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頭吧!日相安倍參議院選舉慘敗的原因(多圖)
 
青晴
 
2007-7-31
 

2006年10月8日,上臺12天,日相安倍夫婦去到北京找倒霉!

【人民報消息】日本首相安倍的執政黨在選舉中慘敗是意料之中的事。幾個月走來,這是看的見的結果,一點不讓人驚奇,反而覺的順理成章。

媒體報導說,政府醜聞不斷,其中包括內閣官員為金錢醜聞自殺、政府遺失養老金記錄、國防大臣說錯話,等等。為什麼當政僅僅10個月,會發生這麼多事情呢?為什麼高票當選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會那麼快就民意直線跌落呢?

在天滅中共的歷史時期;在中國有2400萬民眾退出邪黨團隊的大環境下;在美國神韻藝術團進行世界巡演,而中共派使領館給每個外國政要打電話發信阻止時;在伊拉克發現中共提供的武器用來對抗聯軍時;在北韓實驗核彈,伊朗被中共通知前往觀摩時;……就可以知道,任何事情不和世界上最邪惡的軸心政權中共聯繫起來,是不可能的。

無數事實已經證明,誰跟中共走的近,不管別人知道不知道,是公開的還是幕後的,其結果都是沒有好果子吃。安倍晉三上臺12天就去與中共言歡,他怎麼能夠不麻煩上身呢?

魏京生一針見血


中國著名人權人士魏京生
今年6月2日遭日本海關拒絕入境的中國民運人士魏京生,經過全球的轟動報導後,5日下午被送往日本成田醫院,接受醫療檢查後離境。對於今次被拒入境,他說,明顯看得出,中共幕後操控日本政界相當嚴重。

他並說 :“中共跟我過不去,將跟中共沒完!”為什麼魏京生沒有去跟日本政府沒完,倒說要跟中共沒完呢?因為他看到了實質,才說在點子上。

魏京生表示,“感覺到日本政界簡直被中共操控”。他強調相當一部分日本政界人士被中共操控。

如果一個民主政府裏「相當一部分」政界人士敢不顧媒體的曝光也要做那些必定受到譴責的事,這個政府當然會出事情。而他們背後自然是中共流氓政府的授意,不過,有個不爭的事實是,他們本人肯定得到中共某些方面的好處或被抓住某些方面的短處。否則誰會跟自己的仕途和名譽開玩笑呢?

中共以換器官誘日本政界


《POST》的有關報導。(大紀元)
2006年11月30日,日本著名周刊之一的《POST周刊》以《針對安倍政權的中共紅色「臟器移植的勸誘」》的頭條大字標題刊載文章,詳細披露了中共針對日本政界用器官移植作為誘餌的事件。

該報導指稱,一位日資企業的相關人員證實,一名中共高官曾在某日本企業中國分社的首腦圓桌會上公開招攬,表示其“友好”,讓在座的日官介紹自己所認識的因內臟疾病而苦惱的財經界人士,前往中國進行移植手術。又公開說,因為中國擁有很多新鮮年輕的來自於死囚的臟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可以即刻安排手術。更揚言,越是大人物移植效率越高。

報導又透露,去年夏天,一名中國男子神秘出現於日本自民黨中心的永樂町,並進入其中某議員辦公室。該位議員的秘書長期患有內臟病症,一年後,那名被指為議員心腹的秘書身體已經過了危險期,現在東京繼續療養。報導又引述多名知情人士透露,該名中國男子曾經表示可以做前往中國做臟器移植的仲介,而該議員原本就被視為著名的“親中派”,隨著秘書身體的轉好,更加對“中共盡忠”。


《POST》的揭露文章。
報導引述知情者人士透露,近期經常有人私下提及那名介紹臟器移植的中國男子。並透露,在國會議員以及其家屬或者親戚中,患有腎臟或肝病的人不少。其中有人認為能去中國進行器官移植是抓住了救命稻草,那位議員就是其中之一。因此他對中共抬不起頭來。

