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嘆大陸維權律師的“大國崛起”
 
方影竹
 
2007-5-2
 
【人民報消息】

驚見六義士勇闖“左家莊”

4月27日上午,石家莊中級法院二審開庭,審理河北省石家莊法輪功學員王博案。六位北京代理律師李和平、黎雄兵、張立輝、李順章、滕彪、鄔宏威為當事人做了精彩辯護。

河北省會是石家莊,本文標題寫成“左家莊”,錯了吧?

告訴你,誰若只知官名石家莊,而不知民間給它起的別號“左家莊”,那就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啦!

也就在4月27日《世界日報》“上下古今版”上,署名路翁的作者寫了一篇“石家莊變左家莊”,用他文革期間24小時的感受證實了“左家莊”才是名實相符的稱號。但這位外地人未必知道,在這個“左”字下,掩藏著多少中共的罪惡行徑和民眾的長期苦難。

文革期間的此地當權者以對毛澤東和“四人幫”的超級忠誠,把省會地位從保定奪來。“六四”北京屠殺,這裏派去的27軍扮演了極不光彩的角色。殺豬行當裏混出來的市長張二臣、省委大院的叢福奎(常務副省長),都因貪污受賄聞名全國。接著是省委書記程維高的全家貪污受賄,但因他是江澤民的心腹,中共便玩弄了“丟卒保車”的把戲,把他的秘書李真處死,並製造出“全國第一秘案件”的轟動煙霧,在煙霧中讓程維高逍遙法外,回老家蘇州去了。

“左家莊”對法輪功的迫害更是無所不用其極。只舉一例,可見一斑。2001年5月,馮曉敏因參加法輪功活動落入“左家莊”警察手中,警察指使犯人對這個新來的女犯狠打幾十個嘴巴,使她面部變形。馮曉敏絕食絕水20多天, 生命垂危,看守所和勞教所都不收了,直至2004年6月1日悲慘地死去,時年34歲,留下個兩歲的孩子。當時有過這樣的詩句祭奠她:“太行山的遊擊西柏坡的吹噓/伴奏著跑官買官的骯髒交易/ 和宴席上的蠍子賓館裡的雞 /青松呼喊離開這腐敗的地皮 /到馮曉敏墓前為她遮風擋雨/聲聲松濤安撫她幼子的啜泣/曉敏呀, 你的純真善良剛毅 /必將迎來鮮花怒放伴你安息。

北京離“左家莊”300公里,從北京來的六位律師不會對此“中國第一莊”的險惡環境沒有了解。更何況從整體而言,為法輪功的合法權利作辯護,動了中共之大忌,無異虎口拔牙。高智晟律師只是把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以書信方式反映給中共中央領導人,便一直遭受當局的無休止的、非人道的、株連弱妻幼女的迫害,已是世人皆知。對他的明明是不公正的遭遇,連某些平時鼓吹社會公正的人,也竟然噤若寒蟬!在此形勢下,六位律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若非大智大仁大勇之人,焉能作此決斷?這也就是我寧可舍去律師稱謂而稱他們為義士的原因所在。他們自京赴石,中途必經保定。保定市中心原存有“燕趙分界石”,地近昔日易水送別處。這不能不使人有“風蕭蕭兮易水寒”以及“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的壯思。

果然,“左家莊”以猙獰面目迎接六位赤手空拳、只攜帶“憲法至上,信仰自由”理念而來的書生。法院如臨大敵,出動警察600多人,戒嚴整條街道,警察組成雙排人墻,法院內外還有多名流動法警和便衣。用北京俗話形容:“這叫什麼事兒!”

實際情況是,“左家莊”的中共惡吏們怕了。他們在六位律師的正義之舉面前,已經成了熱鍋上的螞蟻,方寸大亂。在法庭上,律師李和平宣讀了六位律師為受害者王博、劉淑芹、王新中的“憲法至上、信仰無罪”聯合辯護意見。憑著他們的專業素質,從憲法和立法、司法程序、法律事實的各個層面,作了無懈可擊的辯護。辯護律師們也各展風采,從不同角度就王博案一審適用法律不當、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司法程序錯誤等做了全面的辯護。鄔宏威律師則從法理人情的角度,列舉被告人劉淑芹在大冬天還被逼只許穿著單衣等例子,既入情入理,又高屋建嶺。全世界法律界的有心人,應該為法輪功的不幸遭遇義憤填膺,也應為得到如此一冊難得的寶貴教科書,額手稱慶!

當然,中共的獨裁頑症是不能治癒的。庭上法官的失態,庭下滕彪律師的現場遭毆打,都是意料中事。

一個高智晟被囚,六個高智晟接力。六個高智晟並非六個單幹戶,而是結合為一個強有力的團隊。這種律師團形式,我在美國也才見過有數的幾次,人們稱之為大陸首例,我稱之為罕見的光輝戰績。我驚嘆六位律師不畏強暴的勇氣,更驚嘆大陸維權律師的“大國崛起”。


---------------------------------------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精彩簡介及全球29城市售票

新唐人電視臺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