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魚島紛爭 中共釣什麼魚
 
李天笑
 
2010-9-17
 
【人民報消息】9月7日釣魚島撞船事件後,中共不尋常地高分貝炒作。比如,一星期5次召見日本大使、推遲東海油田談判及全國人大高官訪日、派漁政船前往釣魚島、並有可能同意在9.18舉行大規模遊行等。

但北京連串的外交行動基本上是聊勝於無。中共外交部副部長、部長、國務委員輪番出動,日方雖釋放了14名船員及漁船,但仍按國內法拘留船長詹其雄10天。漁政船沒到出事海域就折回來了,做做樣子而已。相比之下,臺灣海巡署出動12艘艦艇為保釣人士護航,並在釣魚島海域與日本海上保安廳船艦對峙,簡直羨煞大陸保釣人士。按外界說法,中共的外交空間已盡,只能靠“群眾遊行”孤注一擲了。

說實話,日方並不在意中國“民間”如何反應,因為日方非常清楚這些“民間”反應的源頭、尺度和收放全操在中共手上。在中國大陸,沒有經過中共批准或組織,不要說舉行9.18大規模遊行,就連在大街上打橫幅喊口號都是癡心妄想。對民間保釣,中共向來是明保暗打。這次保釣人士在沿海找船去釣魚島,遭到中共當局攔截遣返,並禁止當地漁民租船給保釣者。

中共裝腔作勢,到底釣什麼魚?就在9月1日,一艘大陸漁船在黃海被韓國貨輪撞沈,船上全部船員至今生死不明。但中共不置疑,不責問,任其無聲無息。而中共對幾天後釣魚島的撞船事件卻大作文章。本來大陸漁民很少去釣魚島漁區活動,而這次“閩晉漁5179號”漁船孤身前往,在遇到日本軍艦阻截時兩次碰撞日艦,如此膽大和底氣足,且事發後中共超乎常規地炒作。這些都是外界覺得可疑和蹊蹺的地方,也是值得深入調查之處。

釣魚島事件就是中共的一個道具。首先,中共是利用釣魚島事件為其非法執政提供一個合法假象。中共想要利用釣魚島事件證明,好像它還在為人民出頭、爭主權、爭領土。中共表面不斷提升抗議層次和加強外交詞令,是要扮演維護“民族主義”的形象。“民族主義”是一把雙刃劍。在中共覺得保釣可利用時,就縱容、默許甚至煽動民眾的愛國熱情,來達到制約日本的目的。但當民眾的愛國熱情高漲起來之後,很可能發展演變為矛頭直指獨裁專制的愛國民主運動,如要求更多的民主、自由、人權等,中共就會急煞車,平息民眾的情緒,甚至於不惜給“反日”運動和保釣人士扣上幕後黑手的帽子。這已為05年“反日”運動的結果和即將為這次保釣運動的結果所證實。

其實,中共從來沒有真正在乎過主權、領土和人民安危。09年俄艦在海參威附近開炮擊沈中國新星號貨船,7名中國船員遇難,船長被俄方起訴,但中共低聲下氣,淡化事件。中共出讓了大量領土給俄羅斯,並把用中國軍人鮮血染紅的老山、者陰山及法卡山(部份)重新交還越南。中共政府在98年印尼大屠殺中袖手旁觀。在今年菲律賓人質營救事件中,中共使館人員一直在場,可以說整個事件的變化轉折都在中共使館人員的眼皮之下,但仍沒保住港人生命。這至少是要調查和追究中共的責任。中共要是真正關心船員安危,韓國貨輪撞沈中國漁船,為何不去搜救?

其次,中共要轉移國內外深重危機。中共在國內面對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大潮,再加上中共自身腐敗趨勢的衝擊,民眾對中共已失去信任。中共除了用“政改”應對外,也需要尋找“愛國主義”題材。

在國際上,中共多年來都是一定時期輪換選擇一個西方大國為敵達到轉移國內矛盾的目的。自對臺灣採取“先經濟、後政治”的不戰而取戰略後,臺灣這張牌成了懸而不打的牌。從幾個西方大國看,中共與德國和法國曾因西藏問題鬧翻,但目前無大事可鬧。與美國在美韓軍演上雖然會繼續對抗下去,但美國巧妙避開航母到黃海的觸點,中共暫時也無戲可唱,況且中共更害怕同時與兩個大國為敵。至於俄國,由於有石油需求,雙方心照不宣。中共強力對抗美韓軍演和在南海炫耀反而促使美日韓東盟形成聯合箝制中共的架構。菲律賓人質事件造成拉攏菲律賓分化東盟難以實現。北邊俄國也與中共面合心不合,賣尖端武器給印度和越南,形成南北合圍的態勢。在這種情況下,炒作釣魚島事件就成了轉移民眾視線和打擊日本一箭雙雕的出路。

再次,選擇日本下手是因為9.18紀念日就要到了,利用中日的歷史舊帳和這個敏感時期最容易把事件搞大。而把事情搞大才能轉移大危機。中共清楚地知道日本民主黨14日舉行黨代表選舉,而日方的兩位參選人-現任首相菅直人和民主黨前幹事長小澤一郎都必須表現強硬,因此釣魚島爭端在14日前只會僵持,事實正是這樣。而14日一過,日方顧及9 .18敏感日以及東海油田等經濟利益,事情可能會有轉機。這樣中共就可大言不慚地把代表中國人爭主權、領土和人民安危的桂冠戴在自己頭上。

實際上,即便日本放人,只要基本關足了日本國內法認定的天數,仍證明了其對釣魚島的合法性。道理非常簡單:按日本國內法只有對擁有主權的領土上的違法行為,才有資格作出這樣的關人處置。也就是說,日本在中共的配合下,通過案例實現了霸占釣魚島的圖謀。中共高八度的口水仗只不過是自欺欺人、自取其辱而已。

今天的釣魚島爭端實際上正是中共“主權擱置”的政策引起的。儘管美國在1971年在歸還沖繩協定《關於琉球諸島及大東諸島的日美協定》中將釣魚島行政管轄權模糊不清劃給日本沖繩縣,但美國對由此引起的主權爭議均要求當事者彼此商議解決。而長期以來中共以“主權擱置”默認日方霸占釣魚島,而日方得寸進尺長期 “事實占用” 了釣魚島,中共最多只是動員一些“抗議”,從未派軍艦軍隊登陸釣魚島。中共在08年簽訂東海協議時甚至完全未提及釣魚島的主權,等於是承認了日方的事實主權。中共“共同開發”東海油氣田的做法實際上是放棄了“大陸架延長線”原則,同意了日方主張的“中間線”,這同時也就是把在“大陸架延長線”上的釣魚島拱手劃給了日本。中共賣國大有趕超歷代賣國賊之勢。歷代統治者賣國大都是遇外族侵略兵臨城下忍痛割地,以求瓦全,而中共賣國恰是在“太平盛世”、國力“超強”時主動奉獻。

事關領土主權爭端,實際控制領土的一方總是相對占有優勢。日方利用此次事件又一次宣示了日本實際擁有釣魚島主權。而這一機會卻是中共提供的。中共既然沒有意願也沒有海軍實力奪回釣魚島,就憑空喊幾聲“愛國主義”就想釣到“合法”執政的大魚,不但無功而返,也看低了中國人的智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