是时候用喉唱出心底的歌曲;
是时候了,中国人!是时候了
中国是大家的
选择是自己的
是时候用自己选择未来的中国。


毫无疑义,朱虞夫在诗中呼吁公民上街捍卫自由选择体制的权利。被认为有煽动嫌疑,随即被捕,遭到羁押。被判刑七年。

杭州中级法院2012年1月31日对朱虞夫写诗「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开庭审理,当天未做出判决;而在习近平以国家副主席身份预定2月13日启程访美的前三天,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下令杭州中级法院重判朱虞夫七年监禁,为了让习近平访美时难堪,这是周永康再度重判的一名异议人士。

2012年1月开始,朱虞夫是不到两个月以来第四位遭到重判的中国异议人士,另外3位异议人士是四川的维权人士陈卫、贵州异议人士陈西、湖北异议人士李铁,分别被判9年到10年重刑。

美国政府当天表示,对朱虞夫因「行使公民权利」被判刑深表关注,并呼吁中共当局释放朱虞夫。

周永康当然不肯放人,周决不让习近平过舒坦日子。结果,出乎江系血债帮的预料,美国超规格接待习近平,这等于是认可习近平在中共高层的领导人地位,让周永康瞎忙了半天。

10年前,2003年6月6日,曾庆红以中国共产党中央书记处名义发布通知,以后绝对禁止唱、奏《国际歌》。

争鸣杂志2003年7月刊报导,6月6日,中共中央书记处下达通知:凡省、市、县(局)召开党代会或党员组织会议,不奏、不唱《国际歌》。该通知未做任何解释,让执行者莫名其妙。幸好李长春在东北考察时说到原因,他说:《国际歌》的歌词,有很大的鼓动性。一句话说穿,怕饥寒交迫的老百姓起来造共产党的反。

网友黄国华在文章《国内警察说,谁唱国歌----打死他!》中说,于2000年10月30日至2001年3月15日在广州市白云区看守所A─102仓关押期间,经常看到这样的「奇景」:只要是他隔壁仓房A─104仓的在押人员合唱中共国国歌,就必将引来警察的群体残暴殴打!这些警察总是警告说:「无论是谁再『唱歌』非打死他不可!在这里绝不允许唱国歌!」而这群在押的「爱国」志士们就是不给这些「护国军」面子。

「爱国志士」们每天都会唱起国歌《义勇军进行曲》:「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那群「护国鬼子兵」们就慌作一团,而后就成群结队的疯狂扑来……,将A─104仓的「爱国」志士们拖出来又是拳打脚踢、又是上镣带铐;最残忍的是用手铐砸手指甲,还用穿着大皮鞋的脚狠力的踩在押人员光着脚的脚指上,还使劲的用脚转圈的拧着踩!

唱国歌的人中有个东北大汉就是不听警察的话,就是不蹲下,这就引来了四五个警察的群殴!直打的他鼻、口窜血才肯罢手!可最终也没将这「义勇军」征服!

警察在走廊里打,关在许多仓里的「义勇军」们就继续高歌《进行曲》;那喊声、打人声、痛喊声、叫骂声,乱作一团!

记得有媒体透露过,有的监狱的警察连老电影《铁道游击队》里的歌曲《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也不许唱,说是忌讳其中的那句歌词:「鬼子的末日就要来到了」!看来警察知道自己在干坏事,他们自己就对号入座了!

邪教徒马克思的子孙中共,数十亿、数百亿、数千亿的把国库银子老鼠搬家,63年过去了,生产财富的人民却连自己祖祖辈辈居住的住所都保存不了,连一口符合人类生存标准的空气都得不到。难怪《国际歌》与时俱进成了「反动」歌曲(反对中共的作为而动),所以不能唱,绝对不能唱!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起来,饥寒交迫的人们」!

「鬼子(鬼的儿子)的末日就要来到了」!

朱虞夫的小诗说的没有错,「是时候了,中国人,是时候了。」△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