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筱萸毙命与中共的死亡体制
 
天地人
 
2007-7-30
 
【人民报消息】中共杀掉郑筱萸后,中共对外的最权威喉舌“新华社”竭力呼应:中共力创铁腕反腐新图景 “刮骨疗毒”从严治吏。“中共铁腕治吏,以解决国家的经济问题,端正社会风气,清洁官场氛围。”且不说他们加大力度对外宣传的目地。就说,中共铁腕治吏就能解决国家的经济问题吗?这实在是一种转移视线的荒唐观点,是一种虚弱的逃避、自欺欺人和蒙蔽国民的搪塞。

中共以为可以继续换汤不换药的以某种形式、某种手段或铁腕解决这个国家的经济问题吗。中共太弱智、还是太阿Q。它们真的不自知已病入膏肓 ?毙掉郑筱萸,杀鸡儆猴,刮骨疗毒,挽救不了垂死啊!

郑筱萸是继胡长清、成克杰、王怀忠之后,第四名被判处死刑的副部级以上官员,中共从来都没清洁得了这个官场,反而“前腐后继”。国人对这个执政党所蛊惑的一切早已冷漠和嗤之以鼻。问题是,中国的高官中还有几个不是贪官是清官?多年前,国务院各部委广为流传一句话说:“xx部用机枪扫射,有冤死的。隔一个点一个,有漏网的。”而贪官追到部级就嘎然而止。是国人福大造化大、有一个清政廉明的中央政府?差矣!多年前北京市副市长王宝森之死,就像恐怖的一条无形的生死界河,就像中南海的红墙,圈为法律不可涉足的禁地、中共腐败政府的“桃花园”。中国有个“吴官正”,那就是现实的活报剧,冥冥之中的神谕。中共末日将近,该掀掉这个最丑陋最丑恶的粉饰了,贪官遍朝野捂也悟不住了。

解决这个国家的经济问题,关键是惩治腐败吗?杀他个胡长清、刮掉那块烂肉,那个癌细胞就又克隆了无数个成克杰、郑筱萸之流。中共这副躯体早已没了好肉,已不值得一剜,捱到现在已开始散发出腐臭,早已错过了刮骨疗毒的时期和机会。“六四”和“法轮功”就曾是他们的机会。现在,即使胡温想给这副腐烂的躯体再涂上一层福尔马林、穿一套中山装,也救不了共产党,反而给自己打开了地狱之门

前总理朱镕基应该最清楚中国的经济问题是腐败问题还是体制问题。这位前总理为什么壮志未酬身先退?他实在干不下去了,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两层皮,经济改革如火如荼,政治体制改革却冰封雪冻,死活烧不起来这把火。中共政治体制的僵死不仅最终拖了经济改革的后腿,也使中国的经济改革不伦不类,中共只得不断的给全世界的资本主义搞笑说:“我们建设了一个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啊,还要一百年不变!”

中国不进行体制上的彻底变革,就没有出路。当年的朱总理派铁娘子吴仪开进中国海关惩治腐败。到头来,“拔出的萝卜带出的泥”让铁娘子背脊发凉。就像医生说的:这个人哪,已经是癌症晚期,浑身上下到处都是毒瘤,没有好地方了,已无药可医。铁娘子又能怎样,只好打马回营。朱镕基凉透了心,但他未必就愿意承认,他的壮志未酬同样是体制问题。

看上去贪官的背后是腐败,腐败的背后是贪官,其实贪官的背后是体制问题,腐败的背后仍然是体制问题,体制的弊端使刮去的烂肉照样生长、是孳生贪官和腐败的温床。谁心里都明白这一点,只是政治体制改革在中国丝丝入扣的牵系着共产党政权这个邪恶的中枢神经,它如洪水猛兽一般不可触动。既得利益使当权阶层死死的抱着中共这个僵死的统治不放,这是当前中国所有社会问题的根源,共产党的独裁统治就是祸根,岂止是什么孤立的经济问题、贪腐问题。

国民求生,中国出路在哪,要说不知道那纯粹是装糊涂。杀几个贪官以安攘民心、堵住骂娘的嘴,或以其堵住洋人的嘴,中共不是又玩小儿科就是无奈的绝望之举,希望胡温知民心顺民意,真正的王者气度,是顺应社会进步潮流,敢于朝独裁统治的弊端开刀,不要抱到共产党成为僵尸的那一天也随之而去。