為什麼花錢去中國進行器官移植手術成了見不得人的事情呢?因為活摘器官的事情,日本政府的政要們是知道的,為了自己或自己的親朋好友更換器官而去間接殺害那些和自己兄弟姐妹、兒女年齡相當的無辜生命,這樣的官員當然不敢聲張,於是就被中共抓住把柄,陷入抬不起頭的狀態,甚至被中共利用。

中共對日相夫人下大工夫

對於中共專門對付日本要人進行的有關間諜工作,前警麗澤大學教授在報導中表示,日本政治界常常與一些中使館人員、記者以及留學生會面,而他們其中就包括間諜人員。在接觸中,他們會掌握一些不為人意識的微小情報,如日本政治家的一些嗜好、喜好;另外,在飯後吃的藥囊的顏色,以及在喝酒地方旁邊坐的陪酒女的容貌,這些看來微小不起眼的情報匯總後便成為貴重的情報。最後將整個目標人物全部掌握,抓住其弱點後便著手要脅,要其就範。

對於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夫人當然不能這樣赤裸裸的要脅。只能用投其所好來潛移默化的達到影響日本首相的目地。


安倍昭惠
2006年10月1日,新京報的一篇文章《 日本第一夫人缺席五年 安倍夫人可比希拉里(圖)》泄露出中共早就對安倍的夫人研究的很透徹。她愛喝酒,酒量很大,熱愛肥皂劇,跳弗拉明戈舞,並且曾經做過電臺主持人,是一個新潮時髦的日本第一夫人。

報導說,安倍昭惠的一大愛好是看肥皂劇。她是一名狂熱的韓劇愛好者,據說她最喜歡的韓劇是《冬日戀歌》。安倍晉三曾經多次在公開和私人場合說過,他的妻子是該劇兩名男主角裴勇俊和樸龍河的“超級粉絲”。據說有一次裴勇俊訪問東京時,安倍昭惠苦苦央求丈夫為她預定了裴勇俊住的同一家飯店,以便她能夠親眼見到裴勇俊本人。

一家韓國媒體還報導說,安倍昭惠曾告訴丈夫,當她前往韓國時,一定要去住一家因為裴勇俊下榻而出名的飯店。

新京報還披露了安倍昭惠在家庭中的地位和任性,說她是「日本的希拉莉」,也就是可以左右首相丈夫的決定。。其中談到在一次陪同丈夫一起訪問首爾期間,她如願見到了南韓男演員樸龍河,並且邀請樸龍河與他們夫婦打了一場高爾夫球,最後三個人還合了一張影。但是當這張合影被裝在鏡框裏掛到安倍家的壁爐上時,安倍的臉已經被剪切掉了,照片裏只留著安倍昭惠與樸龍河。

中共在研究了她的嗜好後,認為這樣類似小女孩子的不成熟狂熱表明她的情緒很容易被左右。並利用安倍夫婦對中國京劇的欣賞,而讓在日本紮下根的京劇名角吳汝俊在安倍及其夫人身上下大工夫。

中共打入日本政界的隱形代理人

據人民網報導,1963年出生在淮南鳳臺的吳汝俊15歲時,考入中國戲曲學院(原中國戲曲學校)拉京胡。1984年,畢業後,吳汝俊進入中國京劇院為李維康、耿其昌操琴,有時他也客串旦角。1987年,在他24歲那年,非常蹊蹺的與來中國旅遊的日本女子陶山昭子在昆明「不期而遇」。陶山昭子比他大21歲,做他媽都綽綽有餘,他們居然閃電般結婚,報導說,婚後,吳汝俊去了日本。在妻子昭子的照顧下,開始了事業的新旅程,「為家鄉、為祖國多做有益的事」。有人透露,這一切的「偶然相遇」都是國安精心安排的。


利用藝術干擾日高層決策的
吳汝俊飾演楊玉環。
報導說,有一次,中共駐日大使王毅來觀看吳汝俊的演出。王毅的左邊,坐著前自民黨幹事長古賀誠,右邊坐著時任幹事長的安倍晉三,當時日本的兩大右派都來看表演。事後國安傳話給吳汝俊,說了王毅的一段話:「藝術可以把所有不團結的人團結在一起,可以把所有不友好的人友好在一起」。吳汝俊知道自己重任在身,是中共不可或缺的可以利用藝術家的身份打入日本政界最高層,也就是中共在日本的隱形代理人。

