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人怎麼老給國家“添亂”(圖)
 
黃天辰
 
2010-3-24
 



兩會上雷人雷語,政協委員、前央視春晚主持人倪萍,獲“倪舉手”稱號。

【人民報消息】最近,網上話題集中在兩會上的雷人雷語,政協委員、前央視春晚主持人倪萍,獲得“倪舉手”稱號。她接受採訪時,被問及是否行使過否定權,其回答令人感到可悲可嘆:“在大的會議上舉手表決時,我從來沒有反對過或棄權過”,因為“我是(考慮)國家利益的,我熱愛這個國家,我不添亂。”

中國人民就這樣被代表了,套韓寒的話就是“這樣的政府是幸福的,……你要是把這樣好的人民給餓死了病死了窮死了逼死了毒死了吃死了氣死了冤死了喝水喝死了睡覺睡死了,你去哪裏找比他們更老實的人民呢。”相對來說,德國的老百姓簡直就是“刁民”。

到慕尼黑旅遊的人,都會到市中心瑪琳廣場觀光,大家爭看大鐘報時,卻鮮有人注意報時鐘下面市長辦公室的涼臺,涼臺下站立四尊雕像,分別是馬可西約瑟夫、路德維希一世、馬克西米利安二世和路德維希二世,都是巴伐利亞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君王。市長站在涼臺上,正好把四大君王踩在腳下,這樣設計是有原因的,因為市長是民選的,代表了人民。

在德國,人民的意志和尊嚴至高無上,在國家、政府和人民中間,人民無疑是算老大。很多決定不下來的事情,要看人民的意志,人民說了算。

在德國當議員可是件苦差事。一次在海德堡大選前某黨派競選會上,見到爭取連任的議員,他說已有一週,每天只睡2小時,他40多歲了。當時就想,在德國當政治家真不容易。

另一次,信箱裏一張小廣告說,週六,區裡的州議員在某超市前有信息臺,因有事找他,就跟好友一起去。結果看到他和另兩人縮著手站在那兒,天很冷,還是陰天,人們進出超市時,他們就遞過去一張傳單,也沒什麼人停下來和他們說話。過去跟他們聊天,他們還挺高興,就談了好半天。走的時候,那個議員還搓著手對他的同伴說:“這個鬼天氣,真冷啊。”

不管他為了什麼目的去爭取當這個議員,也許為了名或其它什麼的,但德國的制度決定了,他們必須得謙遜地、甚至有時得謙卑地對待他的選民。如果他敢放言,不給國家“添亂”,那他也就別再想當這個議員了,因為他的責任就是代表老百姓給政府“添亂”的。

德國很發達,可德國人民動不動就給政府“添亂”。這不,2月份剛在德國發生的哈茨IV救濟金標準被判違憲,就是典型的老百姓給政府“添亂”。

德國人失業金頭年可領原凈收入的60%,一年後還沒工作,就只能領哈茨IV救濟,只提供基本生活保障,無論以前工資多少,每月一刀切359歐元救濟,孩子因年齡不同得60-80%。目前德國有670萬人領哈茨IV。

有3個領哈茨IV的小老百姓認為,孩子補助只用百分比計算,沒考慮到服裝和受教育開支,因此告狀到聯邦憲法法院。2月9號法院判決:哈茨IV的標準違反基本法,要求重新計算,不僅孩子,還包括成人標準都要重審,新標準要在明年1月前完成。法院認為現行標準沒有符合基本法第一條要求的:保證人們有尊嚴的基本生存條件,此外它還違背憲法中保證的社會國家原則。

一石激起千層浪,這一判決立刻引起了各界廣泛討論。焦點在於救濟金提高,錢從何來。若失業者多子女,救濟加上種種優惠,其生活水平與普通就業者相差無幾,“上班是否值得”。由3個小民引發的口水大戰在德國全面鋪開,各政黨、各大企業和社會上的各類利益集團都加入了這場大戰,真是給國家“添了大亂”。

這類 “添亂”的事很多,比方說上班路途在減稅中到底是否應該計算,公里數是從1公里算,還是從21公里才開始算;還有團結稅、核能發電的問題等等,每天都沒完沒了。可正是由於各個利益集團、個人都有機會“添亂”,提出各種不同的訴求,維護自己的利益,而在各個利益集團的衝突中,憲法又提供了保障,從而達到社會的穩定。

德國就在這種“添亂”中得到了發展,德國的產品質量得到了保證,德國人生活的環境得到了改善。

新近一條消息,8到 14歲的柏林孩子有機會和聯邦家庭部長對話並提問。部長克里斯蒂納‧施羅德女士將出席第五屆柏林晨郵報青少年媒體大會,200名學生將有機會向她提出問題,主題是:德國為孩子和家庭都做了些什麼?柏林所有在這個年齡段的孩子都可報名參加。

看來德國人從小就得學會如何“添亂”,幫著監督和約束政府,學會治理國家的本事。

(大紀元)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