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岸青不要姓毛!一張令人深思的圖片(多圖)
 
瞿咫
 
2007-3-25
 

毛岸青去世,新華網竟然只能拿出1962年春,毛和毛岸青及其妻子家人的照片。
這說明從1962年以後毛沒有再見過兒子。這是怎樣的一個父親?!

【人民報消息】我們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只有李敏、李訥的合照,但從來沒有傻哥哥毛岸青與兩個同父異母的妹妹合影的照片,也沒有毛澤東與兄妹三人的合影。

上面這張圖片是1962年春拍攝的,地點在中南海毛澤東的家中,是毛與毛岸英、毛岸青妻子的家人的合影。左起:毛岸青、張少林(邵華三妹)、毛澤東、劉松林(邵華親姐、毛岸英妻子劉思齊,後改名劉松林)、邵華(毛岸青1960年結婚的妻子)、楊茂之(毛岸英死後,劉思齊改嫁的丈夫)。

今年2月18日是中國新年,新年前夕,毛澤東兩個女兒、賀子珍生的李敏以及江青生的李訥,向中共中央組織部要求,提取其父毛澤東著作稿酬遺產四千萬元,結果獲准,各得一千萬元。毛澤東稿費累積已達二點零七億元。

毛澤東的私生子、原中共中央主席、中央軍委主席、國務院總理華國鋒幾次要改姓毛,都被嚴詞拒絕,所以這份巨大遺產沒有他的份兒。不知毛和楊開慧的次子、84歲的毛岸青有沒有得此實惠。內部人透露,毛眼裡的家庭成員只有李敏、李訥和侄子毛遠新,而神經失常的毛岸青實際被排除在外。

「紅太陽」有自知之明


毛兒子去世和習近平赴滬,
中央放的位置不同。
新華網3月24日報導,3月23日凌晨4時20分,毛岸青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去世。報導說「在長期與疾病作鬥爭的過程中,始終保持頑強的毅力、樂觀向上的生活態度。」死於什麼病,沒有提及。

「紅太陽」的最後一個正牌兒子去世消息,出現在新華網3月24日的滾動新聞裏,毫不起眼,這是毛未死前就想到的。

林彪死後,毛多次問周恩來:「我周圍還有沒有親密戰友式的人物?」周恩來總是跟放錄音一樣的重覆說:「全黨、全軍、全國人民都熱愛毛主席、保衛毛主席,捍衛主席思想,緊跟主席幹革命!」毛重覆反問:「是真心嗎?我看不是。(對)親密戰友,我,你,都沒有發覺嘛!我整了不少人,他們會保衛我,你信嗎?」然後,毛會仰頭哈哈大笑,發著呆。

一九七六年六月,毛病情加重,七月中共中央決定對喪事預作準備,指定專人起草訃告和悼詞文稿。九月九日零時十分,毛死。

據張玉鳳向中共中央提供了她個人關於毛澤東晚年的回憶資料以及部分檔案資料所揭示,毛在七六年四月至七月中旬,思維還正常,並對身後事有非常冷靜的分析。


1976年10月6日,四人幫成了階下囚。
據張玉鳳記載,毛常把毛遠新和她叫到身邊,說:「小毛(遠新)、小張(玉鳳),我能交得了心。我死後,可能不出一年,長了不出三、四年,會有翻天覆地。民心、軍心,我看不在(我們)這邊。你們要信!」

張玉鳳回憶,毛病情加重後多次就身後黨政軍領導班子圈劃,但都沒有定論,因為毛一生整人,他相信自己死後政局一定會朝著對他親信不利的方向劇變。

最後,毛圈了、提了五個相信不會害自己的人:毛遠新、華國鋒、江青、陳錫聯、紀登奎。前三個都是毛的最近親屬:一個是視如己出的親侄子、一個是私生子、一個是現任老婆。誰會想到「紅太陽」這麼有自知之明。

毛對警衛局長的擔心完全不是多餘

毛在死前一個多月的七六年七月十五日,曾召見毛遠新、華國鋒、江青、汪東興和張玉鳳,提出毛後政治局常委班子名單,毛遠新、汪東興、張玉鳳作記錄。名單順序為:毛遠新、華國鋒、江青、陳錫聯、紀登奎、汪東興及張玉鳳。

據張玉鳳回憶,七六年清明節天安門事件後,毛病情惡化,但頭腦、思維還是很清晰的。毛多次召見毛遠新、華國鋒、汪東興和她,商議身後的黨政軍領導班子。


1955年毛和汪東興在一起研究工作。
毛曾當著汪東興的面說:「我對你只能信任一半。我死後,你會有野心!」汪東興聽後,即跪著向毛髮誓。

這個政治局常委名單是在那五個人的基礎上再加上半信任的警衛局長和半公開的妾。毛慘到如此程度!

