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在襠前的那塊布
 
九天劍
 
2010-9-13
 
【人民報消息】都知道那叫遮羞布,但您想也想不到,您也是那塊布的一根絲。不是我想冒犯您,是襠把您做成那根絲的,您想不是都不成——您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民吧,就榮幸的成為那布的一部份了。說我侮辱人民也錯了,是中國人民在被襠侮辱,永遠被放在那個最不該放的地方,遮著它,特別是它在那條叫世界的街上裸奔的時候。

前陣子襠的喉管《人民日報》不看時機的大曝中共60年“援外”的偉業:截至2009年底,中國累計向120多個發展中國家提供了援助,向30多個國際和區域組織捐款;以無償援助、無息貸款和優惠貸款的方式幫助受援國建成了2100多個生產、生活項目,620多個會議、市政設施,體育場館,打井供水,學校、醫院等;援建了220多個農業項目和近700個工業項目,440多個基礎設施項目……後面是一大串閃耀著金錢光芒的數字。

這不拱火嗎!汶川、玉樹大震餘波還沒停,舟曲特大泥石流成千上萬的屍首還沒處理,那麼多省發大水,無數百姓無家可歸,衣食無著……還“滿載著中國人民深厚情誼的包機順利升空,為(某國)人民送去急需的救災物資”,云云。吃裏扒外呀!自己人民都慘成那樣了,還充大呢,人民日報是維穩還是踢襠啊!一準兒腦子裏灌進貓尿了嘛。

回過來一想,也不能賴人民日報。它和襠的各部門一樣,思維就是這個定式:襠前面加上人民這個修辭就可以全權代表了:人民共和國,人民政府、人民政協、人民代表大會、人民警察、人民法院、人民來信來訪辦公室……就差加上人民城管、人民洗腳屋、人民賭場、人民妓院了。

60 年來,我國億萬人民勒緊褲腰帶,好不容易煮好一鍋紅燒肉,就被流氓襠端出去招待非洲兄弟,兄弟吃好了,在美帝國主義主導的聯合國一次次抬舉我襠,這才打破了自由世界對我們極權社會主義的封鎖。中國人民扭過臉去喝幾十年菜湯,是多麼光榮又值得的事啊!主人你還別不服,菜湯也趕緊喝,麻利兒著,慢了小心襠舀出半碗施捨埃塞俄比亞兄弟,鞏固友誼。

1970年,襠正如火如荼領導十年浩劫,坦桑尼亞、贊比亞來了,找了人民的“好”總理周恩來哭訴:我們兩國要建鐵路,沒錢,找世界銀行,不理,知道我們還不起;求蘇聯老大哥,也不夾我們,嫌我們黑,只好求您來了。周多油啊,當年把老蔣都耍得暈頭轉向的,可這倆黑非洲真是窮,我們得砸多少銀子呀!轉念一想,老大正發愁我襠死活進不去安理會,拿不到話語權。一下想起65年毛對坦桑總統尼雷爾說的“我們寧可自己不修鐵路,也要幫你們修建這條鐵路”,得,同意。不過那個……啊?沒問題,那件事,總理大人放心好了。倆黑人兄弟歡天喜地回去了,飛機上暗想,不就開會舉胳膊麼,舉幾次?只要你給錢,我胳膊殘了都幹。《黨史博覽》回顧:當時“外經委主任方毅向周恩來諫言稱,援建坦讚鐵路‘恐怕國力吃不住’,但周恩來說, ‘更重要的是還具有軍事上和政治上的意義。’”

人民的你明白了吧,那年月,發你半斤油票,你每頓炒菜數著幾滴油的時候;孩子長高了,你算著用幾尺布票夠買布接褲腿的時候,襠正打著變態國際主義旗號,大大方方的甩出9.88億元無息貸款,100多萬噸設備,5.6萬人次工程技術人員和管理人員,援建全長1860公里的“中國最大的援外項目坦讚鐵路”,目的只是開會舉起倆黑胳膊來!

襠的國際地位,都是用人民的錢砸出來的:2008年底,中國對非洲的直接投資已超過50億美元;2000年起,5次免除50個國家到期對華債務380筆。其中就包括坦讚鐵路。哪筆錢和人民商量過?配嗎!
當時為配合毛、周敗家,怕人民起疑,忽悠及時跟上。只要你擰開匣子,馬季、唐傑忠一準蹦出來煩你那段“友誼頌”,您想聽別的?對不起,被人民中宣部封殺了。結果那幾年,你說美國的首都是莫斯科有人信,你說達累斯薩拉姆不是坦桑尼亞首都一堆人跟你急。我那時地理不好,可這麼難記的城市名輕鬆記住,高考還拿了一分,真得感謝馬唐二老。

襠最出彩兒的表演是在世界輿論不和諧的時候。每到此時,襠馬上服下偉哥,變萎為挺,一把扯下遮在前面的人民,勇敢的露醜。貿易制裁也好,譴責打壓信仰自由和暴政也好,襠會發出千篇一律的囁嚅:你和你的政府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必須道歉!

每當聽到這樣恬不知恥的“聲明”,我都會為被襠綁架感到悲哀。這個吃裏扒外還把人民永遠掛在嘴上、綁在襠前的婊子政府,真真把齷齪二字都玷汙了。

樂善好施、見義勇為是中國人民的傳統,就一野菜餅子還掰一半給路人,十幾歲的孩子跳水裏救起大人、自己淹死的事常見報端。但中國人民討厭婊子,更討厭老鴇,特別是既作婊子又充老鴇、還總想讓人民賣身的婊子,最最噁心的是榨幹人民的錢給自己立貞潔牌坊的婊子(在襠萎統治下、為生活所迫的性工作者請勿對號入座)。

要擺脫恥辱,結束襠的下賤勾當,人民只有點燃遮布、燒焦這個婊子,讓它再也不能對人民發騷。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