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人的一次血的教训(图)
 
龚平
 
2008-10-16
 



10月13日,杨佳二审在上海开庭,上千民众聚集在上海市
高等法院门前声援杨佳。“刀客不朽 ”的条幅在空中挥舞。

【人民报消息】今年7月,28岁的北京青年杨佳持刀杀死6名上海闸北公安分局警察。杨佳杀警后,在民间引起强烈反响,网路更是一片赞誉之声,人们称之为好汉、英雄、武松、现代的荆轲等,颂扬诗词、歌曲、画作广为流传。

杨佳案引起的社会反响,远远超出当局的料想,甚至也超出观察家的预想。当六个警察倒在血泊时,场面不可谓不惨烈,却没有人为他们喊冤,而只有为执刀者喝采,这不能不让人感到意外。但如果把时空拓展,这种异常又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因为,如果把整个事件展开,人们可以看到,被杀者是侵害人,而施杀者才是真正的受害人。

在决定杀警之前,杨佳曾经遭受了闸北公安分局警察的毒打。他一级级投诉,都没有结果,最后只有诉诸暴力来讨个说法。真实意义上,杨佳反抗的不是具体的警察个人,而是中共的整个压迫制度。那六名警察中,有的也许跟他素不相识,更谈不上恩怨与仇恨。不幸的是,他们是中共压迫机器的一员,他们为这部迫害机器效忠。当中共对百姓犯罪的时候,百姓也就自然把仇恨对准了这部专政机器的每一个个体,那些没有具体行恶的人也因此成为了被仇恨的对象。当受害人怒火爆发的时候,他们无可避免的成为报复目标之一。正是这个原因,杨佳拒绝认为他们是无辜的。这对替中共为虎作伥的人乃至所有中国共产党人来说,都是一次血的教训。而这场悲剧中所有涉及的人,从最根本意义上说,都是中共暴政的受害者,是中共的暴政导致了他们的死亡。

时下的中国,社会不公、司法黑暗已经到了外界难以想像的地步。官商勾结,警匪一家,只要有点权力,便可以胡作非为,鱼肉百姓。1999年之后,法轮功学员被剥夺了为自己辩护的合法权利。如今,在地震中死于豆腐渣校舍的孩子的父母被剥夺了讨回公道的权利,那些死于毒奶粉的婴儿的父母在聘请律师时同样遭到无情的打压。2004年大学生孙志刚被打死,前几天,哈尔滨也发生体育学院毕业生林松岭被六名警察活活殴打致死的案例。在这种民怨遍地的情势下,杨佳那句“你不给我一个说法, 我就给你一个说法”,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共鸣。

在法庭上,杨佳一语道破:“这些警察之所以敢这样,都是因为他们的背后有你们”;“被这样的警察管理着的国家,一个遵纪守法二十几年的公民最后都会被判刑坐牢”。正是这种体制性的滥权,把杨佳们逼上了以暴抗暴的道路。对自己所为,杨佳平静说出了“ 不后悔”三个字。他的平静,产生的却是惊天动地的震撼。这种视死如归的悲壮的平静,反映了内心寻求公道的强大决心与意志,强烈控诉着这个把人逼上绝路的社会不公,以及造成此不公的制度,而这种控诉,得到了民间普遍的同情与支持。

10月13日上午,各界关注的杨佳袭警案二审开庭。当天,上海市民、外地访民、记者等约一千多人聚集在上海市高等法院门前。由于一些声援杨佳的民众遭到便衣恶警暴打,数百民众高呼“打倒共产党”、“打倒法西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中共当年打倒“反动派”的口号,终于讽刺性的应在了中共自身。

某种意义上,杨佳案已经成为一种标志性事件,它标志着中国民间冤怨已经积攒到了随时可以喷泄而出的程度。杨佳案作为一个个体抗争的高峰,点燃了民间寻求正义、讨回公道的火花。在官方完全失去了维护正义的意愿与能力的时候,这一火花随时可能变为熊熊大火,燃遍整个中国。

与其玉石俱焚、坐等一个虽言正当而却惨烈的结局,不如采取代价更小的方式早日解体中共。如果更多的人用杨佳的勇气,广传“九评”,力促“三退”,那么,中共暴政将迅速消解于无形,中国社会将走向和平转型,如此,则民之幸,国之幸也。

(文章有更动)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