最近日本幾本周刊登出了大篇文章,揭露中共對日本的特務工作,其中重點提到以「吳歡、吳汝俊和戴維蕭」」為首的「安倍工作組」。這些周刊說中共通過這個特務組織左右安倍的夫人以及安倍本人的外交政策。

新民晚報報導說,2003年2月,在日本眾議院議員、「日中協會」會長野田毅的支持下(實質是在中共的授意下)),成立了以吳汝俊為院長的日本京劇院。從此,他開始了男旦的粉墨生涯,其實他的專業是琴師。不過在日本,他去給誰拉二胡呢,所以就自己粉墨登場了。

中新網2006年10月27日報導說,今年4月30日,安倍夫婦與吳汝俊夫婦舉行家宴,當時的安倍晉三任內閣官房長官,是競逐首相的熱門人選。吳汝俊在宴會上對44歲的安倍昭惠說: 大姐呀,你應該親自去中國,把你的聲音傳到中國去,把安倍晉三希望成為「中日友好第一人」的嚮往,以及他將來要實施的政策,提前跟中國人民交心。結果昭惠欣然同意以私人身份訪華,雙方敲定5月30日動身,去了北京受到隆重接待。

新華網2006年10月8日報導說,安倍昭惠是日本著名的森永食品公司前總裁松崎昭雄的長女。畢業於東京著名的貴族學校聖心女子學院,畢業後在日本最大廣告公司“電通廣告代理公司”任職。性格相當外向,愛好廣泛,打高爾夫球、滑雪,甚至跳夏威夷草裙舞都是她的拿手好戲。

平坦的生活道路使生活富足的安倍昭惠看不到中共的陰險。


安倍昭惠訪華後,吳汝俊與安倍晉三合影。
吳汝俊說這次訪問中:她所看到的中國並沒有想像般的「刀光劍影」,而是一派鳥語花香。當中共擺出一連串的虛假套套迎接昭惠時,「這位在日本有著高貴地位的安倍夫人大受感動」。

安倍昭惠做出了一個錯誤的決定,答應若丈夫當選,立即「訪問中國」。他們也確實是這樣做的。

2006年9月20日,安倍晉三以壓倒性優勢贏得日本自民黨第21任總裁選舉,9月26日,安倍晉三在國會接受提名後正式出任日本第90任新首相,並於當天組建新一屆日本政府內閣。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劉建超10月4日宣布:中日雙方就克服影響兩國關係的政治障礙和促進兩國友好合作關係的健康發展達成一致。10月8日,在當選日首相12天后,安倍夫婦首次出國訪問,卻是坐專機抵達北京,與世界最邪惡的軸心政權握手言歡。這一舉動甚為驚人,令日本各界失落,令世界側目。

跟中共握手的結果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星期日(7月29日)承認在參議院選舉中遭受慘敗,但是他表示不會為此引咎辭職,也不會提前舉行大選。這是安倍擔任首相以來,首次面對的選舉挑戰。


安倍夫人助選。
據BBC消息,選舉預測顯示,自民黨50年來將首次失去對參院的控制權。雖然選舉之前,一些分析人士就認為自民黨和公明黨組成的執政聯盟將因醜聞不斷會受到極大的挫敗,但是這次選舉的結果還是「超乎人們的預料」。

據共同社報導,安倍在東京自民黨總部對記者說:「我對這次慘敗負有責任。」他不知道他要負的責任是應該帶領內閣遠離中共,他至今錯誤的認為「繼續推行改革計劃」才是大問題。

目前已經確定在野黨派取得了參議院多數席位,執政的自民黨未來提出任何法案都會面臨困難。這讓在安倍夫婦身上下大工夫的中共氣惱萬分,也沮喪萬分。

如果,安倍不能認識到自己的致命錯誤,那就不僅僅是仕途受到致命的打擊。這不是對安倍一個人的懲罰,這是普世的真理。△

(人民報首發)

新唐人電視臺首推「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


參賽就將有大福氣降臨!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