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律師人權界聲援為法輪功辯護六律師(多圖)
 
2007-5-5
 


團體代表們並當場簽署給國際人權、律師團體和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的公開信。(唐賓攝影/大紀元)

【人民報消息】臺灣著名人權律師、臺北市律師公會人權保護委員會與人權組織等六個團體代表,首度為聲援中國北京六名律師的律師權利聯合召開記者會。記者會中五名律師及教授代表譴責中共政權違反國際人權公約,非法迫害在中國首度替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的滕彪、李和平等六位北京律師。

大紀元記者楊加5月5日臺北報導,蔡彪們並於會中簽署一公開信,致函給包括“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及“人權觀察”、“國際特赦”在內的九個國際知名的人權組織,促請這些組織譴責中共政權對律師的暴行,並請他們要求將在2008年舉辦北京奧運的中共立即改善人權狀況,監督中共政權是否能夠履行人權承諾。該公開信副本將同時寄送胡錦濤和國際奧委會。出席的代表們並一致認為,臺灣處於法治領先的地位,應協助中國大陸走向法治民主的社會。

2007年4月27日上午,北京六位代理律師李和平、黎雄兵、張立輝、李順章、滕彪、鄔宏威於在河北省石家莊中級法院法庭,為法輪功學員王博一家三人做無罪辯護。這是外界第一次聽到中國能夠有多名律師,集體的衝破中共高壓,在法庭公開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當時參加旁聽的滕彪想與其他律師一起退場時,遭到法警當眾圍毆。

中國律師是“玩命”的工作

在聲援會的現場,人權法律協會律師朱婉琪首先表示,中國在中共統治下一直把律師當作“社會不穩定的因素”,南方某個公安機構的“敵情通報”竟然寫著“北京的律師來了”,由此可見,中共對律師的社會功能是相當具有敵意的,換句話說律師如果要秉持良心在中國執業,那他從事的是良心事業,也是危險行業。

朱婉琪進一步指出,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八年中,法輪功被當作嚴打整治、鬥爭的對象,並且在一開始就下令各級法院要嚴苛處理法輪功問題、不准替法輪功辯護,也沒有人要替法輪功辯護,經過法輪功學員長期的奔走努力,中共受到龐大的壓力,在2001-200 3年之間法輪功得到所謂“有罪辯護”,只能從“有罪辯護”開始爭取刑責的遞減。

某個中國律師透過電話跟朱婉琪說,“這已經不錯了,沒有人要替法輪功辯護,因為是‘玩命’的工作”。

還有中國民運人士對她說,大陸現在“不是法治”也“不是人治”,是“鬼治”。朱婉琪說,鬼也有人的外型,做的卻不是人做的事情,中共在二十一世紀還在中國各地搞人間煉獄,在中國的律師要想盡辦法做到兩件事情,保護當事人權益與保護自己的小命,其痛苦的程度和付出的心血是外界的律師想像不到的。

朱婉琪特別提到,法輪功團體在全球三十多個國家,五十多個控告江澤民及廿多個中共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案子,因為被視為“高度敏感”,有“政治壓力”的案子,也就考驗了國際社會對法治的尊重及,各國是不是“依法而治”的現實。她說,包括她本人在內,至少有50個以上在海外從事法輪功人權律師,在中共使領館的海外陰謀操作下,遭到不同程度的干擾或騷擾。



臺灣律師界與人權界等多個團體代表五日聯合召開記者會,聲援在中國替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六位北京律師。(唐賓攝影/大紀元)



給國際人權團體的公開信內容。(唐賓攝影/大紀元)

六律師率先給中共上人權與法治課

“張佛泉人權研究中心”代表黃默教授說,律師是為了爭取人權,為了法治,應負有正義感的,有膽識的,而且是為弱勢族群爭取權利的,多少年來,也有中國的律師為法輪功學員辯護,但這次北京的六位律師聯合起來爭取公開審判這樣的權利,看來是一個新的變化,他們在法庭上義正辭言的無罪辨護,展現律師專業的風範。他認為,這一定可以成為先例,尤其是給中共政權上了人權與法治的一課。

黃默指出,這次臺灣的聲援活動是有非常重大的意義,因為同時有這麼多的律師與團體、個人公開的支持,光明正大的支持。在臺灣有很多專業團體因為政治理想,不願公開支持中國大陸民眾抵制中共的不人權活動,基於基本人權是普世價值來看,是不能有這樣的心態。

他認為,臺灣受中共的威脅,聲援中國大陸的人權活動,應該義不容辭,這也能幫助臺灣的國際生存的發展。他希望媒體能做比較深入報導,不管報紙、刊物或電視的報導,應該要深入的探討一些比較基礎性的問題。



“張佛泉人權研究中心”代表黃默教授。(唐賓攝影/大紀元)

臺灣法治進步願協助中國法治民主的建立

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簡稱AI)臺灣總會理事長李勝雄律師表示,已經報告在倫敦的總部,發動各國的AI聲援這次的活動。李勝雄說,中共政權對臺灣是有敵意的,但是中國十三億人民是我們要關心的,臺灣自己的人權進步了,也要關心鄰近國家的人權。

他說,中共是殘暴的政權。他對六名律師致以高度敬意,律師如果不是保障人權、追求正義,那做律師就沒有意義了。



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簡稱AI)臺灣總會理事長李勝雄律師(唐賓攝影/大紀元)



臺北市律師公會人權保護委員會高湧誠。(唐賓攝影/大紀元)

社團法人司法改革會林峰正律師說,律師替被告做無罪辯護是原則,在中國可以認為幫被告作“無罪辯護”是很大的進步,這很令他詫異。他認為中國的狀況,比他想的最壞的狀況,還要更壞。

他說,很慶幸臺灣經過解嚴之後的努力,才走到今天的境界,近日自由之家評比臺灣是亞洲言論自由第一的國家。臺灣過去受過很多幫忙,願意開始幫助別人,尤其是從同文同種的中國人幫起,這也是臺灣人權界、律師界與全體國民要共同努力的方向。

臺北市律師公會人權保護委員會高湧誠指出,在中國律師連自己的基本人權都無法保護,可以看出中國大陸的憲法與律師法不是規範的問題,而是整個文化執行面的問題。

高湧誠說,臺灣的法治思想深受歐美影響,臺灣法治的進步至少領先中國大陸二、三十年,臺灣會持續進步也應該要領導中國大陸的律師與民眾的法治概念。他強調,如果現在中國的十二萬名律師與以後更多的律師也願意站出來,就會知道什麼叫做“國家的法治文化”,而當法治文化成熟時,像今天這樣的執政權迫害基本人權就不會發生。



鄭楠榕基金會董事長邱晃泉律師。(唐賓攝影/大紀元)

鄭楠榕基金會董事長邱晃泉律師說中共在法庭上的表現很令他驚訝,他批評,中共這樣的政權沒有資格辦奧運,一個赤裸裸的、完全違反正當程序原則的法庭,這樣的政權要辦奧運,文明國家應該要深思去參加奧運對中共在人權方面有什麼改善?對中國人有什麼幫助?如果沒有幫助,反而讓中共趁機粉飾醜陋,事實上還助長中共這個不正義的政權。

他認為,去參加奧運重視人權的文明國家也該出來聲援這些律師,為被告講幾句公道話。


******************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精彩簡介及全球32城市售票

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詳介


誰有幸參加這個舞蹈大賽,誰有大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