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筱萸斃命與中共的死亡體制
 
天地人
 
2007-7-30
 
【人民報消息】中共殺掉鄭筱萸後,中共對外的最權威喉舌“新華社”竭力呼應:中共力創鐵腕反腐新圖景 “刮骨療毒”從嚴治吏。“中共鐵腕治吏,以解決國家的經濟問題,端正社會風氣,清潔官場氛圍。”且不說他們加大力度對外宣傳的目地。就說,中共鐵腕治吏就能解決國家的經濟問題嗎?這實在是一種轉移視線的荒唐觀點,是一種虛弱的逃避、自欺欺人和蒙蔽國民的搪塞。

中共以為可以繼續換湯不換藥的以某種形式、某種手段或鐵腕解決這個國家的經濟問題嗎。中共太弱智、還是太阿Q。它們真的不自知已病入膏肓 ?斃掉鄭筱萸,殺雞儆猴,刮骨療毒,挽救不了垂死啊!

鄭筱萸是繼胡長清、成克傑、王懷忠之後,第四名被判處死刑的副部級以上官員,中共從來都沒清潔得了這個官場,反而“前腐後繼”。國人對這個執政黨所蠱惑的一切早已冷漠和嗤之以鼻。問題是,中國的高官中還有幾個不是貪官是清官?多年前,國務院各部委廣為流傳一句話說:“xx部用機槍掃射,有冤死的。隔一個點一個,有漏網的。”而貪官追到部級就戛然而止。是國人福大造化大、有一個清政廉明的中央政府?差矣!多年前北京市副市長王寶森之死,就像恐怖的一條無形的生死界河,就像中南海的紅墻,圈為法律不可涉足的禁地、中共腐敗政府的“桃花園”。中國有個“吳官正”,那就是現實的活報劇,冥冥之中的神諭。中共末日將近,該掀掉這個最醜陋最醜惡的粉飾了,貪官遍朝野捂也悟不住了。

解決這個國家的經濟問題,關鍵是懲治腐敗嗎?殺他個胡長清、刮掉那塊爛肉,那個癌細胞就又克隆了無數個成克傑、鄭筱萸之流。中共這副軀體早已沒了好肉,已不值得一剜,捱到現在已開始散發出腐臭,早已錯過了刮骨療毒的時期和機會。“六四”和“法輪功”就曾是他們的機會。現在,即使胡溫想給這副腐爛的軀體再塗上一層福爾馬林、穿一套中山裝,也救不了共產黨,反而給自己打開了地獄之門

前總理朱镕基應該最清楚中國的經濟問題是腐敗問題還是體制問題。這位前總理為什麼壯志未酬身先退?他實在幹不下去了,經濟體制改革和政治體制改革兩層皮,經濟改革如火如荼,政治體制改革卻冰封雪凍,死活燒不起來這把火。中共政治體制的僵死不僅最終拖了經濟改革的後腿,也使中國的經濟改革不倫不類,中共只得不斷的給全世界的資本主義搞笑說:“我們建設了一個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啊,還要一百年不變!”

中國不進行體制上的徹底變革,就沒有出路。當年的朱總理派鐵娘子吳儀開進中國海關懲治腐敗。到頭來,“拔出的蘿蔔帶出的泥”讓鐵娘子背脊發涼。就像醫生說的:這個人哪,已經是癌症晚期,渾身上下到處都是毒瘤,沒有好地方了,已無藥可醫。鐵娘子又能怎樣,只好打馬回營。朱镕基涼透了心,但他未必就願意承認,他的壯志未酬同樣是體制問題。

看上去貪官的背後是腐敗,腐敗的背後是貪官,其實貪官的背後是體制問題,腐敗的背後仍然是體制問題,體制的弊端使刮去的爛肉照樣生長、是孳生貪官和腐敗的溫床。誰心裏都明白這一點,只是政治體制改革在中國絲絲入扣的牽系著共產黨政權這個邪惡的中樞神經,它如洪水猛獸一般不可觸動。既得利益使當權階層死死的抱著中共這個僵死的統治不放,這是當前中國所有社會問題的根源,共產黨的獨裁統治就是禍根,豈止是什麼孤立的經濟問題、貪腐問題。

國民求生,中國出路在哪,要說不知道那純粹是裝糊塗。殺幾個貪官以安攘民心、堵住罵娘的嘴,或以其堵住洋人的嘴,中共不是又玩小兒科就是無奈的絕望之舉,希望胡溫知民心順民意,真正的王者氣度,是順應社會進步潮流,敢於朝獨裁統治的弊端開刀,不要抱到共產黨成為僵屍的那一天也隨之而去。

