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写淫乱名著者照样遭恶报(图)
 
诸葛仁
 
2013-1-27
 

中共治下的现代版《牡丹亭》
更是荒诞无稽
【人民报消息】舞动笔杆子的人要非常小心才行,法律允许不等于神佛允许,人喜欢看不等于神佛那里可以通过。违背了神意会怎样?那就是遭到天谴。而天谴有些是人看得到的,比如本人或后代遭到恶报;有些是人看不到的,就会有一些异象出现,比如有人被带去地狱参观,看到某某人正在那里无休止的遭受刑罚。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反正这类事例在各个历史时期都出现过。

古人云:万恶淫为首。在神的眼里,淫乱是最不可饶恕的罪过,那么用文字著作去教唆读者淫乱,其罪过就更大了。

有人说,某某名著都流传几百年了。流传多少年、有多少人看,并不一定是好书,只有教人道德升华的书才是神喜悦的。不要说现代的那些畅销书,就是古代的一些「名著」里就有很多糟粕的书籍,那些书广为流传,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里面描写的却是败坏人类道德的东西。这些写淫乱作品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遭到了应有的惩罚。

例如《牡丹亭》一书,是描写男女青年情奔的书,而且文章用词华丽,人人爱读,所以受其影响,把反对礼教、追逐情爱、淫奔之事误认为风雅的人很多。中共治下的现代版《牡丹亭》更是荒诞无稽。该书作者汤显祖死后,曾有人死而复苏,亲见他被关在阴间的暗室中,备受蒸心热骨,有如焚火难禁,肤裂肉开的痛苦。

《西厢记》的作者王实甫,善于描写男女偷情私会的情形,导致许多人看了西厢记,就起了邪思淫念。据说作者因编此书而备受阴谴,书未完忽然无故昏倒,自己嚼舌而死。


《西厢记》
最早将崔莺莺、张生这个故事形诸文字的是中唐与白居易齐名的文人元稹写下的《会真记》,元稹因欲娶其姨表妹崔莺莺不得,愤而做此记,以诋诽其表妹和人有偷情的行为,致使崔莺莺无瑕白璧,蒙垢千秋。

时隔不久,元稹的诗友李绅又将这传奇故事写成诗体的《莺莺歌》,后来又通称《莺莺传》,金代董解元改编为《西厢记诸宫调》,元代王实甫最后定稿为《西厢记》。

始作俑者的元稹写出的作品使后世青年男女效学偷会之事遭到天谴。据说元稹死时很痛苦,死后又遭雷光焚尸之恶报。

《水浒传》流传甚广,谁不知道,作者施耐庵在书中写了许多助长邪淫、偷盗和杀生的情节,极尽的诲盗诲淫;结果施耐庵的儿子、孙子、曾孙,生下来全都是哑巴。

明末清初时期的金圣叹,喜好评解《水浒传》、《西厢记》、《金瓶梅》等诲淫倡乱的书。以其敏绝的才识,不写砥品励志的文章,却专好评解淫词艳曲。表面看是因为文字狱而受杀身灭族之祸,实则是做了大恶事,而得到了惩罚。

《牡丹亭》《西厢记》和《水浒传》至今还在流传,起着败坏社会风气的作用,每多一个人被污染,这些作者就多一份罪过,家人多一份承担。所以老辈人说,祖上造孽贻害子孙。△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