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再清“雷人”不亞李鴻忠
 
張成覺
 
2010-3-16
 
【人民報消息】“雷人”是網絡新興詞語。以其言論“新上榜”的大陸官員層出不窮。湖北省長李鴻忠固然當之無愧,身兼國際奧委會副主席的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於再清亦不遑多讓。

該員雖然地位稍遜於李省長,但其國際影響不容小覷。他公然指責冬奧奪標的女選手周洋,謂其奪冠感言不妥:“感謝你爹媽沒問題,首先還要感謝國家”,“要把國家放在前面,別光說父母就完了。”並謂要加強對運動員的德育云云。

於的宏論立遭內地輿論炮轟,指其為“兩會最虛偽的官員”。此可見神州正氣尚存,令人欣慰。不過,愚意以為,於某所雲倒屬肺腑之言,發自內心。他的話正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之寫照---以國為先,而非以人為本。所以,儘管運動員首先是個有七情六欲的“人”,是爹媽把他/她帶到世間;可是“國家”高高在上,相比之下,份屬芸芸眾生的父母,即某中共長官口中的所謂“屁民”簡直微不足道。更有所謂:“國家國家,沒有國,哪有家?”,將“國”與“家”割裂開來,對立起來,“家”變得壓根兒無足輕重了。

這種“國家至上”的觀念,從60年前毛王朝建立起便向子民灌輸。當時大力提倡的“五愛”---愛祖國、愛人民、愛勞動、愛科學、愛護公共財物,“國”居於首位。“父母”、“兄弟”及“家庭”這些人倫關係根本沾不上邊。中華傳統道德倫理中的“百行孝為先”,“孝悌忠信禮義廉恥”,均被棄之如敗屐。

因此,其實港、臺的反共宣傳有所謂:共產黨“不愛爸爸,不愛媽媽,只愛國家”的說法。證之於事實,這並非無中生有的捏造。但卻不夠準確,因為“黨”居於 “國”之上。50年代中期至文革,則再進一步,毛淩駕全黨,漸次成為君臨九州的萬歲爺。用林彪的語言,叫做“高於一切,大於一切,先於一切,重於一切”。

於是,那個時期的幼兒最熟悉的必定是毛的肖像。還有個流行的說法:孩子生下來學會的第一句話,是“毛主席萬歲!”而絕不會是“我愛爸爸”、“我愛媽媽”!

順理成章,當時的中國選手揚威國際體壇,發表感言必定歸功於黨的培養,毛澤東思想的指引。例如中國乒乓球隊世錦賽捧杯,隊員便山呼“毛主席萬歲!”不可能有人提出感謝父母養育之恩。因為“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

文革結束30多年了。於某與時俱進,沒有重新抬出毛的亡靈向屬下運動員說教,可謂人如其名,頭腦算是“清”的;或者用港式說法,不失為“心水請”。而且,他也沒有打出“黨”的招牌,沒把“黨”置於“國”之上,讓奪標選手向“黨”唱頌歌,確是“再清”不過了。須知現時“偉光正”的名聲實在令人不敢恭維,不提也罷。

可是,於總局長決意對運動員“加強德育”,不知有何高招?80年代的“五講四美三熱愛”早已證明無效,新世紀的“八榮八恥”也不見多少收獲。正如其手下官員丶同屬全國政協委員的高健所講:如今運動員“沒有感恩之心,拿了成績算自己,少拿一分錢都不行。”試問,在一切“向錢看”的社會風氣下,除了“票子”(獎金)丶“車子”(汽車)和“房子”這些看得見摸得著的實惠之外,還有什麼精神因素可以挽狂瀾於既倒?

其實,在道德淪喪丶腐敗成風的大陸,體育界雖未必黑暗稱最,其官員以至球員也夠糜爛的了。與高健同級的國家體育總局足球管理中心主任南勇,日前因涉嫌貪瀆打“假波”下臺便是一例。還有服用禁藥丶虛報年齡而被褫奪奧運獎牌者。這些官員和體育健兒身上流淌的,到底有多少“道德的血液”?

至於高健主任在政協放言高論,“靠中華傳統文化丶核心價值觀‘恢復運動員的道德’”,聽起來也是人如其名,“高見”!但說到底恐怕仍是徒托空言。作為“中華傳統文化丶核心價值觀”重要組成部分的“孝”,不是已被於總局長抽象肯定丶具體否定了麼?

總之,於局長和高主任的高談闊論不妨用三個字概括:“禮義廉”,或者換成兩個字:“無恥”!此即其“德育”精要所在也。

如此念念不忘“先謝‘國家’,後謝爹媽”,於丶高二位委員真是沒有辜負“黨疼國愛”啊!

(2010-3-14)修訂

轉自《新世紀新聞網》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