在一個只有獨裁沒有民主的政府、一個從上到下缺乏民主監督甚至民主問責的體系中這種腐敗的孳生是無所不在的和無所不能的。鄭筱萸全權掌管負責的兩個行業,食品和醫藥是關係國計民生的兩大關鍵行業。但是,這兩個關鍵行業卻成為腐敗的先導並被效法。從改革開放起,市場經濟取代計劃經濟之後,國家整體體制的缺損、不完善、不能協調、越來越體現在經濟領域,當單純的經濟改革帶著政治體制上的贅肉和加入世貿組織所履行的義務的鉗制,被迫躑躅獨行的走到今天畸形的私有制階段,它所反映出來的社會問題已積重難返,難以疏導和化解,成為這個政權的毒瘤癌腫,不可救藥。而中共對政治體制改革這個阻滯的過程恰恰成為共產黨政權走向沒落衰敗和滅亡的過程。從這一點上講中共是自己把自己送上了斷頭臺。自己搞垮了自己,自己給自己掘下了墳墓。因為一個拒絕民主進步、阻止社會良性循環和改良、甚至施以暴力滅絕民主思潮的政府怎麼能夠長久呢?!生產力和生產關係長期不能協調甚至不能互為作用的這樣一個體制政權必定是短命的。

八十年代起,中國的改革開放實際上就是經濟改革在唱獨腳戲。所以,一開場就註定了這場跛腳的改革必將塌臺。經濟改革便是“摸著石頭過河” 。初期,市場經濟使吃慣大鍋飯的整個國民經濟體系手足無措。國民中最先富起來的卻是社會最底層的無業遊民甚至是蹲過大獄的人,那一階段的經濟足可以稱之為 “無政府經濟”。從此起,大量的難以遏制的假貨如:假蜂蜜、假阿膠、假酒、假糖、假米、假油、假藥等等商品越來越多,最後充斥國家整個食品、醫藥行業並進入輕工行業繼而遍布全國並大量走出國門。當年俄羅斯的報紙曾登一幅漫畫聲討“中國造” :一個人腳穿阿迪達斯跨越國境,後腳還在中國境內,跨進俄羅斯的前腳鞋子上就張開了大口。再後來,俄羅斯人憤怒的把告示掛在商場門口:“此商場無中國貨!”中國的當權者毫不汗顏,唯利是圖的商人自然良心就餵了狗,因為利益共享了就有了坐鎮撐腰的。

從假冒偽劣到賣配額,到走私,到股市操作,偽造增值稅發票,生產、供應、銷售、內銷、外貿諸環節,無官不商,無官不貪,官商勾結、官商一體。地位越高越隱蔽,他們仗恃手中的權勢能把從下到上整個一個全國性的大行業壟斷操控;他們引進洋人在本土都不敢上馬的有毒的生產企業;引進高污染的生產企業;勞動密集型的加工企業等等。他們還敢把一火車一火車的放射性洋垃圾拉回國內掩埋。他們花大量的外匯莫名其妙地引進大批大型設備,堵死國內同類生產企業的產品出路,致使我們自己的民族工業衰敗。以無數百姓的血汗錢進口的大批各種設備、物資在海關堆積如山,日曬雨淋,多年無企業認領而報廢!中國勞動力資源的廉價和用之不盡、中國寶貴的自然資源的隨意攫取、中國老百姓的“抗毒、抗污染能力” ,使中共這個腐敗政權發瘋的換取外匯,如當年的清政府引入“八國聯軍”,國門大開,960萬平方公里的國土淪為世界性的搶占資源的大工地,大家工廠和洋人的大垃圾廠。中國已淪為靠外資產業生存的國家,這意味著當所有的外資企業一旦撤走,中國的經濟將迅速崩潰……凡此種種,痛心疾首。

貪、臟遍地的中國 早已成為貪官污吏聚斂財富的樂園。初期媒體喋喋不休的萬元戶早被擁有百萬、千萬、億萬資財的貪官污吏所取代。無數的鄭筱萸和鄭筱萸之上的貪官不但腰纏萬億,還依舊大權在握、在掠奪、在死抱著這個僵死的體制政權不放。

現今,我們還能數出幾個自己的民族工業?我們還能給子孫後代留下幾座青山綠水?我們還剩下多少自然資源可用?而最可怕的是這過程中,社會道德整體下滑,人倫喪盡,十惡俱全,天災人禍疊起,國難當頭……

那麼,誰該殺?!該殺誰?!全國人民都應該痛定思痛,這個體制存,國將必亡;國存,必廢其體制。

必須結束中共這個邪惡體制,這是中國的唯一出路!

07、7、19


---------------------------------------

新唐人電視臺首推「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