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駕蹊蹺被焚 韓正仕途被黃菊慘毀(圖)
 
辛馨
 
2007-3-25
 

韓正的政治局委員夢徹底醒了!

【人民報消息】人代會3月5日開幕,韓正的兩輛轎車前一天(3月4日)在上海蹊蹺被毀,兩會開完沒幾天,他的代理市委書記就被撤銷了。難道這是個預兆?

3月4日,韓正已經帶隊去了北京,晚上他的停泊在上海市委一號車房內的兩輛專用「奧拓」轎車突然起火燃燒。現場沒有人。

為了避免人說三道四,上海官方剛開始說是油箱漏油引起燃燒,可是咋那麼巧,兩輛車都漏油、都燃燒,還都是韓正的車出問題?所以又馬上改口說是值日警衛離崗吃宵夜,如果真是這樣,當時是警衛自己臨時起意,還是有人調虎離山,官方沒有描。反正結果是發現車房內起火時,車已經燒的差不多了,雖也報了警但黃瓜菜都涼了。

接著,黃菊5日帶著老婆私自坐火車去北京亮相,人代會開幕時上了主席臺,但因為沒有通過政治局常委會,所以除了三倆好的,其餘沒人和他打招呼,新華網也沒報導,好象什麼也沒有發生。

黃菊的目地沒有達到,接著向政治局要求8日去上海代表駐地,說是提出申請,其實是迫各位政治局常委委員就範。黃菊說,哪怕半小時也成,理由是「不要使我增加遺憾的一頁」。話到這個份兒上,誰還能說什麼呢?

結果,黃菊停留了12分鐘,去之前,清場聲勢巨大。黃菊在胡溫清查上海之際,拼死要見上海代表就是要給他們打氣,說:上海近年建設、發展,對全國的貢獻,是有目共睹的。上海幹部隊伍整體是好的,是能經受審查的。上海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協領導班子整體是好的,上海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滿意度是公開的。上海的發展和業績是不能抹殺或否定的。

既然上海這麼好,整頓上海班子豈不是大錯特錯了?

黃菊還說:我的生命已經走到盡頭,也許是最後一次會見,有什麼要求、有什麼意見就提出,不要有精神上的壓力。

黃菊真為那些上海市委的貪官污吏憂慮嗎?他是怕自己咽氣後這些人拿他老婆開刀。所以開些根本無法兌現的支票。讓他們對自己和家屬手下留情。有什麼要求、有什麼意見跟黃菊說有什麼用呢?他去上海代表駐地還要申請。

在這12分鐘裏,韓正真找不著北了,他說:「老書記上京出席會議,體現了不凡的意志、毅力和信念,也對外界各種政治謠言、蓄意挑撥,是有力一擊」。誰蓄意挑撥?對誰有力一擊?韓正還說:「黃菊對上海鼓舞和期待」。鼓舞什麼、期待什麼?

當時清場後,只留下新華社和殃視兩家記者。所有對話都被錄進去,其中包括上海人大主任龔學平,邊用紙巾抹著眼淚邊說的話:我們要爭氣!上面、下面、周邊都盯著上海,不服上海,不信上海……。言外之意上海不應該整頓,上海是貢獻最大的直轄市。

其實龔學平早在2002年5月因生活淫亂被舉報,讓「四季發情」的黃菊和「中國最雄偉」的曾慶紅保了下來,所以那天見到保護傘要歇菜,情不自禁的悲傷起來,這也正常。

不正常的是黃菊,自己往死裏撲通那麼一下,躺下了,直到現在也沒有動靜,可是卻把韓正也折騰的在政壇上岔了氣兒。

3月16日人大閉幕。一個星期之後,新華網正式發出消息《中共中央決定:習近平同志任上海市委書記》。報導說,新華網北京3月24日電 日前,中共中央決定:習近平同志任上海市委委員、常委、書記;韓正同志不再代理上海市委書記職務。

到目前為止,中共政壇上極少有剛「代理」沒多少日子就被空降者嗆了行的,除非有特殊情況。韓正就是屬於被黃菊「鼓舞和期待」大發過勁兒的。

一個陳良宇好容易弄下去,胡錦濤不會再和另一個韓良宇玩兒幾年。所以,垂死的黃菊不在病床上趴著,想鼓動韓正接著鬥,小胡沒給機會。


(人民報首發)

聽我的,看新唐人晚會,你將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獲!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精彩簡介及全球32城市售票

新唐人全球中國舞舞蹈大賽詳介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