在一个只有独裁没有民主的政府、一个从上到下缺乏民主监督甚至民主问责的体系中这种腐败的孳生是无所不在的和无所不能的。郑筱萸全权掌管负责的两个行业,食品和医药是关系国计民生的两大关键行业。但是,这两个关键行业却成为腐败的先导并被效法。从改革开放起,市场经济取代计划经济之后,国家整体体制的缺损、不完善、不能协调、越来越体现在经济领域,当单纯的经济改革带着政治体制上的赘肉和加入世贸组织所履行的义务的钳制,被迫踯躅独行的走到今天畸形的私有制阶段,它所反映出来的社会问题已积重难返,难以疏导和化解,成为这个政权的毒瘤癌肿,不可救药。而中共对政治体制改革这个阻滞的过程恰恰成为共产党政权走向没落衰败和灭亡的过程。从这一点上讲中共是自己把自己送上了断头台。自己搞垮了自己,自己给自己掘下了坟墓。因为一个拒绝民主进步、阻止社会良性循环和改良、甚至施以暴力灭绝民主思潮的政府怎么能够长久呢?!生产力和生产关系长期不能协调甚至不能互为作用的这样一个体制政权必定是短命的。

八十年代起,中国的改革开放实际上就是经济改革在唱独脚戏。所以,一开场就注定了这场跛脚的改革必将塌台。经济改革便是“摸着石头过河” 。初期,市场经济使吃惯大锅饭的整个国民经济体系手足无措。国民中最先富起来的却是社会最底层的无业游民甚至是蹲过大狱的人,那一阶段的经济足可以称之为 “无政府经济”。从此起,大量的难以遏制的假货如:假蜂蜜、假阿胶、假酒、假糖、假米、假油、假药等等商品越来越多,最后充斥国家整个食品、医药行业并进入轻工行业继而遍布全国并大量走出国门。当年俄罗斯的报纸曾登一幅漫画声讨“中国造” :一个人脚穿阿迪达斯跨越国境,后脚还在中国境内,跨进俄罗斯的前脚鞋子上就张开了大口。再后来,俄罗斯人愤怒的把告示挂在商场门口:“此商场无中国货!”中国的当权者毫不汗颜,唯利是图的商人自然良心就喂了狗,因为利益共享了就有了坐镇撑腰的。

从假冒伪劣到卖配额,到走私,到股市操作,伪造增值税发票,生产、供应、销售、内销、外贸诸环节,无官不商,无官不贪,官商勾结、官商一体。地位越高越隐蔽,他们仗恃手中的权势能把从下到上整个一个全国性的大行业垄断操控;他们引进洋人在本土都不敢上马的有毒的生产企业;引进高污染的生产企业;劳动密集型的加工企业等等。他们还敢把一火车一火车的放射性洋垃圾拉回国内掩埋。他们花大量的外汇莫名其妙地引进大批大型设备,堵死国内同类生产企业的产品出路,致使我们自己的民族工业衰败。以无数百姓的血汗钱进口的大批各种设备、物资在海关堆积如山,日晒雨淋,多年无企业认领而报废!中国劳动力资源的廉价和用之不尽、中国宝贵的自然资源的随意攫取、中国老百姓的“抗毒、抗污染能力” ,使中共这个腐败政权发疯的换取外汇,如当年的清政府引入“八国联军”,国门大开,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沦为世界性的抢占资源的大工地,大家工厂和洋人的大垃圾厂。中国已沦为靠外资产业生存的国家,这意味着当所有的外资企业一旦撤走,中国的经济将迅速崩溃……凡此种种,痛心疾首。

贪、脏遍地的中国 早已成为贪官污吏聚敛财富的乐园。初期媒体喋喋不休的万元户早被拥有百万、千万、亿万资财的贪官污吏所取代。无数的郑筱萸和郑筱萸之上的贪官不但腰缠万亿,还依旧大权在握、在掠夺、在死抱着这个僵死的体制政权不放。

现今,我们还能数出几个自己的民族工业?我们还能给子孙后代留下几座青山绿水?我们还剩下多少自然资源可用?而最可怕的是这过程中,社会道德整体下滑,人伦丧尽,十恶俱全,天灾人祸迭起,国难当头……

那么,谁该杀?!该杀谁?!全国人民都应该痛定思痛,这个体制存,国将必亡;国存,必废其体制。

必须结束中共这个邪恶体制,这是中国的唯一出路!

07、7、19


---------------------------------------

新唐人电视台首推「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