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菊突現兩會亮相的背後(圖)
 
喬劁
 
2007-3-22
 

江及其親信都舒服不了!
【人民報消息】兩會官方唯一有黃菊信息的是3月8日,黃菊到上海代表團駐地。

雖然5日黃菊突然出現在人大主席臺上,因為他沒有征得政治局的同意而自己擅自從上海來的,並且還高調攜帶老婆一起來,所以胡溫離座時都沒有跟黃菊握手,怕引起外界的錯誤解讀。

病情反覆趨向惡化的黃菊私自決定要去北京開會,醫療組一面勸黃菊不要去北京,一面向北京做了匯報,北京並不同意,但黃菊堅持參加,說:這是我最後一次參加會議,很想見見同志、代表,今後機會就渺茫了。

到底黃菊來不來,沒有人知道,這就是為何本屆政協大會發言人吳健民在3月初舉行的記者會中,曾被動表示,「相信」黃菊將會在兩會(政協及人大會議)出現。但在政協會議開幕大會中,黃菊並未出現,直到5日人大開幕式才出現在主席臺。

由於身體過度虛弱,醫生無法保證黃菊乘飛機在高空中無事,所以黃菊乘坐火車專列去北京的。黃菊專列掛了四節車廂:一節黃菊專用;一節隨行醫務人員八名、隨行人員及警衛十五名,一節醫療急救設施;一節備用。

黃菊此次露面並沒有在新華網公布出來,老婆在婦聯亮相也沒有被報導出去,上面下決心要保持沉默。

從主席臺上下來,新華網沒有給黃菊半個字。醫生根據黃菊的身體狀況要求他返回總醫院休息,但黃菊死不甘心,堅決要求再次露面,說要見上海代表團,哪怕半個小時也行,而且強調:「不要使我增加遺憾的一頁」,也就是說,不要讓我死不暝目。話說到這個份兒上,最後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才勉強同意了黃菊的請求。

政治局常委出席兩會要再申請,這在過去是常務副總理黃菊想都不會想到的,這說明江澤民已經徹底失勢。另外,黃菊沒病那會兒,他「常務」什麼了?除了得個「黃色」市委書記和「四季發情」的綽號外,只會拉山頭搞宗派,攪局。


上海社保基金讓黃菊有後顧之憂。
為了逼新華社報導自己的消息,也就是為了臨死前證明自己沒有問題,黃菊8日去上海代表團前,要求對周遭進行大清場,除中共兩大官方媒體新華社、殃視兩家記者留下外,其它中外媒體一刀都切下去了。他要迫使中央把他出來的信息刊登出來。

據動向雜誌3月刊透露,黃菊在上海代表團停留十二分鐘,黃菊公開反駁中央對上海的整頓,他說:「上海近年建設、發展,對全國的貢獻,是有目共睹的。上海幹部隊伍整體是好的,是能經受審查的。上海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協領導班子整體是好的,上海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滿意度是公開的。上海的發展和業績是不能抹殺或否定的」。黃菊利用這有限的生命時光不但私自給上海官場定性,而且公開與胡溫唱反調兒。

到了自己出席會議都要申請的地步,黃菊還打腫臉充胖子的說:我的生命已經走到盡頭,也許是最後一次會見,有什麼要求、有什麼意見就提出,不要有精神上的壓力。儼然是權力在握的口氣,只不過黃菊講話時上氣兒不接下氣兒,又氣又急,呼哧帶喘,暗示著他的生命之旅已經到了盡頭。身旁醫生怕黃菊突然昏過去,於是不停地勸:「慢些、慢些!」

最後,韓正在會上補充了黃菊為何出席人大會議的原因,他說:老書記上京出席會議,體現了不凡的意志、毅力和信念,也對外界各種政治謠言、蓄意挑撥,是有力一擊。他特意回上海團看望大家,除了對上海的深厚感情,也是對上海的鼓舞和期待。

黃菊臨死還在鼓動上海幫與胡溫對著幹,要降職的韓正也不想當和諧社會的善碴子。中國有句老話:人將亡,其言也善。看來這句話用在黃菊身上是「無地放失」了。


(人民報首發)

聽我的,看新唐人晚會,你將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獲!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精彩簡介及全球32城市售票

新唐人全球中國舞舞蹈大賽詳介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