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幫惡招連環 習近平緊繃神經(多圖)
 
門禮瞰
 
2007-4-25
 

上海幫要把習近平處死在五大陷阱!(人民報)

【人民報消息】3月5日,黃菊違反中央規定,沒有征得政治局的同意,擅自從上海來,突然出現在人大主席臺上。露了面黃菊還不死心,堅決要求見上海代表團,並強調:「不要使我增加遺憾的一頁」。

於是,3月8日,黃菊在上海代表團停留十二分鐘,公開反駁中央對上海的整頓,他說:「上海近年建設、發展,對全國的貢獻,是有目共睹的。上海幹部隊伍整體是好的,是能經受審查的。上海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協領導班子整體是好的,上海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滿意度是公開的。上海的發展和業績是不能抹殺或否定的」。

上海問題非常嚴重

至今為止,中紀委工作組、中辦和國辦調查組,不能不仍在上海展開工作。挪用三十多億社保基金,在上海腐敗中不過是“冷盤”。主菜部份:一千二百多億稅收下落不明;市區二級黨政部門二千三百多個匿名帳戶四百十七億元人民幣、二點七億美元、二千一百多萬歐元的來源問題;二百七十多億國有資產外流問題。

3月8日那天,黃菊呼哧帶喘的說:我的生命已經走到盡頭,也許是最後一次會見,有什麼要求、有什麼意見就提出,不要有精神上的壓力。

數千億元吞下去了,精神上確實不能沒有壓力,肝兒不能不顫,脖梗子不能不發麻。

習近平空降上海


江假爹江上青。
上海是江澤民的勢力範圍,打擊哪個都是斷江手腳,但誰空降上海都怕進入江的泥沼,被蛤兵蟆將給吞了。只有太子黨來了他們沒輒。因為中共最講資歷,而江澤民、黃菊、陳良宇這些人的檔案裏沒有可以拿出來抖份的東西,而習近平是中共元老習仲勛之子,空降上海,上海幫哪個人的親爹(篡改檔案、不讓查DNA的不算)都無法和習仲勛平起平坐,所以刺兒也炸不起來。

但是,從黃菊的猖狂和韓正的不知悔改,就可以得知那些貪污越多的官吏回頭越難。硬頂不行就軟泡。市委、市政府屬下有四十多名區局級幹部,以健康為由提出“退休”。有二名常委、三名副市長住進醫院“養病”。這是中共高級官員對抗和威脅上頭的慣例。

據動向雜誌報導,在三月二十七日(星期二)的第二次市委常委擴大會議上,習近平提出四點要求:(一)堅守各自崗位,履行好職責;(二)積極、主動、務實執行、落實中央有關對上海工作的指示,解決好上海市民迫切要求改善、改變的社會、民生大事;(三)是時候要建立個人和家屬經濟來源、財產申報公開制度,不能再拖延;(四)放下包袱,主動向組織交待報告在經濟、金融領域的違紀違法活動,爭取法律上寬大處理。

這四點連政治局常委會都做不到,上海幫當然敢哪一條也不執行。他們認為,只要江澤民、黃菊不倒,習近平提什麼要求,都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給聾子開音樂會。

中共過去有一個非常著名的電影叫《霓虹燈下的哨兵》,說的是打下上海後,戰士們在金錢、美女等資產階級的腐蝕下,如何「拒腐蝕永不沾」的。

原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到上海後,也遇到上海幫設下的霓虹迷魂陣。只要上鉤就好辦,腐蝕後不聽話就當罪狀把他轟出去。

習近平過關霓虹陣

三月二十四日──二十六日


陳良宇下臺是江的失敗!
三月二十四日,習近平正式就任上海市委書記,上海幫知道硬抗不行,就下軟刀子。到二十六日僅僅兩天,他就收到市委九名常委、市政府五名副市長、市人大主任和四名副主任,以及市委、市政五十八個部門的“表決心”、“表擁護”的信函:例如“在習近平新書記正確、堅強領導下……”、“堅決擁護黨中央的決定,以習近平同志為首的市委新班子……”、 “二千萬人民熱烈歡迎新書記!”、“習近平同志任上海市委書記,是黨中央對上海市民的真誠關懷!”、“習近平同志是經受考驗的優秀領導者!”、“各界人民盼望習近平同志領導上海再創輝煌,構建繁榮、和諧的國際大都市!”……

緊接著,來自各區、局、縣的一百五十多封恭賀信又送到習近平書記辦公室。

作為中共前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也曾被黃菊拉攏過,2004年4月中旬,一心當總理的黃菊藉口到上海出席一次國際性會議,擅自召開了四省一市(上海市、江蘇省、浙江省、江西省、安徽省)黨、政、人大、政協四套班子領導人座談會,煽動批判溫家寶。

習近平在浙江工作時也有不少問題,但是既然調到上海,就有了從新做人、重打鼓另開張的機會。所以他是踮著腳尖、提著心、繃緊神經來的,唯恐稍不小心就掉進上海幫的陷阱。

三月二十七日

三月二十七日,習近平召開了第二次市委常委擴大會議,就“恭賀”、“忠誠”信函,作了表態:“不要搞形式,不要搞唯心、違心的東西,不要組織發動搞恭維一套的活動。……在實際工作中為上海市民多做些實事,解決社會突出問題,讓中央放心,讓人民高興!”

