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下访记:粮民的日子越来越难过(图)
 
2010-12-16
 

中国农村自愿调查者蔚然的博客截图。

【人民报消息】近日,《南方周末》报导了《粮民——中国农村会消失吗》一书的作者蔚然和他的爱心帮扶“万村行”。过去四年里,他自费走访了一千多个贫困村庄,真实记录了当代中国农村的底层生活。所到之处,听见农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说政策越来越好,可咱农民的日子为何越过越难?

蔚然本名爱新觉罗•蔚然,2006年他辞去上海的白领工作,打算用25年时间骑车走访中国一万个贫困村庄。为了下访得以顺利进行,单枪匹马的他成立了幸福发展促进会,希望能无偿帮扶贫困农民脱贫、解困、发展。4年来他走访了一千多个村庄,记了上千篇日记,拍摄了上万张图片,由此出版了《粮民——中国农村会消失吗》的上集。

一个被拐烈女之死

在蔚然的博客上有专门的《万村行日记》。比如在2010-12-11发表的题为“不从被拐卖而自尽的烈女,我该如何解救你魂归故里”,讲述了他在内蒙古雨施格气村的见闻。

“一个刚烈女人啊,拉回来又跑,跑了又被追回来……跑、追、关、跑……反反覆覆无数次,那个女的就是烈,就是不从。听说那女的是甘肃人,家里好像还有一个孩子。被人贩子拐卖到我们村来的。有一天她趁那个家里的人稍一疏忽就偷偷喝了农药……给我讲述此事的村民说得很平淡,就好像讲述一个遥远的故事,或者一则笑话似的那般轻松。可我这个听者,却被这位以死抗争被拐卖的烈女子的死而深深刺痛着。由此我对这个村没有了任何好感与同情……

第二天理性战胜感性后,我又继续走访农户,这户有兄弟俩,一个六十岁、一个四十岁都是光棍,他们那种因贫穷失去了婚配资格 而长期被生理、被精神生活所压抑所折磨产生的那种木讷神情,看上去十分凄凉与十分可怜。我憎恶这个村村民的心,一下子就被眼前的现实给抵消的荡然无存了。 ……人,不是,是一群身体健康、生理正常的男人,由于贫穷而导致他们无法正常婚配时,他们本能的反应和心理底线就已经只剩下两字——女人。这些难道能全部怪他们吗?”

无钱看病的农民

在2010-12-08另一篇日记说的是“农民可以微笑着面对疾病,却无法阻挡深陷贫困”, 申大娟,一个被强直性脊柱炎疼得死去活来的少女,想的却是如何让爹妈少操心。 

“疼就疼去吧,我可不愿让人看着我那一脸难看样,让俄(我)妈俄(我)爸看了也难受,外人看了也不好看。疼得俄(我)受不了了,俄(我)就多笑笑……” 病了15年的她,颈椎疼痛得已经不能转头、不能正常躺下,但为了让父母晚上能稍微休息下,她只好强忍着疼痛躺下,可是每天起床后那剧烈疼痛,一个上午后才慢慢减轻一些。

农民大病,不单单一个人生病的事情,而是影响了整个家庭,贫困就由此腐蚀这个家庭每一个成员,直到他们彻底被贫困包围,最后听天由命。 这是多么可怕与残酷的现实,疾病不但蚕食着农民的家庭,它更是蚕食着农业、农村这个大肌体。”

蔚然发现新闻报导说的和农村的现实不一样。比如报导都说农村合作医疗好,但合作医疗也会“坑农”:农民头疼脑热原来花两三块就治好了,现在动辄两 三百元,就算最多报销60%,自己还要掏50块,也是冤。而且“非住院不给报销”,但即便是住了院,报销时说你这也不合格,那也超出规定,结果合作医疗肥了部份医院。

一线农民只有一亿老农 未来咋办

蔚然就这样一件件真实记录下他在农村的所见所闻。自费在农村走了 4年,他总被农民当做“国家的人”,他从农民口中听到最多的感叹是:“政策越来越好,日子越过越难。”劳动力老化,农民的养老,农业童工,农村青年的“性福”,农村合作医疗变相坑农,农村建设流于形式……这些不是新闻的新闻还是深深刺痛人们的心。

“专家学者都在说,把农村劳动力解放出来,其实是个表象,中国8亿农民,在农业生产一线的不到一亿,都是老年农民。这些老农死了,将来农业怎么保障?这对13亿人口的粮食保障,是个危险信号。”

让蔚然感到焦虑的还有“土地之死”,化肥过度使用致使土壤板结,中国占世界7%的耕地中投放了占世界34%的化肥。农业总产量是拚命靠化肥在维持。在牧区,官员为了考核的经济指标中增加“牛羊存栏头数”,往往强迫老百姓过度放牧,加上鼠患,每年都把草原“翻个底朝天”。这种“政绩观”正加速着农业经济的恶化,中国农业的前景令人担忧。

(大纪元记者文华综合报导)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