事實證明,毛對警衛局長的擔心完全不是多餘,沒有警衛局長汪東興的配合,老帥抓四人幫還是非常冒險和沒有把握的。此時江青要打著毛的旗號先下手制住對方,稱他們是陰謀顛覆的反革命,實在太容易了,因為那時毛還在神壇上。

江青好幼稚

毛對握有軍權的老帥始終非常提防和忌諱,並且對江青搞的四人幫根本不認可。他確認王洪文、張春橋都是為了權力和江青混在一起,而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真心尊重和擁戴他老婆。

江青聽到七常委名字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毛再重覆一次,並追問道:洪文、春橋呢?

主席當即指著江青說:「你好幼稚!」舉手往左右方各斬一刀,說:「老帥,王(洪文)、張(春橋)都不進!」

江青以為她是四人幫老大,其實這些人是畏懼毛。毛一死他們怎麼能把江青放在眼裏呢?毛生前,江青要見丈夫還要去賄賂毛身邊的侍妾;毛臨死前一看到她就煩躁不安,就要趕她走,可見她的處境是如何尷尬和窘迫。

忙淫亂毛忙到無法顧及子女

毛一生對自己的親骨肉沒有任何感情,毛岸英之死不過被他視為承傳毛家王朝的夢想破滅而已。李敏的女兒在毛生前沒被毛允許帶去中南海見上一面。實在是人間一大奇聞。毛岸青的衣服要送到毛岸英老岳母家去洗,需要錢要到哥哥的老岳母家去解決,而哥哥早已去世。

毛澤東真是忙國家大事忙到無法顧及子女嗎?完全不是。

一次禦醫李志綏看到江青在中南海湖邊獨自流淚:「那是在北京的時候,一天傍晚,她一個人在一組後門的中南海木椅上坐著流淚。我正經過那裏,吃了一驚。江見到是我,叫我過去,拭幹眼淚說:『大夫,不要同別人講。主席這個人,在政治鬥爭上,誰也搞不過他,連斯大林也沒有辦法對付他。在男女關係的個人私生活上,也是誰也搞不過他。』」

在中南海的游泳池邊,毛命令建造了一個活動房,在眾目睽睽之下,毛竟拉著一些,不是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子,進去同時淫亂。這些女孩子認為被「紅太陽」寵幸是自己的驕傲。

毛岸青不要姓毛


神經失常的毛岸青及妻子邵華只在
1962年春還能接觸父親毛澤東。
一個報導非常生動的透露了毛在中共建政後,有幾十個行宮時,也對毛岸青很少理睬。報導說,54歲的毛岸青在1977年去韶山時,熟悉的景物才使他想起一件與「父親」有關的故事:小時候自己打碎了一個瓷杯,遭父親訓斥。

1997年9月1日《大地》刊登的文章《在毛岸青、邵華家做客(2)》中寫道:母親,在他心中的印象深多了,幼年時代,他一直在開慧媽媽的身邊成長,曾用名叫“楊永壽”。當幾十年後,他含著熱淚來為媽媽掃墓,來到板倉舊居,他在簽名簿上寫下了「楊岸青」三個字。大夥都以為他寫錯了,哪裏知道他是打開了幼年時感情的閘門!

正牌兒子毛岸青不要姓毛,要改成媽媽的姓,叫「楊岸青」;私生子華國鋒多次請求中央,堅決要改姓毛,叫「毛國鋒」。不是歷史在捉弄人,而是歷史在訴說著真實的一切!


(人民報首發)

聽我的,看新唐人晚會,你將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獲!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精彩簡介及全球32城市售票

新唐人全球中國舞舞蹈大賽詳介


千載難逢的機會別錯過!

 
分享:
 
文章二維碼: