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沒有軍魂的軍隊 (多圖)
 
蘇明
 
2009-8-3
 
【人民報消息】六十年來,共黨聲調不變的一貫宣傳的是:清朝末年,朝廷腐敗,加上中國人又都是東亞病夫,於是西方列強便不斷的入侵中國。然後,又簽下一系列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使中國被西方列強們分割的是七零八落,成為了又是殖民地、又是半殖民地的國已不國了的淒慘景象。中國人,似乎也就不是人了,成為了豬狗。於是中國人,一會兒盼星星、一會兒盼月亮。終於把共黨這夥歹徒們、煞星們給盼來了。



1949年10月1日,中共黨魁毛澤東扯著嗓子大喊勝利奪取全國政權。

接下來的,當然是列強嚇跑了、國土完整了,海艷河清了、人民幸福了。這種愚蠢的宣傳,對於小學生們,是可以欺瞞一時的,但是對於中學生們來說,就已經是破綻百出了;高中生們就應該有了自己的獨立見解,不信宣傳了;大學生們則更應該是基於道義良知的立場和公民的責任感,成為了堅定的反共救國的義士們。但可悲的是,學生們和知識界,反而不如民間的草民百姓們。

履歷和檔案這種東西,是由自己的所作所為而書寫記錄下來的,編造那是早晚要露餡的。掌權的共黨可以隨心所欲的給自己編造出花團錦簇的履歷和檔案。可問題是,歷史和民眾是否能認可,共黨心心念念想的是做國人的百姓們的考妣。

反而,民間響起了一片打倒共黨、驅逐共匪的怒吼之聲。顯然覺醒了的民眾們,不買共黨的賬了。共黨也只好不得已退而求其次,去做兒童們、學生們的黨媽媽了,不遺餘力地餵給他們狼奶喝,一代接一代幾十年如一日的餵狼奶……造就出了一批狼奴才和黨棍,他們只懂得說狼媽媽讓他們說的話,幹狼媽媽讓他們幹的狼子野心的事,卻說不出中國的哪個省、哪個市和縣,曾經是哪些西方國家的殖民地或者是半殖民地。既不懂得什麼是封建,卻又喊、又叫的反對封建主義。打罵封建迷信,自身處於奴才的地位,但是堅決不反抗奴隸主義。

明明是一群敗類垃圾,但是卻敢冒天下之大不為,妄稱什麼國家之棟梁、民族之希望,恕不知現實共黨體制之腐敗,已是千倍百倍的超過了清王朝的腐敗。而共黨幹出的喪權辱國的勾當,已是千倍百倍的超過了清王朝之所為。現實中國大陸地區的國土面積,是大大的小於清王朝時期,更是大大的小於中華民國時期。

當愛國主義者和民族主義者們痛心疾首的,在調查共黨出賣國家領土和民族利益的罪行時,這群敗類垃圾們跳了出來,衝上來街頭,又是盛世,又是百年夢想成真,又是強大的嚎叫一陣,演出了一場場敗類愛國、垃圾愛黨的街頭醜劇。說起來也難怪在世界各國的民間,出現了對中國人的種族歧視的趨勢。在民主的國家,自由的社會裏,信息暢通,人民有知情權,更有言論和思想的自由權。共黨出賣國家的領土、領海的事情,是各國的人民早就知道了。

人們奇怪的是,中國人為什麼不去反對腐敗而喪權辱國的共黨政權?中國人為什麼不捍衛自己的主權?中國大陸地區的領土、領海在一塊一塊的喪失,而中國人知道嗎?中國人同意嗎?如果不同意,中國人為什麼不發出反對的聲音?不反對,那就是同意。歷來,那是以開疆拓土作為太平盛世的標記。難道中國人認為喪權辱國就是盛世嗎?是百年的夢想成真嗎?是強大的具體體現嗎?這就是不可理喻,與普世的價值背道而馳,當然是讓人看不起。

知道的,這是一群傻狗白癡;不知道的,以為中國人全是傻狗和白癡。於是呢,就產生了對中國人的種族歧視。這是既自然又正常的事情。中國人的名聲,中華民族的人格,就是敗壞在這幫喝飽了狼奶的黨奴、獸類、白癡和垃圾們的手裏。

遠的且不提他,就說二零零八年的七月份,為了請日本首相出席奧運的儀式,中共首腦是特地的跑到了日本,默認了日本提出的把中國東海的領海邊界向後推,推到了東海油田處。不但白白的送給了日本三十萬平方公里的領海,還同意日本人開發東海的石油。開疆拓土的日本人,是舉國歡騰,既擴充了幾十萬平方的國土,又可以在原本是屬於中國人的境內,隨意開發石油。而且是不廢一兵一卒,一槍一彈,高呼強大的應該是日本人;中國人高喊強大,日本人是連個謝字都省得說了,除去看不起中國人以外,還能剩下什麼呢?

中共政權喊叫了幾年的大國崛起,而且還提出的是和平崛起,保證在和平崛起以後也不會對世界造成威脅。擺出了一副天國上朝,對於屬下附庸的屬國施恩的嘴臉,這一下使得一幫中國人如同抽足了鴉片的大煙鬼們一樣,歷時振奮了起來,在暈頭轉向之中,似乎自己就是掘起來的天朝上國的臣民,而世界都被比了下去,成為了番邦蠻夷之地。美國又怎麼樣呢?它的存在是中國人的恩賜。否則的話呢,可以隨時滅掉美國,讓他們為奴。供中國人享受。

可現實的事實卻是,且無論中國大陸地區是否崛起了,在東南亞幾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國,例如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文萊、印度尼西亞、新加坡卻已經是大搖大擺、公開的占據了中國南海的諸島嶼,並且正在開發和抽取石油,每年抽取的量高達上億噸,六國的漁民們是自由自在的在中國的南海海域內是捕魚、撈蝦。

這六國的國家的人民搖旗吶喊強大了,因為這六國都開疆拓土增加了國土面積,又開採石油是又捕魚、撈蝦,既可以自用又可以出口換取外匯、增加國家的收入。這種呼喊強大的聲音,世界是可以理解的,也為他們慶賀。

一百多年前共黨說西方列強們瓜分了中國的領土,但卻根本不是事實,今天的事實是六個在地圖上都不易找到的小國,竟然由於共黨的腐敗無能,而瓜分了中國的南海水域。這六個國家可能在奧運會上總共也沒有拿到幾塊金牌,但是開疆拓土不費一兵一卒,這不能不說是強大的標誌。中國人的沉默無聲,不是東亞病夫的表現又是什麼呢?這就夠讓這六個小國的人民看不起的了,哪裏還承受的起白癡垃圾們再跳出來喊強大,那不被人家歧視又等什麼呢?

香港的大公報六月十九日報導,共匪黨軍的一原副總參謀長上將在六月十八日共匪政協的花瓶會議的小組發言時說,南海的形勢是非常嚴峻,南沙群島共有五百多個島嶼,中國大陸地區卻僅能控制其中的四個;越南卻控制了二十九個。至於菲律賓、馬來西亞、文萊等小國都各自控制了三個以上,而且都在他們所控制的島嶼上建造了各種的軍事設施。而這些軍事設施,就是為了保護這些國家在南海已經開發出來的一千多口油井。每年這一千多口油井生產出來的石油,是從五千多噸到一億噸之間不等。而且這些國家又都是在美國、英國、俄羅斯等國家的大型石油企業公司的幫助下勘探、並且打井成功的。

而可悲的是中國大陸地區在那個海域卻連一口油井都沒有,共匪的海軍只有八艘艦艇在南海。張黎上將說,由於邊防海警的船只都很落後,除去一隻漁政船以外都到不了南沙地區空軍戰鬥機的飛行半徑,也達不到這個海域。由於偵察、信息、反饋等等的通訊設備都很落後,所以南海海域上發生了什麼事情,幾乎是無法知道的。中國的漁民們在海上被抓被扣,甚至是遭海盜的襲擊,用手機發出的信息,軍警們受到信息以後根本就毫無辦法去幫助或是解決問題。

就在大公報的這篇報導刊登出來的第二天,也就是六月二十日,印度尼西亞的海洋事務和漁業部就又扣押了八艘中國漁船、連同七十七名中國漁民。理由是中國的漁民非法闖入了印尼所屬的領海捕魚。可事實是這八艘漁船當時是在北緯十五度十分,東經的一百一十七度四十五分的南沙海域的黃岩島的北部,這正是屬於中國的領海。

據漁民們講他們世世代代都是在這一帶海域捕魚,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不知為什麼從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開始,中國的漁船被外國政府扣押;漁民被關進外國監獄服刑的事情是越來越多了。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中國的漁民非法闖入了外國的領海打魚。

許多漁民們說他們都有過一次到兩次被外國軍艦抓,捕帶到外國去坐牢的經歷,而且現在仍然有不少的漁民們在印尼、越南、菲律賓的監獄裏服刑。這次六月二十日被印尼扣押的八艘漁船在事情發生以後,共匪政權住印尼大使館仍舊是與以往一樣,例行公事的向印尼政府提出了口頭抗議便沒有下文了。

而這七十七名中國的漁民至少要在印尼的監獄裏被關四到六個月以後才能放回來。今年的四、五月份中共舉行海軍大檢閱,據說是海軍建軍了六十周年,海軍是強大的不得了了。非洲的索馬里鬧海盜,共匪還派出軍艦去剿匪和護航,據說表現的英勇的不得了。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如此強大和英勇的海軍,卻保衛不住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海呢?

共黨是喜歡事無巨細的發表個什麼嚴正聲明,並且時常提起什麼自古以來什麼什麼地方就是中國的領土。而自古以來就生息在這塊領海的中國人,卻突然被外國人指控闖入了人家的領土和領海,為此還有受到外國人的法律的制裁,一頭霧水的中國人是莫名其妙不知何緣,倒不如促請共匪政權再發表個什麼樣的嚴正聲明,乾脆說清楚那座山、那片水賣給了那個那個國家,今後再有那些人去那座山、那片水被外國人抓住了後果自負。

記得在上個世紀的八十年代,鄧小平去日本,當被日本人問到釣魚島主權的歸屬問題的時候,鄧小平是瀟灑地說,先擱置不爭議、留給後代解決。這句話使鄧小平當時風光的不得了。可是日本人卻不擱置,隨後就派出了軍艦占領了釣魚島周邊的海域。這句先擱置不爭議的話與時俱進,變成了共匪們現在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口頭禪;在行為上則表現的是共匪政權任意擱置自古以來的國家主權,任由其他國家打著開發的旗號,瓜分我們的領土和領海。

其實翻開共匪的歷史就不難知道這就是共匪的立黨宗旨,馬克思提倡共產黨人是無祖國無家庭;列寧就提出了真正的布爾什維克是無祖國。在中國的這個共黨匪類們乾脆提出的是武裝保衛工人階級的祖國蘇維埃,而這夥匪類們早在八十多年前,就沒有把中國當作是他們的祖國。早早的就認祖歸宗,把列寧、斯大林的蘇維埃政權的國度認作是他們的祖國。而早在一九二五年就把一個好端端的蒙古分出了一大半,送給了蘇聯作為衛星國。

至今不少的中國人依然崇拜毛澤東,但是毛澤東早在上個世紀的五十年代、六十年代,就送給了尼泊爾兩萬多平方公里的中國領土;送給了印度是九萬多平方公里;緬甸送了七萬多平方公里;新疆北部的四十多萬平方公里給了前蘇聯。如此的一個大賣國賊卻仍然有人崇拜,我想中華民族的疾病就是從一九四九年患上的。




1999年底,江澤民與葉利欽簽訂了秘密賣國條約──《中俄全面勘分邊界條約》,將相當於40個臺灣的國土出賣給俄羅斯。

共匪篡政六十年,初步統計總共賣出了一百六十多萬平方公里的領土和至少一百萬平方公里的領海,而現在的中國人可伶到了不知自己的國家到底有多大;不知道自己國家的國境線劃在哪裏了;更不知的祖先們究竟給我們留下了多少土地,一聲強大的嚎叫便掩蓋了一切。靠賣祖產活著就是強大,而且強大到了中國人在祖居的土地上謀殺,隨時會被外國的軍警拉走,冠以非法入境的罪名去蹲外國的大獄的地步上了。

此時此刻的共黨政權馬上就變成了縮頭的王八、一聲不吭,但是暗中卻指使一些敗類、白吃和黨奴們上街喊強大。不要提全世界了,就連周遭的這些個小國,例如俄羅斯、吉爾吉斯坦、尼泊爾、印度、緬甸、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文萊、新加坡、日本等等這些國家的人民都要笑掉大牙,從此輕賤中國人。

中國大陸地區有一支納稅人供養的軍隊,但卻不是國軍,而是共黨匪類們的黨軍。匪類們賣國,黨軍們就往後撤,什麼國家的主權民族的利益,這支黨軍是毫無這些概念,雖然被冠以什麼戰無不勝、攻而不克、英勇強大、鋼鐵長城等等之類的美名,但是卻唯獨沒有軍魂。一支沒有軍魂的軍隊,又與家丁、打手、狗腿子們有什麼不同呢?




在共產黨統治的中國大陸,絕不敢也絕不會讓你看到的鏡頭:
“英勇”的中共志願軍“舉起手來”求饒。




在共產黨統治的中國大陸,絕不敢也絕不會讓你看到的鏡頭:
“英勇”的中共志願軍跪地求饒。

據說在這支軍隊裏有成千上萬個將軍,個個都是功勛卓著。但是翻看一下共匪篡政的這六十年,中國大陸地區並沒有發生過戰爭,幾次的對蘇、對越、對印度的戰鬥又都是打了敗仗,以割地賠款的方式才了結的。那麼這萬多名將軍們的戰功又是從哪掙來的呢?只要我們沒有患上健忘症就不難計算出共黨利用這支黨軍對民眾、對少數民族搞過多少次的大屠殺、大鎮壓、大戒嚴和打封鎖了。

根據六四大屠殺調查委員會,二十餘年不遺餘力的堅持調查,目前的調查結果顯示,僅僅一場六四的大屠殺,這支黨軍裏就有幾千個軍人獲得了提拔和榮升,士兵升軍官尉官升校官、校官升將軍,死了的就封共和國英雄。

六四大屠殺後共封了十二個共和國的英雄,而調查顯示一共死了十五個軍人,是在六月三日的夜裏,三十八軍炮兵旅有六個士兵是奉命往天安門廣場運送武器。當車行駛到翠微路口的時候,由於車速過快而翻車,油箱起火,所以無一人生還。

還有一位是三十九軍政治部的少校叫做於景祿在六月三日的晚上,在天安門廣場上被自己人開槍打死的;另一名是二十四歲的少尉王景升是在七月四日戒嚴巡邏中突發心臟病而死亡的。除去上述的八個人以外,真正被憤怒民眾打死的軍人有七人,那是在六月四日凌晨時分,由於他們瘋狂的向手無寸鐵的學生和民眾們開槍掃射,被激怒的民眾們而打死的。

目前只是不知道哪三個人沒有被封作人民共和國英雄的稱號,現在我們可以明白了,屠殺民眾的就是這支黨軍立功受獎的考量。在十二名的共和國的英雄中,有六位英雄的父母拒絕出席受獎大會,並且拒不接受授給他們兒子的英雄勛章。因為這六對父母認為他們的兒子們屠殺人民是犯罪。

當時是十四個軍,二十多萬人進城準備屠殺,在這些個軍人當中,有六千多軍人得知真相以後立即脫下軍裝放下武器,離開軍隊回家去了,而事後這六千多人是以不服從命令為由,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處罰,甚至被關進監獄。

這裏面也包括當時的三十八軍長徐勤先被判刑五年;二十八軍軍長何燕然和政委張明春被撤職;三十八軍一百一十六師師長許峰被開除軍職入獄。由此我們不難明白一個事實,凡是在共匪體制內得到勛章和提拔的人,必定是對國家和人民犯了罪的人,罪行越大提拔的越高;拒絕犯罪的人,在這個體制中是無容身之地的,反而還會被懲處,這就是這支黨軍的性質。保家衛國不是他們的天職,而殺人犯罪才是他們的職業,這樣的軍隊當然就沒有軍魂了,所以也不配稱其為軍隊。




中共解放軍屠殺百姓時可謂“一往無前”。

例如上述披露南海真實情況的原副總參謀長上將,他的頭銜恐怕也是由此路數而得來的,只不過他和趙紫陽一樣,老之將至。古語曰,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天良突然發現,說了幾句實話而已。最終也算是人性戰勝了共黨的獸性和匪性,這位上將軍也算最終對得起他的爹和媽了。

人生一世總要有一個道義和原則,有些事情是拼了命也必須要做的;而有些事情是拼了命也萬萬作不得的,人性和共黨獸性匪性的差別,其實就在這一條原則上。

(文章有更動)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