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瑜伽”
 
劉隱
 
2010-3-19
 
【人民報消息】“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唐朝詩人劉希夷的這兩句詩可算得千古絕唱,寫盡了世事滄桑人生易老的慨嘆。不過,我這裏引述它卻不是為了感時傷懷,而是想說說有關“兩會”的事情。

為了妥切起見,將它稍為改動一下:

“年年歲歲人相似,歲歲年年花不同。”

不是嗎?“兩會”的代表仍然還是那些舊面孔,而所謂的“提案”卻似乎年年有所不同。由於幾個高官的勇敢直言,“說真話難”竟成了今年“兩會”議論的一個熱點。

說真話到底難不難?會內會外眾說紛紜,除少數昧著良心不敢面對現實者外,早已“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了。讓人遺憾的是,在其他時間其他場合,迫於種種壓力,不敢說真話倒也情有可原,而在這被中國人稱之為可以“民主”一下的“兩會”之上,竟然也不敢說真話,那麼,一年一度興師動眾巨額花銷召開這樣的大會,意義究竟又何在呢?

還令人詫異的是,“解放”已經60多年了,“改革開放”也30多年了,“思想解放”喊得震天響,高層也曾聲言自己要“聽真話”。然而,時至今日人們卻還不敢說真話,這能不讓人詫異嗎?高官尚且如此,下層百姓可想而知,無怪乎中國人一個個噤若寒蟬,說話左顧右盼,察顏觀色,言不由衷,誇誇其談,假話、空話、套話滿天飛,的的確確成了獨一無二的“中國特色”。

然而,花了那麼多錢,搞的那麼大聲勢,全國人民翹首以待,眼巴巴地看著“兩會”的一舉一動;既然頂著“代表”“委員”的桂冠,不說點什麼恐怕對不住一日三餐的美味佳肴吧。(據說今年“兩會”還給每個代表一部手提電腦,若真如此那就更不能不說點什麼了)

那麼,該說什麼呢?

下邊摘錄幾位代表的雷人語錄,供大家一開眼界:

一位藥廠總經理說:
“醫改如果成功了,是全國人民的悲劇。”

有位建築行業董事長說:
“本身沒有買房能力,就不要埋怨政府、社會和開發商。”

大概是為了與上面這位董事長相呼應,一位房地產老板也說:
“現在說房價高,但沒有人叫你去廣州買,也沒有人叫你去深圳買,你回老家買就可以啊。”

聽聽此類發言,不知你會有什麼感覺?這哪裏是在給政府建言?分明是以勢脅人,訓斥屬下。這些代表究竟代表誰的利益,站在什麼立場說話,就不言自明瞭。

還有一類發言,像是在“打醬油”“躲貓貓”,讓人聽了啼笑皆非:

一位出版界代表建言,為了保障女性權益,在家務勞動中,“老公應給老婆發工資。”

還有位代表認為,“黃”代表尊嚴,因此,建議將“掃黃”改為 “掃穢”或“掃色”。(這位代表的話,很容易使人聯想起“文化大革命”中,一些紅衛兵認為“紅”代表革命,因此,建議將交通燈改為“綠燈”停,“紅燈”行的高論)

前些年的話題,多是“馬路不平,電燈不明”之類,這些年則成了“網絡不靈,男女分工”,也算得與時俱進了。不過,“兩會”究竟是幹什麼的?媒體早已赫然標明,乃“商討國是”之要地也。若不去議論國家的大政方針制度改革,而熱衷於那些婦姑勃溪的糾紛,鄰裡的家長裏短,委實有些滑稽。真不知他們將以何顏面面對國人的重托?

當然,“兩會”之中也不是沒有一個直言之人,上面倡導說真話者即是。但可惜鳳毛麟角,“一士之諤諤”怎敵“千人之諾諾”?其實,人們雖然對“兩會”寄於厚望,卻也早已司空見慣,聽聽看看,說說笑笑而已,有幾個當真呢?

中國的事情一向複雜多變,老百姓心裏明鏡似的。紙上寫的並不等於實際做的,因言獲罪者難道還少嗎?因此,一味的怪怨那些代表未免不公。他們又能說什麼呢?調子早已定好,框框也已劃定,不是說得明明白白,要“堅決抵禦”什麼什麼的,你豈敢越雷池一步?

倒是有位明星代表說了大實話。她說,因為自己愛國,不添亂,所以 “在大的會議舉手表決時我從沒有反對過或棄權過。”

好辦法!既省心又省力。正如一位網友建言,乾脆買個醬豬蹄豎在座位上,代替表決豈不更好,何必再去勞神呢?

還有位代表更高明,在自己的博客上介紹被網友稱之為“兩會瑜伽”的“會議養生法”。不嫌瑣碎,謹照錄於後供代表、委員們享用:

身子坐正,目視前方,似看非看,似聽非聽,表面認真,心靜如水,深吸慢吐,渾身放鬆,氣沈丹田,自然而然。讓大腦一片空明,借別人的滔滔不絕陶冶自己的身心。會開得越長,你得益越大,自個落得健康長壽。

(大紀元)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