三月二十八日

按中央規定,省部級官員住宅標準為二百五十平方米,就是中央政治局委員,按規定也只有三百平方米。而習近平只是個中央委員。

三月二十八日,上海市有關方面,為暫住西郊賓館的習近平在襄陽南路安排了一幢八百多平方米的英式三層獨立花園洋房。超標的沒譜兒。

習近平一進去就暗暗吃驚,緊繃的神經更抽緊了,匆匆看了一下,轉身就走,只說了一句話:留給老同志作為療養院,或者留給解放軍傷病員,合適些。

讓習近平也別「潔身自好」

中共規定,除用於接待外賓、陪同外賓,黨政領導一律乘用國產轎車。但是上海幫違反中央規定,沒有一人執行。習近平到任後,上海市立即從市政府外辦調撥一輛奔馳(平治)四00型轎車、一輛淩志轎車,作為習近平的專車。讓他也別「潔身自好」。

中共還規定,中央政治局委員、副總理一級的官員,能配備保健醫生,但非教授級。陳良宇違反規定,原保健醫生是華東醫院教授級全科專家。此次上海幫從二軍醫大調來教授級內科專家,配備給習近平。

中共還規定,省部級官員是不能配備專職廚師的,此次上海幫竟然從錦江賓館抽調一名特級廚師為習近平一個人服務,打算把他撐糊塗了。

中共中央有規定:國家主席、副主席、總理、人大委員長、政協主席及政治局常委、中央軍委副主席,才有資格乘用專列。

不符合上述待遇的原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因還有工作要與新上任的浙江省委書記趙洪祝交待,需要去杭州一趟,上海立即安排了駛往杭州的專列。

這些不知不覺中讓你進入甜蜜陷阱的閘門一打開,可就無法自拔了,自此以後對上海幫的任何罪行只得裝聾作啞。

習近平心裏格登一下子:要置我於死地!於是對前來送行的市委辦主任說:“誰搞的?這是違紀的,是明知故犯。我不能搞下不為例。”習近平改乘「麵包車」去了杭州。

習近平不入套兒

中共搞領導講話已經成為一種「假大空」的模式,連歷屆兩會代表開會時都呼呼大睡。所以上海幫讓習近平在市黨校給全市局級以上幹部講用「思想政治建設、組織廉政建設」,純粹是噁心他,讓他挨罵。

上海的腐敗和胡搞連其它省市的諸侯們都要捏死黃菊、陳良宇。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幾十億的社保基金被私吞了,一千二百多億稅收下落不明;市區二級黨政部門二千三百多個匿名帳戶四百十七億元人民幣、二點七億美元、二千一百多萬歐元的來源問題;二百七十多億國有資產外流問題……。這些都不是朝夕之事,習近平給他們講講「思想政治建設、組織廉政建設」,上海幫就能廉政了?笑話。

習近平聽完這個建議,當場拒絕,說:先下去聽聽,多了解,多掌握一些情況,不搞形式。

吳邦國不能不親自出馬擺平

黃菊快咽氣兒了,陳良宇進去了,韓正的市委書記夢破滅了,習近平空降上海不聽擺布讓上海幫躁動,二名常委、三名副市長躺到醫院撂挑子裝死,市委、市政府屬下有四十多名區局級幹部威脅要“病退”,目前只有從上海出去的現任「人大委員長」吳邦國說話還管點兒事。

三月二十四日,習近平正式當上海市委書記,一個星期內發生了許多事情,三月三十一日星期六晚,吳邦國不得不親自出馬乘專機去擺平上海幫。


都不做中共體制維系者,它立即就斷!
吳邦國先後、分別會見了上海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協、市警備區領導班子,聽完他們的訴苦後,出席了市委常委擴大會議,在會上講了五點,首先提出上海領導班子只有一個核心,就是習近平,誰搞陽一套陰一套,誰就下。再者告訴他們,上海班子建設上的問題、經濟金融領域的問題,問題不是一般,而是嚴重、複雜的,別把自己的問題打馬虎眼;上海貧富懸殊情況十分嚴重,已經危害社會穩定,是突出的社會問題,這貪腐問題人人都有份兒,別個個裝無辜。並警告市委、市政府班子,必須立即停止頂風搞派別活動。

上海幫一聽都傻眼了,有與會者透露,當時會場的火爆氣氛立即受挫,下去不少。

誰跳出中共陷阱誰活

中共獨裁制度現在依然在運行,在這個制度還沒有瓦解前,這裏的官員可以在自己的權力範圍中叩問自己的良心,盡力而為做些利國利民的事,而不是像江澤民那樣加強這個制度的邪惡,利用這個血腥機制來保護自己暢通無阻的行惡。

中共的大小官員們,在「天滅中共」之際,你們誰跳出中共陷阱,誰活。

天理不容挑戰。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