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末日前:打砸搶全面公開(多圖)
 
唐季民
 
2007-7-17
 

杭州市西湖區蔣村鄉政府派出200多人,強行拆遷蔣村鄉三深村3組村民沈炳炎的私有房屋(人民報)

【人民報消息】不論是辛苦了大半輩子好不容意蓋起來的樓房,或是祖先傳下來的房舍,原本想說下半輩子可以好好安身立命了,結果一紙流氓的拆遷公告,就把畢生的心血給砸了或搶了,而且屋主連吭都不准能吭一聲,這就是中共政權正在全國各地進行的醜陋行徑。

杭州強拆 老百姓投訴無門

7月12日早上9點左右,杭州市西湖區蔣村鄉政府派出200多人,強行拆遷蔣村鄉三深村3組村民沈炳炎的私有房屋。沈炳炎表示,現政府是想在《物權法》正式出臺前,加快腳步強拆民宅。老百姓根本沒有投訴的地方。

沈炳炎表示,9點鐘左右,公、檢、法等來了200多人,用挖掘機開挖,把他4層半的房屋,頃刻,好好的房屋變成廢墟。沒有辦法,我們花了一輩子的財產就這樣被搶了。不敢和他們論理,動手的話就抓你,現在無家可歸,也不知下一步會怎樣?老百姓沒有投訴的地方。

據現場農民表示,來了很多公安,警車、120、搬運車都來了,他們拉開警戒線圍著,不許村民進入。現在一家家都是這樣被拆的。據當地村民表示,在整個徵地上過程中,沒有召開過村民大會,沒有徵求村民的意見,將農民變成居民後,馬上又征用數千畝土地。政府安置政策看起來很好,實際上農民甚幺都沒有。


杭州市西湖區蔣村鄉政府派出200多人,強行拆遷蔣村鄉三深村3組村民沈炳炎的私有房屋(人民報)

而那紙所謂的”強制拆遷”通知書,美其名寫著”如不服本強制拆遷通知,可在接到本通知之日起六十日內向杭州市人民政府申請復議或者在三個月內直接向被拆遷房屋所在地基層人民法院起訴。”感覺中共似乎還放給人民一線生機,結果緊接其後的一句話,就又讓中共流氓強盜的惡霸本質又顯露無疑。


可笑的”強制拆遷”通知書(人民報)

通知書上寫著”行政復議或者行政訴訟期間,不停止本通知的執行。”也就是說,管你同不同意或滿不滿意,中共說要拆就是拆了,至於拆完了有任何冤屈想復議或訴訟再慢慢耗。而且7月6日公告,7月12日就來拆了,不要說想復議或訴訟,就算真的要搬走也都來不及。當然,通知書上有個被拆遷人簽名根本與屋主不同,是誰給簽的字或是簽字有沒有效,也就更沒人管了。

強拆之外也強遷 百年家業一夕搶

除了強行拆遷,若目標房舍還有利用價值的,中共就使出”強遷”的手段,說白了也就是光天化日下公開公然的搶劫民眾財產。

6月27日早上,杭州上城清河坊大井巷44號的住戶正在睡夢中,突然被一陣猛烈的砸門聲驚醒,立即被趕出了這幢有幾百年正在申辦”歷史建築”的老房子。這是清河坊歷史街區管委會拆遷辦的”行政強制拆遷”,他們要房不要人,強遷私房戶騰空房屋供管委會辦商業街。

突然襲擊、破門而入,實施行政強遷在杭州上城清河坊已是司空見慣了。總共20戶要求自保的私房戶,已有17戶被強遷。有10人被公安採取強制措施。

大井巷77號陳繼良是第一戶,2006年10月23日他們夫婦也在睡夢中,穿著睡衣就被趕到大街上,隨身物品都不許帶。陳繼良被清波派出所”保護”起來,一件襯衣三天不能換。

進入2007年,那些本身就裝裝樣子的”行政強遷”程序更是簡便了。原來還約見一下,開個”聽證”會”不予采信”一下,貼幾張強遷通知備備案。現在,輕鬆地打幾個電話,來不來由你,反正強遷也不用通知了。到時把房主趕出很方便。你想抗爭,正好拘捕,正好實現”以房換人”的目的。據知情人說:程序還是有的, 只不過放在抽屜裏。輪到那一家,填上日期,可應付上面就行了。

山東農民”躲逼簽” 中共把農民逼向絕路

7月16日早上,山東臨朐政府出動上千人,前往東城街道,欲逼迫400多戶農民簽訂拆遷協議。聽到消息的村民,紛紛外出”躲逼簽”。據悉,臨朐東城街道所屬的曾家小莊、南趙家河、水溝村,共有450戶村民。當地政府以修路為名,欲強行拆除所有村民的房屋,遭到村民的強烈反對。

村民王先生表示,來了1000多人,有公、檢、法、工商、城管等10多個部門,今天是來逼村民簽訂協議。因政府的補償價格太低,大家都不願簽。政府來評估村民房屋,也是粗略計算,如200多平方米的房屋,補償不到10萬塊,連二手房都買不到。

有一位村民因不願進行房屋評估,當地政府就找藉口,把他的一輛農用車扣留了1個多月。當地政府還採取強硬措施,凡家屬是公務員的,如不配合簽協議,一律開除下崗。

7月14日,山東臨朐東城街道全體失地受害農民向媒體投訴了一封公開信。

公開信指出,”東城街道自02年成立以來,採取以租代征的非法手段,從農民手中收取了11000多畝土地,然後再高價倒賣,一些不法企業主趁機大量圈占土 地,然後讓農田荒蕪,待機哄擡地價。東城街道辦還將一部分土地用於開發房地產項目(濱河花園)再高價出售,從中謀取暴利(政府行為,零地價開發,市場價銷售)。”

現東城街辦以興建所謂的第四、第五項目區,繼續占用農民耕地。為了銷售”濱河花園”,又非法占地400多畝。村民指出,政府沒有合法審批手續,繼續在吉林、安家河一帶大量圈地2000多畝。

公開信指出,”以興隆東路改造為名,準備強行拆遷農戶達400戶之多……耕地沒有了,賴以生存的宅基地又要被強占……我們的政府怎幺這幺狠心,房子還沒給我們蓋,錢又不給錢,把我們趕出去,讓我們到哪裏去住……幾萬失地農民面臨饑餓,那時這個巨大的火藥桶一旦發生爆炸,後果將不堪設想……”

另一位在外躲避的村民表示,大家都不願簽字,但政府態度惡劣,最後還是村民受害,沒有辦法,能躲一次就一次,也不知下一步該怎幺做?是中共把農民逼向絕路。

如果不是到了末日絕望前的最後瘋狂,中共何必如此不留後路的全面公開打砸搶呢?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